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进教室的时候都不约而同顿了一下, 先是抬起头观察四周,龟毛一点的甚至拿出罗盘来测位,发现没问题之后,才小心翼翼走进来,与其他人相视苦笑。

    这是上次被坑怕了的反应。

    像巴桑, 现在就养成时不时摸摸喉咙的反射动作, 模拟训练里自己把自己穿喉的体验实在给他留下巨大的阴影。

    “休息得怎样?”冬至拍拍他的肩膀。

    巴桑回过头, 苦着脸:“我昨天睡了一天,做了无数次被一匕穿喉的噩梦,每次都是满头大汗醒过来。”

    冬至苦笑:“我梦见被丧尸群包围, 还被丧尸抱住,急得要命!”

    李映路过听见他们的对话,哈哈一笑:“过几天就好了, 你们这是条件反射!”

    说完他压低了声音:“有人肯定还梦见自己困在电工房里, 怎么都跑不出来。”

    他说的这是刘清波,上次吴局点评众人表现, 就说刘清波躲在电工房撑过一整夜。听出他语气里的调侃, 冬至和巴桑忍不住一乐。

    谁知刘清波正好进来,这话就落入他的耳中。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连带没来得及收回上扬嘴角的巴桑和冬至,也一并被他看在眼里。

    “是驴是马,遛出来看看才知道, 光凭一张嘴皮子说有什么用!”刘清波怒道。

    模拟训练里,刘清波不顾李映的挽留,非要单独走回头路, 李映早就心有不满了,结果事后总结,他还被吴秉天批评没能团结好同伴,更是憋了一股气。

    此时听见刘清波这么说,李映就好整以暇道:“我不是驴也不是马,只会走路不会遛。”

    别人也许会对刘清波的背景忌惮几分,李映却没必要怕他。

    刘清波当即就从背上抽出自己的飞景剑,李映一只手也捏住了符箓,两人动作几乎一样快。

    年轻人火气盛,修行者更是心高气傲,李映跟刘清波一路顺遂,何曾服气过谁,就是龙深或吴秉天想要对他们出手,两人都能丝毫不惧,更何况是对同辈。

    众人都没想到他们说话之间就剑拔弩张起来,忙纷纷出言相劝。

    冬至也道:“抱歉,我们刚才不该笑的,不过李映也没有恶意,上课时间很快就到了,被领导看见,可能会影响你们的评分,还是算了吧!”

    迟半夏也道:“是啊,大家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闹得这么僵!”

    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地劝,一面挡在中间,避免他们真的动起手来,到时候就难以收拾了。

    两人被这么一劝,也稍稍冷静下来,结果张嵩正好从外面进来,见状就唯恐天下不乱地笑说:“怎么,要打架吗?那正好啊,我来做个见证!”

    他看了李映周围的人一眼,又状若无意地笑道:“李映啊,你在帮别人出头吗?没想到你还是个乐于助人的!”

    原本已经稍稍松弛下来的氛围,瞬间又紧张起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立山头分门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冬至在经过笔试面试之后,也发现那些出身名门或有些背景的人会自然而然走得更近一些,像冬至和巴桑他们这种单枪匹马来应考的,也会比较亲近。

    跟李映的往来则是偶然,当时面试之后,有不少人都离开了京城,要么出去玩,要么回家,留在这里的人不多,正好又发生了惠夷光那件事,李映自然而然把人召集到一块,经过降伏魔物,众人之间的交情进一步加深,虽然性格来历各有不同,平时相处也都还过得去,没想到张嵩却巴不得煽风点火,顿时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

    张嵩恍若未觉,依旧笑眯眯的,还催促他们:“听说明年世界交流大会,上面要选拔代表去参加,迟早也得打上这么一架,现在先切磋一下也没什么。”

    在此之前,冬至对张嵩这人的印象,还停留在年轻有为的龙虎山弟子上面。

    上次在羊城对付人魔,同样是出身龙虎山的张充,虽然本事不怎么样,人却不难相处,还很搞笑,现在再看张嵩,冬至不得不感叹一样米养百样人,即使同出一门,性子也千差万别。

    “世界交流大会是什么?”巴桑悄声问。

    冬至也小声道:“不知道,可能是修行者之间的交流吧。”

    柳四在旁边听见,就解惑道:“就是世界级的修行界交流大会,每两年一次,各个国家与的确都会派代表参加,其中有比赛切磋环节。”

    两人大感好奇,正想继续问下去,龙深从外面走进来。

    刘清波跟李映不是傻子,都知道这里绝不是动手的场合,只是骑虎难下,一时僵住了,这会儿看见领导进来,哪里还敢继续对峙,忙各自收手。

    龙深看了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更别说询问了,刘清波就是想解释也无从开口,只好憋着。

    众人赶紧各自落座,端端正正,生怕给领导落下不好的印象。

    “今天的培训课,由我给你们上。”龙深道,“但不在这里上,去顶层。”

    终于要进行实践了?

