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里, 直到龙深拍拍他的肩膀, 才回过神来。小说

    “那后来,上面的两个墓主人也成魔了吗?”

    龙深道:“没有,他们的魂魄已经被最下面的吸收殆尽, 只需要对付最下面的楚尸即可。”

    冬至不解:“但楚王明明痛恨墓主与爱妾通奸, 为何还要设计这样的墓穴,让墓主吸收凶煞之气, 有成魔的机会?这不是反而帮了他?”

    龙深摇摇头:“你这是现代人的思维,古人讲究入土为安,遗泽子孙,在当时,这种让人死后不得安宁的法子,才是折磨一个人的极致。”

    冬至听得生出一股寒意。

    吃饭的时候,再说尸体和妖魔就太不合时宜了,其实他也更想聊些风花雪月的话题, 比如说龙局你喜欢什么类型, 反不反感被人追求之类的,但这些与自身有关的话题,龙深一概回答得很少, 反倒是对自己工作的那些经历,总能讲得更多。

    龙深没再继续讲下去, 冬至就拿着菜单叫了一桌菜,特地又要了两瓶白酒,亲自给龙深倒了一杯。

    “龙局, 虽然是何遇带我入门,但如果没有您的指点,我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进步,上次在医院,要不是有青主剑,我们也不可能那么顺利就解决惠夷光的事情。”

    龙深道:“你已经谢过很多次了。”

    冬至不好意思:“但我觉得还不够。我满饮此杯,您随意就好。”

    他仰头一杯饮尽。

    酒精入喉,晕红很快从脖颈蔓延到脸上,他皮肤薄,一点刺激变化就能产生生理反应。

    龙深也很给面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冬至又倒了一杯。

    “这一杯,是多谢您不吝指导赐教,我的基础很差,您却一点都没有嫌弃。”

    他又一饮而尽,龙深也很痛快,干了个底朝天。

    “还有上次在羊城……”

    龙深看他的脸已经红得不行,按住他想要举杯的手,自己把杯中的酒喝了。

    “不用再倒了。”

    冬至听话地停下动作,给他介绍菜肴。

    “这间菜馆我以前来过,他们家的酥肉是一绝,肥而不腻,最好下饭。”

    龙深其实对口腹之欲没有太多追求,见对方极力推荐,就也夹了一筷。

    “培训还习惯吗?”

    冬至笑道:“挺好的,认识了不少新朋友,龙局,你平时不用工作的时候,都会去哪儿玩?”

    酒过三巡,气氛上来,又没旁人,他不知不觉没用敬语称呼,龙深也没有不悦。

    “没有玩,就在家里。”

    冬至奇怪:“在家里做什么?”

    龙深:“打游戏。”

    冬至:“……什么游戏?”

    龙深:“《大荒》,何遇玩的那个。”

    冬至:……

    他完全没法把打游戏跟眼前这个男人联系在一块。

    一想到高贵冷艳的龙副局长在游戏里跟别人结婚,或者用女性角色在游戏里喊别人老公,冬至整个人就有点不好。

    他道:“这个游戏我也玩,你在哪个区?”

    在冬至应考之后,特管局领导办公桌上就摆着所有考生的履历资料,龙深自然也知道他担任过《大荒》的美术:“就在何遇那个区,我只是偶尔上去玩一下。”

    “我也在那个区,我带你玩吧!”荒谬的玄幻感之后,随之浮现的是兴致勃勃。

    龙深拿出手机打开游戏,登录账号。

    冬至在一旁不由自主瞪大眼睛。

    他们所在服务器的兵器谱第一名,竟然就是龙深?!

    就连何遇也只是菜鸟而已,还要抱他这个“大佬”的大腿,看潮生就更不用说了,龙深居然深藏不露。

    他呐呐道:“原来你就是‘沉剑’啊,失敬失敬!”

    龙深摇头道:“以前那个账号被盗了,现在这个号是我买来的,就闲暇时间偶尔上去一下。”

    说的也是,到了龙深这样的能耐与地位,不说分、身乏术,每天肯定也有做不完的事情,能偶尔用游戏消遣一下,已经是难得的奢侈,不过他一买就直接买了全服务器最厉害的号,可见其实也有一份好胜心在。

    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认识了龙深的许多面,已然颠覆一开始冷漠刻板的形象。

    冬至笑嘻嘻道:“我的号也只是闲暇玩玩,那以后就拜托龙局多多关照了,要是有人在游戏里欺负我,我就请您出头!”

