当前位置:

第5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年轻人吊儿郎当, 透着股成天无所事事的二流子气息。

    不过他在钱叔面前, 却有几分顾忌,也不太敢造次。

    钱叔压低声音:“怎么,找到买主了?”

    阿顺强忍得意:“人家出了这个数!”

    他伸手比划了一个手掌。

    钱叔:“五十万?”

    阿顺:“您是瞧不起我, 还是瞧不起那镜子?再加个零!”

    钱叔:“哟呵, 你小子行啊,出息了, 这可是大买卖!”

    阿顺笑嘻嘻:“好说好说,这次就不劳您了,不过辛苦费我照样会付的。”

    钱叔道:“不巧,你来晚一步,那东西现在没在我手里。”

    阿顺脸色微变:“钱叔,我爸跟您几十年的交情,您可不能坑我!”

    钱叔白他一眼:“谁坑你了?不是你让我掌眼的吗,我拿不定主意, 所以送去让老友帮忙鉴定了, 昨天刚送走的,起码得明天才能要回来。”

    阿顺顿足:“那您现在就打电话去帮我要回来!”

    钱叔道:“你也别急,我那老友一辈子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好东西, 你那面镜子,人家还看不上眼, 只不过说好三天就三天,现在提前去要,不摆明了不信人家吗, 到时候人家一个不高兴,以后就跟我断绝往来了!”

    阿顺急道:“可我已经找好买家了,现在就要卖啊!”

    钱叔不悦:“晚个一两天,那镜子又不会变成玻璃!实话告诉你吧,根据我的推测,那镜子上的铭文,很可能是殄文,如果我那朋友确认了,你这镜子,别说五百,就是一千都算便宜的了,你就不希望拿回来可以再抬抬价吗?”

    阿顺听到这话,脸上也浮现出犹豫之色。

    钱叔挥挥手:“行了,这事你得听我的,后天,后天早上你来拿,保管完璧归赵!”

    店铺帘子被掀开,伴随着一股热浪从外面涌进来,把室内的冷气一下子都吹散了。

    又有两个人走进来。

    “郑先生,怎么样?”对方西装革履,看着不像出入古玩店的,倒像是都市白领。

    阿顺回过头,笑容满面:“李先生,真是不巧,那东西现在不在这铺子里。”

    对方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阿顺道:“送去鉴定了,不过很快就能回来,咱们后天一大早,在这里交易,怎么样?”

    对方断然道:“不行,我们现在就要,不然我们就不买了!”

    阿顺忙陪笑道:“您别急啊,有事好商量,那东西我也是从别人手里收过来的,真假难分,总得让专家先做个鉴定,这也是我对客户的负责,不然回头你们拿到手,说是假的,要来问我退钱,那我怎么办?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那个李先生面色冷淡,油盐不进:“我明天就要坐早班机离开这里,既然有心问你买,那就肯定不会反悔。如果你现在拿不出来,那很抱歉,我们这笔买卖只能作罢了。”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见对方转身要走,阿顺急了,忙拉住他,李先生却似背后长了眼睛,没等阿顺碰到他,就已经撤手避开。

    “钱叔,你快问你朋友把东西要回来!”阿顺催促钱叔。

    钱叔装模作样:“行行行,别着急,我这就进去打电话,你们等着!”

    他对冬至使了个眼色:“大侄子,看着点儿。”

    冬至从善如流:“诶,您忙去吧!”

    钱叔没让他把东西拿出来,他也装傻充愣。

    钱叔转身去了后间,阿顺还在好声好气地给对方陪着好话,李先生他们却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也不看这店铺里的其它古玩一眼。

    冬至笑道:“两位,我们店铺里也有别的古董,货真价实,你们要不要也看一眼,可以搭件一起,价格有优惠的。”

    李先生神色傲慢:“你这里的东西,我们看不上眼。”

    冬至现学现卖,热情推销:“您瞧这把剑,是三国时孙权的佩剑,大名鼎鼎,如假包换!”

    听见孙权的名头,李先生上前看了一下,露出不屑表情。

    “孙仲谋有刀剑二,名为千古剑和万古刀,这把剑顶多只是普通的佩剑,送我都不要。”

    冬至不以为意,笑道:“那当然了,如果是千古剑,早就送去博物馆展览了吧,怎么会在我们店里?”

    李先生嗤笑:“也未必都在博物馆吧,中国人毁坏的文物还少吗?”

    冬至故作惊讶:“难道你不是中国人了?”

    李先生冷哼一声,没承认,也没否认。

    冬至笑嘻嘻道:“说到文物保护,我们肯定比不上日本,这样年代的剑在中国比比皆是,文物一多,难免保护就不周,不像日本,一把两千多年的剑也能被奉为神器哦!”