    大家早就怕了蒋局长长篇累牍的理论课,又对上次的模拟训练心有余悸,每个人的小心脏都是扑通扑通,既期待又忐忑。

    “龙、龙局,是不是又要打丧尸?我今天忘了带罗盘,能不能让我回去拿?”有人小心翼翼提问。

    冬至也下意识摸向桌上的青主剑。

    龙深道:“不用带罗盘,有兵器的可以带上兵器,没有也无妨。”

    他带着众人来到天台,刷卡开门。

    门后的景物很熟悉,正是冬至每天练习的场地,但对从来没有来过特管局顶层的人而言,他们头一回看见这里的表情反应,跟冬至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一样,惊叹声此起彼伏。

    冬至后来才知道,这种用结界和阵法来延伸空间的做法并不罕见,但鲜少会有像特管局这么大手笔的。

    毕竟许多大派本身就是建在青山绿水之间,只有特管局这样身处闹市,场地不够,才需要用到这个办法。

    龙深立于树下,负手道:“我会把自己最擅长的能力传授展示出来,但你们能学到多少,记住多少,就全凭你们各自的本事了。”

    听他这样一说,众人连忙将注意力从眼前广阔丽景中拉回来。

    龙深道:“我长于剑道。但,剑,乃百兵之首,一通则百通。但凡器物,必然有灵,区别只在于多或少,有些器物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日久天长,经年累月,萌生智慧,灵神凝而为形,这就是成精的由来。更多器物,囿于灵气或自身造化,不足以化为人形,更勿论灵智,然而它们本身同样有灵性,若这股灵性能与使用者融会贯通,就能让使用者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大家认真地听着,就算一时不理解,也都先默默记下来,回去再细细琢磨。

    龙深道:“今天我要说的,就是教你们发掘自己所用武器的灵性。”

    迟半夏举起手。

    龙深:“说。”

    迟半夏道:“请问龙局,如果没有武器怎么办?”

    龙深道:“一花,一叶,刀剑,枪戟,鞭子,笛子,蛊毒,降头,乃至符箓,只要你们用来攻击敌人的,就都是武器,但凡器物,就会有灵性。拿蛊虫来说,蛊本身就是一种生物,我曾在苗疆见过一位苗女,同时身怀两只蛊王,一只可解百毒,一只可以去到世上任何一个地方,这两只蛊王与她心灵相通,只要她意念一起,无须咒语,就可以办到她想办的事情。”

    迟半夏大为震惊:“我小时候曾经听我奶奶说过,但那时候我以为她在哄我,难道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存在?”

    龙深点点头。

    降头术与蛊术一脉相承,互有相通,迟半夏听得大为神往,恨不得多知道一些。

    “龙局,那位高人现在在哪里,您知道吗?”

    龙深道:“我与她也只有一面之缘,现在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

    特管局虽然是官方组织,但也不是人人爱受束缚,中华大地,物产丰饶,更是藏龙卧虎,奇人无数。

    迟半夏闻言,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

    见她暂时没有疑问,龙深继续道:“蛊虫既是如此,其它器物同样也是,人乃天地之灵,为何?因为人有百兽莫及之灵智,能承载比任何生灵都要多的灵气,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类其实也是器物之一,莫能例外。你们在师门的长辈想必应该都说过,御器时,先聚气,后观想。”

    众人都点点头。

    冬至虽然挂着閤皂派弟子的名头,可也仅仅是挂名而已,他先是从何遇那里学了明光符,又从方师父那里学了五雷符,再从龙深那里得了青主剑,全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榔头学来的。论系统性,肯定比不上一个从小拜在閤皂派或龙虎山门下,从头学起的弟子。

    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悟性还可以,画符的天赋也不错,但如果满足于现状,长久以往,别说跟周围这些人相比,估计连培训考试也未必过得了。所以他不仅听得很认真,还一边在脑海里梳理印证。

    龙深道:“能力越强的人,聚气与观想的时间就越短。譬如龙虎山当代掌教,就可以达到无声出符不必咒的境界。”

    在场包括张嵩在内,有两名龙虎山弟子,听见这话,自然都是与有荣焉的表情。

    “以剑为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快无止境,唯心意通神耳。”

    龙深说完这句话,朝冬至伸出手:“把你的剑给我。”

    冬至忙将青主剑双手奉上。

    龙深直接抽剑出鞘,手挽了一道剑花,看得出他对剑道已经极为娴熟,一把剑在他手里就跟身体的一部分似的,轻若无物,灵活多变。

    他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拿剑,没有刻意端正站姿,背脊却挺直得好看极了。

    大家还以为他要舞一套剑法之类的,但下一刻,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龙深手中的青主剑忽然化作莹光飞向天际,他抬手往上一引,莹光宛若白练,随着他的指引在半空掠过一道抛物线,然后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炸开。

    轰然一声,石头碎裂四溅!