    龙深点点头。

    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冬至叫来服务员买单。

    “附近有个公园,我们去走走吧,顺便散散酒气?”他顺势提议道。

    龙深见他面上布满红晕,眼睛眯起来,俨然三分醉意,就嗯了一声。

    冬至笑眯了眼,其实他看着酒意上头,只是因为脸皮薄容易晕出酒气,实际并没有醉,眼看对方三大杯醇酒下肚,同样面不改色,连眼睛都不眯一下,他忍不住问:“您没事吧,要不要我扶您?”

    快说要!

    龙深道:“不用了,我喝多少都不会醉。”

    他起身往外走,脚步果然比冬至还稳。

    冬至:……

    看来灌醉套话这一招行不通了。

    嘤,还浪费了两瓶酒!

    两人出了菜馆,往公园的方向走去。

    晚风徐徐而来,暑气逐渐消散,隐隐还送来晚荷的气息。

    天色湛蓝,映着半湖的田田荷叶,令人心旷神怡。

    冬至:“杭州西湖,您去过吗?”

    龙深想了一下,点点头,国内很多地方他都去过,但基本是为了公事,好像从来没有专门为了风景停下来过。

    “边上有家杭帮菜,每年都有新鲜的桂花藕粉,在那里吃着藕粉,闻见藕香,实在再惬意不过了!”冬至笑眯了眼,仿佛又回到西湖边。“下次我带您去吃吧,对了,再叫上看潮生,他肯定也喜欢!”

    龙深也发现了,身边这个青年,性情柔软,爱吃爱喝爱玩,怎么看都不适合进入特管局,与危险的妖魔鬼怪打交道。

    可他偏偏选择了最不适合的一条路。

    “你有没有想过做点别的?”

    龙深道,见冬至侧过头,不解地看着自己,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不进特管局的话。”

    冬至小心翼翼道:“难道我最近表现不太好,可能被淘汰?”

    龙深摇摇头:“随便问问。”

    冬至松一口气:“我本来就是美术出身,就算不进特管局也不会饿死,今年被淘汰,大不了明年再考,您不用担心。”

    龙深沉默片刻:“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一行?”

    冬至不解:“为什么?”

    你应该尽情享受人生,在阳光下,在西湖边,吃你想要的东西,跟一个女孩子谈恋爱,就像所有普通人那样。

    但这句话龙深没有说出来,对方有自己的想法,他无须去左右。

    冬至以为对方只是觉得他半路出家,能力不足,就笑道:“您把剑借给我,不正是觉得我有足够的潜力吗?要说危险,喝水有可能噎死,走在路上也可能被车撞死,如果拥有保护别人的能力,总比遇到事情只能被人保护的好,更何况,我很喜欢何遇,看潮生,钟余一他们,也喜欢,您,所以我会尽力的,因为我喜欢去做。”

    龙深点点头,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上次你让我帮忙留意的捐款渠道,我让人找了几家,都还可靠,回头发给你,你自己选一下。”

    就算只是聊这种毫无情趣的话题,但能跟对方单独吃饭散步,四舍五入就是一次约会了,冬至表示很满足。

    他笑着答应一声,正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一个声音道:“龙局!”

    刘清波从身后走廊跑过来,又惊又喜。

    “您也在这里啊!”

    龙深:“有事吗?”

    刘清波道:“这边空气好,我每天傍晚都会来这里练习吐纳,没想到会遇上您,可真是太巧了,你们这是去吃饭吗?”

    他没有住在特管局,自然也没有临时门禁卡可以上天台。

    冬至笑眯眯:“我们已经吃完了。”

    刘清波也笑,不过却不是对冬至:“那正好,能不能请您拨空指点一下?”

    龙深颔首,刘清波大喜:“这边请!”

    冬至看着刘清波的背影,很想给人屁股来上一脚。

    刘清波若有所觉,转头笑道:“冬师弟,你不是练剑的,没必要跟着耽误时间,你去忙你的吧!”

    冬至也朝他咧嘴一笑:“没关系,龙局刚借了我一把新剑,我也得好好练习,正好观摩学习一下刘师兄。”

    刘清波一个没忍住:“你不是有青主剑了吗?”

    冬至:“青主剑物归原主了,龙局又借了我一把长守剑。”

    刘清波自忖在剑道上甩了对方十八条街,可至今也没摸过龙局的剑,他有点后悔太早把自己家里的藏剑亮出来,龙深知道他手头名剑不少,自然不会再借剑给他,反倒便宜了这小子!

    他绝不承认自己嫉妒得内心翻江倒海,恨不得把冬至口中那把长守剑抢过来看看到底有什么稀奇,没奈何碍于龙深还在一旁,只得扯出笑脸:“那真是恭喜冬师弟了,下回咱们好好切磋一下!”