    李先生冷冷看了他一眼:“年轻人,谨防祸从口出!”

    他的态度越发证实了冬至的猜测,这两个人,果然是日本人。

    这位李先生,恐怕也不是姓李。

    之前钱叔的判断果然是对的,这两个日本人想买青铜镜,而且冬至大胆推测,这两个人,应该也不是真正的买主。

    说话间,钱叔从后头出来了,一脸歉意。

    “真是对不住啊,对方现在在外地,最迟也得明晚才能回来,要不这样,明晚你们过来,镜子保证送到,怎么样?”他睁着眼睛说瞎话。

    阿顺急道:“您那朋友靠不靠得住啊!”

    钱叔白他一眼:“我都说了,我那老友不差这点钱,他要是把镜子弄丢了,我赔你五百万,行了吧!”

    阿顺望向李先生:“您看……?”

    李先生皱眉:“稍等,我打个电话。”

    阿顺忙道:“好好!”

    钱叔对冬至道:“你不是还要回学校吗,快走吧!”

    冬至会意:“那我就先走啦,大伯,明儿中午记得去我们家吃饭啊!”

    钱叔挥挥手:“知道了!”

    古玩店所在的街道是步行街,不允许车辆开入,想要打车也得出了这条街才有,冬至出了店铺,脚步不停往外头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给龙深发了条信息,说是从钱叔这里拿到一面青铜镜,上面可能有殄文,钱叔让带回去请他帮忙看看。

    信息刚发出去,他把手机切换回主界面,后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以为是对方有急事,冬至侧身让到一边,顺势抬头回望。

    就在这一瞬间,他后颈传来刺痛,眼前景物随即模糊起来。

    肩膀被人揽上,耳边传来亲热的招呼:“表哥,好久不见!”

    还表哥,你声音这么老,当我表叔还差不多!

    冬至意识到对方的来意肯定与青铜镜有关。

    但他已经没法喊出声。

    因为思绪彻底陷入黑暗。

    路人匆匆一瞥,顶多只会觉得对方路遇熟人又很快被拉上车,鲜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一幕。

    ……

    冬至动了一下手腕。

    有点疼。

    他的意识慢慢回笼。

    想要睁开眼睛,却遇到了障碍。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应该是自己的眼睛和手都被绑住了。

    外头隐隐约约传来喧哗的动静,但隔了一层,他应该是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是那两个日本人绑了自己?那青铜镜应该也被他们拿走了?如果他们只要青铜镜,把镜子拿走就是了,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绑过来?

    一个个问号从心里冒出来,迅速填满所有空间。

    没等他思考太久,推门声响起。

    冬至赶紧一动不动,装作还没醒的样子。

    “镜子都拿了,你还留着这小子干什么?”有人道。

    “音羽先生点名说要的。”这是那个李先生的声音,语调不再掩饰,生硬无比。

    冬至现在更加肯定这家伙是个日本人。

    不过他口中的音羽先生……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音羽先生要他做什么?”

    “那就不是林先生能过问的了。”

    门推开,又有人进来,冬至听见酒瓶倒酒和玻璃杯相碰的声音,估计是有人拿酒进来。

    伴随着门推开,远处似乎还有男女嬉笑的声音。

    所以他应该是在某个……娱乐会所里?

    “出去吧。”一开始说话的那人道。

    “是。”

    脚步声远去,门又关上。

    那人冷笑道:“你别忘了,青铜镜的消息,也是我带给你们的!”

    李先生道:“林先生的情谊,音羽先生自然铭记在心,不过我们也已经给了丰厚的报酬,应该足以让林先生满意了。”

    姓林的道:“报酬是青铜镜的,一码归一码,这小子是特管局的,我不能让你们就这么带走,不然回头特管局找上门来算账,要我当你们的替罪羊吗!”

    自己的身份被发现了?

    冬至心头一惊,他旋即想到,自己昏迷之后,身上应该被搜了个遍,包括特管局的临时门禁卡。

    但话又说回来,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说明他肯定也是修行者。

    李先生道:“上次特管局的人重伤了藤川先生和他的弟子,又几次坏了我们的好事,音羽先生说,要杀鸡儆猴,警告一下特管局。不过看在林先生的面子上,我们可以放过他,只要你帮我们把青铜镜上的秘密解开。”

    冬至知道自己上次从千里眼那里看见的日本男人是谁了!

    他猛地想起,那个中年男人,就是两人口中的音羽先生,音羽鸠彦,音羽财团的总裁!