    剑直直插入石头下面的地面,入深一半有余,龙深手指微动,剑光霎时飞掠而至,直朝众人逼来。

    冽冽剑气,飒飒剑风,扑面而至!

    所有人下意识后退几步,有些人还不由自主作出防备的动作。

    龙深手掌一收,剑光又生生折返,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冬至简直怀疑自己之前拿的是一把假青主剑。

    不仅是他,众人看着龙深的眼神,如同在仰望神人。

    稍有了解的人,以前单是听说过龙深斩妖除魔的狠辣手段,并不知道他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对龙深丝毫不了解的人,此时更觉得名不虚传,高山仰止。

    龙深依旧是一脸平淡,似乎并未觉得自己展示了什么了不得的能耐。

    “这就是我所说的,所有器物,到了心意相通的境界,自然可以运用自如,你们明白了吗?”

    所有人如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其实人群之中,冬至和刘清波是早已见识过龙深的手段的,前者在长白山上亲身经历,后者则是在长剑遇险的时候被龙深所救。

    只不过长白山那一次,骨龙之威震撼天地,冬至九死一生,还要忙着帮何遇布阵,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仔细观战。

    而刘清波那会儿被金须鳌鱼一路追打,差点连小命都没了,更加没能一睹龙深的英姿。

    眼前情景,越发让刘清波坚定了自己想要拜师的正确性。

    不过今天之后,跟他竞争弟子的人,可能就不止冬至一个了。

    龙深问:“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柳四道:“龙局,我是用鞭的,您能给我示范一下吗?”

    龙深看了他片刻,点点头,伸出手。

    柳四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细长的柳枝,慢慢拉伸,直到鞭子长短,然后恭恭敬敬交给龙深。

    龙深握着鞭子沉吟片刻,似在掂量手感,众人屏息凝神,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他。

    忽然,龙深一鞭抽向地面,茵茵青草霎时焦黑,地上出现一条裂痕,约有一指多深。

    紧接着,又是一鞭抽下去,正正落在刚才的裂痕上,但这一次,裂痕两边的青草仿佛被鞭子激起的力量所波及,迅速枯萎下去,范围一直蔓延到一米开外才停止。

    少时,他手起鞭落,第三鞭!

    众人还以为这一次可能是裂痕更深,又或者受到波及的草地更多,但出乎他们的意料,裂痕依旧是那么深,而两旁枯萎了的草木,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焕发生机,甚至开出一朵朵白色小花。

    龙深周身所在,大地回春,繁华盛放。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幕。

    龙深将鞭子收回来,递给柳四。

    “取舍由心,真正的力量,不仅在于毁灭,还在于创造,和给予。”

    柳四微微一震,接过鞭子,郑重道:“我明白了。”

    刘清波赶在其他人回过神之前,也赶紧上前。

    “龙局,我也想请您指点。”

    他将飞景剑双手奉上,殷殷期盼望着龙深。

    龙深道:“剑我刚才已经演练过了,把时间留给其他人吧。”

    刘清波有点不甘心:“但刚刚您演示得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看清,可能其他人也是!”

    其他人为了多看一回,也都纷纷点头。

    龙深没有接剑,却道:“观想时,还有一点,切忌分心,你们平时习练,在安静的环境里很容易做到,但真正身处闹市,又或者周围险象环生,能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最终才能更进一层。”

    他说完,望向众人:“你们都来攻击我。”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脸上却都浮现出跃跃欲试。

    龙深道:“不必顾虑,用你们最擅长的能力,无须留守。”

    他既然这么说,大家也就不再客气推托,围成一圈站在龙深周围,蓄势待发。

    冬至也握紧了手中的青主剑,一手捏诀,开始默念咒术。

    这是一场考验。

    不是他们对龙深的考验,而是龙深对他们的考验,如果不倾尽全力,反而是轻忽和散漫。

    迟半夏一手放进口袋里,也不知道在摸什么东西,她后退半步,伸手一扬。

    在旁人看来,她手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但龙深却似乎有所察觉,他在空中伸手一抓,然后往旁边的石头掷去。