    冬至笑嘻嘻:“刘师兄从小浸淫剑道,我肯定打不过你的,今天你在天台上邀战,我不是已经认输了吗?”

    趁龙深没注意,刘清波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你个背后告状的小人!

    冬至对他回以灿烂笑容:我这叫当面告状!

    龙深没有注意到他们俩的小动作,他背过身去看荷叶,等了片刻也不到刘清波的动静,不由回身蹙眉:“不是说要演示吗?”

    刘清波干笑:“见您在赏景,刚才没敢打扰。”

    龙深道:“我听声音也能辨别好坏,你出你的就是。”

    别人说这句话,刘清波肯定要嗤之以鼻,嘲笑对方不知天高地厚,但他自己就出身剑术世家,爷爷曾经跟他说过,这世上有人下盲棋,自然也有人能听音辨剑。

    见他这么说,刘清波只好把“敌人”暂时放在一边,专心博取未来师父的欢心。

    不得不说,他还是很有几下子的。

    冬至对剑道一窍不通,谈不上什么评价,但外行人看热闹,迄今为止,他亲眼见过两个人使剑,一个是龙深,一个是巴桑。前者不必说了,那基本上是行家中的行家,剑在他手上已经不是一件武器,而是有生命的活物,就像龙深说的,心意相通,剑心通灵,这是用剑的最高境界,常人难以企及。巴桑用剑代刀,舞得赫赫生风,但终归少了几分剑术的韵味。

    相较于这两人,刘清波又是另一种风格。

    挑、刺、扫、砍、撩,他的剑法糅合了所有用剑技巧,使出来却没有匠气,反倒显得轻盈灵动,只有在剑锋从风中扫过时的飒飒声响,才能让人感觉到丝丝杀气。

    冬至敏锐地察觉,在刘清波周身伴随剑身形成一层蒙蒙白雾,若有似无,萦绕不去。

    这就是剑气吗?

    一套下来,刘清波满脸大汗,却不掩得色,他面带笑容正想让龙深点评几句,却发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围了一群大爷大妈,全都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见他收剑站定,都哗啦啦鼓起掌。

    刘清波黑了脸。

    还有个大妈上前:“小伙子,你耍得挺好啊,下个月我们小区有迎中秋文艺汇演,我们跳广场舞,请你来我们前面舞剑怎么样?”

    冬至不由笑出声。

    刘清波的脸色更黑了:“不去!”

    大妈不死心:“电视台会来采访的,到时候我让他们给你个特写镜头啊,你就站最前面,很出风头的!”

    刘清波的表情都快扭曲了:“我、不、要!”

    见他没有再舞剑的意思,大爷大妈们只好三三两两散去,冬至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蹲下来,笑得肩膀一抽一抽。

    刘清波努力忽视他,望着龙深,期待道:“龙局,您看呢?”

    龙深倒是没有笑,点点头道:“你剑气初成,迈过这个门槛,就已经可以称之为大师了。”

    刘清波一喜,他的父亲也是这么说的,当时还特别高兴,拉着他去祭祖,说刘家这一代终于出了个天才。

    但看过龙深对剑的运用之后,刘清波这份喜悦里,其实更多是对拜师的执着。

    龙深道:“接下来就看个人领悟,我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你的了。”

    他傻眼了,没想到自己表现太好,反而成了阻碍。

    冬至又想笑了。

    刘清波顾不上理会他,忙道:“龙局,您千万不要自谦,我父亲说,您的剑术堪称当世第一,如果能够得到您的指点,胜过我自己苦练三年!”

    龙深微微蹙眉:“我并没有虚言,你的家传足以让你学到最好的剑术,其实有我没有,都差不多。如果非要说有欠缺,那就是历练,和心性。”

    刘清波打蛇随棍上:“您说得对,我就是历练不足,心性也还需要严师调、教,我父亲就常说我太过桀骜不驯,倨傲有余,谦虚不足,如果能有一位师父在旁边时时提点教导,我才不会走上歪路。”

    这年头拜师还得自黑一下,冬至算是开了眼界了。

    他笑道:“刘师兄太谦虚了,俗话说有能力的人才有资本骄傲,这也恰恰说明了你已经很厉害了啊!”

    这么厉害,哪里还需要师父教,自己玩去吧。

    刘清波用眼神示意:你给我闭嘴。

    冬至回以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就不。

    龙深没再说什么,只道:“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刘清波忙笑道:“让我送你们回去吧。”

    冬至道:“龙局开了车来。”

    刘清波:“那太好了,麻烦龙局捎我一程吧!”

    冬至:……你还要不要脸?