    上次在长白山,跟藤川师徒同行的人里,有一个叫麻生善人的,正是麻生财团的人。为了放长线钓大鱼,龙深他们特意放走了藤川师徒,让他们回到日本,又暗中监视,果然发现麻生善人在长白山事件前后,多次跟音羽鸠彦联系。

    结合他们现在口中的音羽先生,几乎可以得出结论:上次日本人得知长白山有骨龙,这次直接上手抢青铜镜,都跟那个音羽鸠彦有关系。

    他不知道音羽鸠彦除了商业巨子之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但龙深他们肯定知道,只要能回去……

    想及此,冬至暗自苦笑了一下。

    他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那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姓林的哈了一声:“你们想得倒美,凭什么我要为了这小子帮你们寻找青铜镜的秘密!咱们的合作关系已经结束了,你们要杀要剐,随便就是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冬至不由大急,姓李的不认识自己,藤川师徒可不会忘了自己在长白山上给他们添的堵,那个叫北池绘的少女,肯定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自己落到他们手里,还能讨到什么好?

    “不过……”姓林的拖长了声音。

    冬至重新燃起希望。

    姓林的:“你们不能在中国的地盘上杀人,要杀,也得带回日本去杀。”

    冬至:……

    李先生想也不想就答应了:“那是自然,林先生给我们面子,我们当然也要礼尚往来。”

    姓林的忽然轻笑一声:“小哥,你装睡装得辛苦吗?”

    冬至心头漏跳半拍。

    下一刻,他眼睛上的黑布被扯开!

    习惯了黑暗的双眼在突如其来的光线下不由自主眯起来。

    冬至猛地眨了好几下,才控制住生理性的泪水不往外流。

    柔和的光线让眼睛慢慢得到适应。

    这是一个很具有私密感的包间。

    吊灯晶亮,装潢华丽。

    他坐在沙发的一头。

    而另一头,则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李先生。

    还有一个是陌生的年轻人,黑白条纹西装,正似笑非笑看着他。

    年轻人好整以暇,似乎在等着他大喊大叫求救。

    冬至一脸无辜:“hi?”

    年轻人扑哧一笑。

    李先生沉下脸色:“林先生,他不是中了足够剂量的迷药吗?”

    年轻人耸肩:“你们都要把人带走了,他听见多少有什么关系吗?”

    冬至见机插话:“林先生,我就不说家国大义这种空话了,你既然知道我是特管局的人,青铜镜又跟你没关系,就没必要再揪着我不放了吧?领导很快就会知道我失踪的事,到时候追查起来,你也脱不了嫌疑,不如把我放了,你要什么,我都会尽力帮你。”

    林先生叹了口气,摇摇头:“你帮不了我,他们手里,才有我要的东西。反正你也不是我杀的,镜子也不是我拿的,我只不过提供消息而已,冤有头债有主,以后变成鬼回来,记得找他们算账,不要找我。”

    冬至:……

    他越看姓林的,越像一个人。

    冬至忽然问:“林峻是你什么人?”

    对方有点讶异:“你还认识林峻?”

    冬至道:“上次我去羊城办事,认识了他,我们交情还不错。”

    交情不错当然是夸大的,但林峻在广州办事处工作,对攀关系很热情,尤其是对冬至这种很可能留在总局的“后起之秀”,两人后来也的确还有联系。

    对方笑道:“那真是巧了,我是林峻的堂哥,叫我林瑄吧。”

    冬至皱眉道:“林峻也是特管局的人,你却在跟日本人合作,你们岭南林家,都是这么两面三刀的?”

    林瑄笑了一下,对李先生道:“他跟我堂弟是朋友,要不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反正镜子你们也拿到了。”

    李先生想也不想就道:“不行!他知道太多,特管局那边要是知道镜子在我们手里,会惹来很多麻烦,我现在就把人带走,你不必管了,回头你要的东西,还有酬金,音羽先生会派人送过来的。”

    林瑄对冬至无奈摊手:“你也看见了,他不愿意,我已经尽力了,你记住他的脸啊,以后可别找错人报仇。”

    冬至嘴角抽搐:“你就不怕影响林峻的仕途吗!”

    林瑄笑道:“你既然见过我那堂弟,就应该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夸夸其谈,该学的却稀松平常,就算没有我这一出,他迟早也得被扫地出门。”

    姓李的不耐烦听他们废话,伸手就朝冬至抓过来。

    冬至早就暗地里挣开身后的绳子,一直在假装若无其事,此刻见到李先生动作,自然无法再装下去,飞快从口袋摸出一张明光符,掷向对方!

    电光石火之间,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问题:既然林瑄已经搜过他的身,为什么他身上还有明光符?

    来不及思考答案,符纸化火掠向李先生的面门,对方不得不后退半步。

    冬至趁机冲向门口!