    那块大石头迅速变黑,竟被腐蚀出一个个的孔洞。

    这时刘清波大喝一声,举剑劈下。

    周围的人只觉风如刀刃一般刮来,不由自主离他远一些。

    刘清波虽然没能像龙深一剑过去化作炼虹,但这一剑去势极快,加上飞景剑千百年来杀人无数,剑身经过术法的加持,杀气汹涌滔天,几乎无法掩盖,冬至站在后面,看见对方无畏无惧,大有开山裂河之势,忽然明白他为什么非要拜龙深为徒。

    因为他的剑法再厉害,犹带着人间烟火的气息,而龙深刚才的一剑,却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炼化如神的境界,刘清波需要得到大师级人物的指点,修为才有望更进一层。

    但冬至丝毫没有退却让贤的意思,他既然打定主意,就一定要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笔试面试都走过来了,没有理由在这里退缩。

    乌云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头顶天色迅速变暗。

    龙深岿然不动。

    他伸出手,挡住刘清波的攻势,飞景剑在半空硬生生顿了一下,刘清波却似撞上坚不可摧的山石,整个人往旁边一歪,摔倒在地。

    其他人也跟着纷纷出手,但却没能动摇龙深分毫。

    轰隆一声巨响!

    乌云翻滚不休,一道响雷蓦地从云层中劈下,激起炫目亮光。

    雷光直接将龙深整个人笼罩住,不少人惊呼出声。

    “龙局?!”

    “龙局!”

    冬至心跳也漏了一拍,但天雷一出,再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众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龙深沐浴在天威之中。

    在他周身的方圆五米内,没有人敢靠近,包括冬至在内。

    天威无情,近身即有生命危险。

    雷声散去,闪电消失,龙深粉身碎骨,一阵风吹来,灰烬飘散在空中,尸骨无存。

    众人目瞪口呆,愣愣出神。

    冬至更是脸色苍白。

    “反应太慢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他们猛地回头,发现龙深竟然站在他们身后。

    毫发无损,衣裳整洁。

    那刚刚的是?!

    他们又看向天雷消散前所在的地方,那一圈草叶业已化为乌有,仅剩下焦土一片。

    龙深负手冷冷道:“如果是敌人,你们现在已经连尸体都凉了。”

    所有人都羞愧地低下头。

    他们在自己各自擅长的领域里,不说一枝独秀,起码也是冉冉新星,平时备受师门长辈夸奖赞誉的人,到了这里却连连受到打击,先是模拟训练只有一半的“存活率”,然后又是现在,这么多人围攻一个龙深,居然连对方的身外化身都看不出来,如果龙深真是敌人,他们现在已经死上一百回都不嫌多了。

    龙深道:“云南抚仙湖那边出了点状况,特管局三组牺牲了一位同事。”

    众人一惊,下意识抬头看他。

    龙深:“现在的挫折是为了让你们以后不会丢掉性命,我希望下次给你们上课时,能够看见你们的进步。下课吧。”

    说完他就走了。

    今天与其说是上课,更不如说是打击更为恰当,众人受益匪浅,但更多的是意识到自己与真正顶尖修行者之间的巨大差距。

    龙深走了之后,刘清波就一直摸着自己的飞景剑没有说话,眼中尽是狂热。

    其他人也大同小异。

    这时,他们听见张嵩道:“之前的约战,还算不算数?”

    李映微微皱眉,觉得张嵩是存心在跟自己过不去。

    上课前那一出随着龙深进来,已经被大家忘得差不多了,结果这家伙还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嵩却道:“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们那么多人对付龙局一个,根本不堪一击,所以我们必须加紧练习和实践,北京城天子脚下,哪有那么多妖魔鬼怪天天让你去除,所以最好就是我们大家平时没事多切磋切磋。李映,你不带个头吗?”

    虽然明知他在挑衅,但这么一说,李映还真不好拒绝,就道:“这样吧,不如以后每周定个时间,我们分组切磋,点到即止,你们可以自己找对手提出挑战,其他人观战作证,怎么样?”

    这主意倒是不错,天下修行者不计其数,以后去到外面难免会遇上对手,众人各有所长,就像张嵩说的,还能互相提升。

    张嵩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反正现在时间还早,现在就来一场吧。”

    李映觉得他唯恐天下不乱,正想找借口推掉,刘清波却说:“可以,不过我不想跟李映打,我要跟冬至切磋。”

    所有人都望向冬至。

    冬至老老实实道:“不好意思,我不精通剑术,只会用符,单凭速度,肯定是打不过你的,我觉得这样的切磋没什么意义。”

    刘清波哂笑:“少废话,你是不是怕了?”

    冬至一脸无辜:“对啊。”

    刘清波:……

    巴桑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发烧了,奄奄一息,摊成一张猫饼,扁扁的,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