    龙深没有反对,刘清波向冬至回以得意的神色。

    头一次单独“约会”,以“电灯泡”的中途插入而夭折,不过冬至并没有因此沮丧,他美滋滋地抱着长守剑回去,洗了澡,盘腿坐在沙发上,细细打量这把剑。

    剑柄好像是鲨皮,还是后来才包上去的,历经岁月而泛白,不过光滑称手,摸上去手感很好。

    如果拿青主剑跟它比较,青主剑更加轻巧,剑身也更细长,而这把长守剑则是恰到好处的三尺长剑,分量稍重,但不至于提不起来,如果他每天坚持提腕写字,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把剑最不同的一点,是剑身漆黑,摸上去还有一点点磨砂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离剑柄一寸的剑身上,镌刻着两个篆字,他端详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这是“长守”的篆体。

    指甲在剑身上弹了一下,铮的一声,嗡嗡长鸣,他曾听过编钟的乐声,现在弹剑发出的声音,竟有种编钟的厚重感。

    长守正心,存念诚德,这把剑的名字,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冬至又看了好一会儿,才郑而重之地将它挂在墙上。

    几天之后,龙深的课程告一段落,取而代之的是选修课。

    请神和下坟,两者选一。

    请神是钟余一教的,他特别说明这个课程要八字偏阴的人才能上,下坟则是由一个叫丁岚的人来带,据说他是三组的副组长,在特管局也是资历深厚的人了。

    下坟的地点在外省,据说刚抢救性发掘出一个新坟,出了些怪事,考古队向上面报告,事情又转到特管局里来,宋志存副局长的意思是,正好让这帮菜鸟跟着出去历练一下,反正有丁岚带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冬至对这个课程挺好奇,但他八字偏阴,也很适合上钟余一的课,再说那天他在龙深办公室里亲眼看见过钟余一请来桓侯张飞,也很感兴趣,两相权衡,最终还是跟顾美人、迟半夏、柳四他们选择了请神。

    而刘清波、张嵩、李映、巴桑等人,则毫不意外跟着丁岚去了外省。

    请神的地点在北京郊外,靠近十三陵的一处农家乐里。

    特管局顶层虽然清静无人打扰,但因为那里是用法术拓展出来的空间,周围还有结界,灵体不好进入,不是请神的适合地点,教室就临时挪到了这里。

    据说农家院是特管局一名员工的家属开的,老板特地清场一周,放了员工的假,让他们在这里上课,免得他们请出个什么,惊吓到无辜路人。

    农家乐的院子足够大,周围栽满了梨树,等开花季节,这里就成了景点,据说还挺受欢迎,不过现在不是花季,众人坐在院子里的木凳上,头顶草木成荫,倒也不觉得热。

    钟余一依旧是那副梦游一般的表情,提出来的要求更是让人目瞪口呆。

    “这次的课程有半个月,今天第一天,你们要做的是,上网搜索你所感兴趣的历史名人,然后背熟他们的资料,就算没法全部背下来,也要记住他们的生卒年,籍贯字号,和生平大事。”

    众人隐隐猜到,这个奇怪的要求可能跟第二天的课程有关。

    迟半夏举手:“请问老师,这是不是跟请灵有关?”

    钟余一慢吞吞道:“不错,明天,我会教你们请阴神。这个术法的难度,有点大,熟背资料,才能心诚则灵,请出阴神之后,也,有利于沟通。”

    他的语速比常人要慢上一倍左右,听起来有点怪异,其他人都露出不适的表情,只有冬至已经习惯了,哪天钟余一用正常语速说话,他反倒会觉得奇怪。

    欧阳隐也问:“可要是我们要请的阴神已经魂飞魄散了呢?”

    钟余一:“请不到阴神,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们能力不足,另一种,是对方灵气太弱,或者像你所的,已经魂飞魄散,这要通过实践,才能知道。”

    众人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本来还觉得这课程会挺无趣,起码肯定不如李映他们去下坟来得有意思,但现在听起来,明天的课程还是非常令人期待的。

    冬至举手:“钟老师,我有个问题。”

    当着大家的面,他很给面子,也不喊老钟,跟着乖乖喊钟老师。

    钟余一:“讲。”

    派头摆得很足。

    冬至暗笑一下,认真问道:“请神的话,只能请本国的吗?能不能请外国的?要是请出已故的美国总统,我们是不是还得用英语交流?”

    大家忍不住喷笑,但也都想知道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的第3天,咳嗽咳嗽,继续扁扁的猫饼,为了早点好,攒点人品值,今天前20个留言送红包,再随即送20个!

    其实老刘和冬至互相怼挺好玩儿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