    长守剑没带出来,当时他也是吃了个饭临时起意过去看钱叔,带把剑太招摇,没想到好巧不巧就遇上事,不过要是长守剑在,现在也被他们搜走了。

    那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最终归结为一个:自己还能坚持到援兵找过来吗?

    他并没有注意到,林瑄从头到尾都坐在沙发上,低头喝茶,好像根本没有看见眼前这一幕,既没有拦住冬至的去路,也没有帮着姓李的追他。

    ……

    龙深收到冬至那条短信时,一开始并没有在意。

    古玩店的老钱经常会让他帮忙掌眼鉴定一些古董,这不稀奇。

    但一个小时后,老钱打电话来,问他收到了镜子没有,龙深就发现事情不对了。

    电话打不通,短信没回复,要说冬至带着镜子跑路,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剩下一个答案:他被人带走,而且正处在身不由己的情形下。

    龙深一刻都没有耽误,立刻设法调来监控,从冬至发信息的时间,很容易就能找到对方的失踪录像。

    监控录像的像素不高,依稀能看见一个人上前揽住冬至的肩膀,把他带上车,从画面上看,仿佛他遇见朋友,随后跟着人家走了,但专业人士轻易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对劲。

    “他这是被人打晕带走了!”一同观看录像的宋志存惊呼。

    龙深对局里it部的员工:“有车牌号,循着车牌号去查。”

    对方不敢怠慢,答应一声,忙去联系。

    宋志存安慰他:“你也别太担心,按照老钱所说,对方八成是冲着青铜镜去的,应该不会伤害他的性命才对。”

    其实龙深并未失态,不过宋志存知道,冬至是一二组都看好的人选,现在无端端被人绑走,换作他也一样糟心。

    更何况,冬至现在也算半个特管局的人,对方这么做,摆明不把特管局放在眼里,他们绝对是要追查到底的。

    国家机器一旦运转起来,效率不可谓不惊人。

    车牌号跟车子去向的监控很快就拿到,车牌登记在一家公司名下,这家公司做的是文化产业,说白了就是开娱乐会所的,法人姓月,这是一个很罕见的姓,不过据龙深所知,岭南林家的当家人林际的老婆就姓月。

    而车子的去向,也正是那家娱乐会所。

    真想绑人,林家绝对能做到□□无缝,而不会留下这么多破绽,现在事发突然,也来不及分析太多,龙深起身就往外走。

    宋志存忙拉住他:“龙局,你这是要直接找上门去?”

    “也许冬至和青铜镜都在那里。”龙深道。

    宋志存迟疑道:“岭南林家在上面也有点人脉,会不会是有人假冒他们之名干出来的?要不先跟上头汇报一下?”

    龙深淡淡道:“此事宜早不宜晚。”

    宋志存有点讪讪,龙深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吧!”宋志存顿足,心道这也太心急了。

    不过他也很清楚,蒋局长是个不懂行的,汇报上去他也肯定瞻前顾后,又要往上层层汇报,等到批示下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凡事当断则断,这方面龙深跟吴秉天真做得比他好不少。

    宋志存暗自苦笑,匆匆往外走。

    “宋局!”

    迟半夏从走廊另一头跑来,气喘吁吁。

    “我有个问题正想请教您,您方便吗?”

    宋志存大手一挥:“车上说,走!”

    迟半夏就这么稀里糊涂也跟着去了。

    而此时的冬至,正身陷四面楚歌的境地之中。

    他没有想到冲出房间,才仅仅是个开始。

    门口外头守了十来个人,其中五六个跟那姓李的明显是同一拨人,姓李的在后面大声说了句日语,他们随即追上来,林瑄的人虽然没有帮日本人,可也没有帮冬至的意思,摆明了袖手旁观。

    这间会所很大,更麻烦的是通道建得像迷宫,七弯八拐,而且没有标识,前来消费的客人如果没有服务员带领,估计也是找不到出路的。

    他慌不择路,只能在这里头乱闯,对方却在后面紧追不舍。

    明光符、引雷符,这些对付妖魔鬼怪很厉害,可对付普通人类就束手无策了。

    早知道会在这里被困,他就应该跟巴桑多学几招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他双拳能敌四掌,遇上五六个人,估计也只能认栽了。

    但最可恶的还不是日本人,而是林瑄。

    也不知道那些日本人给了他多少好处,他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对自己人下手。

    冬至一边跑,一边忍不住把林瑄的头发丝到脚底板连同对方家里的猫猫狗狗兔子乌龟全都问候了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给小冬至加油,今天随机掉落福利,留言前20送红包,再随机送20个~

    中秋赛诗会,步天纲入选了,大家可以给步天纲写诗来赢取晋江币。

    在评论第一行写"中秋赛诗会",第二行写诗就可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