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停步。

    冬至气喘吁吁:“龙局, 我有个问题想请教!”

    龙深示意他继续说。

    冬至就问:“我们之前在模拟训练里遇到的普通人,都是真实的吗?”

    龙深:“自然是假的。”

    冬至:“但他们的反应都很真实,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对这个问题实在是很好奇。

    超市里那群普通人,在危机时刻反应各异,简直将人性的各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 有不分好歹的熊孩子, 也有识时务的中年女人, 如果说这些都是假的,那程序设计者该厉害到了何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

    龙深道:“数据库里会有各种性格对比,以及各自不同的反应, 模拟训练会从数据库里随机抽取,任意组合,所以你看到许多真实的人性, 其实的确也是现实人格与反应里提取出来的。”

    冬至恍然:“那我们在超市里吃了东西, 实际上是没有吃?”

    龙深点点头:“你们有饱腹的感觉,实际上是幻境给予你们的心理暗示, 这个全息模拟训练, 结合了现代科技,也用了阵法和结界,空间时间得到无限扩展,跟特管局顶层的训练场有点类似, 只不过添加了敌人与路人罢了。”

    太牛了,冬至以前还以为降妖伏魔就是拿着一把桃木剑在那里追着妖魔砍,现在看来, 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落后了,这年头就连捉妖斩魔也都要求与时俱进,与科学结合。

    “您认为我的问题,跟吴局说一样吗?呃,我的意思是,您还有什么指点吗?”

    累归累,他却觉得这样的体验挺好,从生死边缘走一圈回来,能力立马蹭蹭上去,刚才在丧尸中以一敌百的感觉还在,冬至甚至觉得心中还存着一股血气。

    特管局一开始就把问题主动暴露出来,不仅是给众人一个下马威,也是像吴秉天所说,让他们在惨痛的教训中成长。

    龙深闻言,轻轻蹙眉,露出思索的神情。

    冬至的心提了起来。

    对方会说什么?

    说他轻重不分,没有像李映那样先去找大部队会合?

    还是会说他实力太弱?

    吴局说得对,如果不是训练及时结束,现在挂掉的黑名单上估计又要多上两个,他,还有顾美人。

    他一死,剩下顾美人肯定没法子护住那群普通人,她虽然会些拳脚功夫,对付普通丧尸还行,但对付二级进化体,却肯定不够。

    但龙深沉吟片刻,却道:“如果我是你,我应该也会像你那样去做。”

    冬至一怔,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从严格的龙深口中得到这么高标准的评价。

    龙深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然后坚持修炼。”

    冬至心里涨涨的,有种辛辛苦苦做作业得到老师肯定的成就感。

    “谢谢您的肯定。”

    他张口还想说点什么,眼前忽然一黑。

    龙深自然而然接住他往前软倒的身体。

    冬至眼下青黑,明显是劳累和饥饿过度。

    刚才对方在模拟训练里的表现,龙深全看在眼里,虽然不是只盯着他一个,但以冬至刚入修行界不久,却能坚持到结束的那一刻来看,表现已经堪称可圈可点。

    他也许不是所有参与培训的人里面实力最强的一个,但却是表现最优秀的人之一。

    能够自保,是优秀的修行者,能够想到要保护普通人,也履行了保护普通人的职责,才是作为特管局一员的本职。

    龙深本想叫来别人把他送回去,想了想,觉得手里分量不轻,那些人也刚累了一宿,估计没力气,所以还是把人背起来,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冬至估计是累坏了,趴在他背上一动不动,呼吸均匀,没有半点醒过来的迹象。

    龙深背着他回到宿舍门口,发现一个问题。

    他不知道冬至的寝室钥匙放在哪里。

    现在背着人,又没法搜身。

    龙深顿了一下,打开对面自己的宿舍门,把他放在床上。

    放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但对方居然也没醒,沉沉酣睡,估计地震都震不醒了。

    现在是大白天,龙深把他放下之后就回办公室去工作了。

    忙了一上午,将近十二点的时候,龙深终于想起自己宿舍还有个人,而且那个人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醒来估计会饿得够呛,于是龙副局长大发慈悲叫了一份外卖带回宿舍。

    结果冬至还在睡。

    屋里开着空调,窗帘也被拉上,没透出一丝光亮,床足够大,这是一个很适合睡觉休息的环境。

    可龙深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想了半天,他终于想到了。

    空调开到22度,冬至身上就穿着自己的短袖t恤和牛仔裤,因为睡觉翻身,t恤往上卷起,露出肚皮,他则侧着身体,微微蜷缩。

    应该,也许,会冷?

    龙深找来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

    毛绒绒软绵绵的暖意让对方不由自主抱紧了毯子,直接把毯子揉皱了抱成一团。

    龙深把外卖放在客厅又进来一趟,看见这个情景,不由皱起眉头,上前把毯子拉好,把人从脖子以下到脚都裹起来,盖得严严实实。

    看着床上的“粽子”,龙深终于满意地离开了。

    其实冬至一般睡觉不怎么做梦,他睡眠质量一向不错,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小时候有段时间天天去游泳,结果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总有在水里荡漾的感觉,就连做梦也梦见在水里挣扎。

    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梦里四面八方全是丧尸,他举目四顾,只有自己孤身作战,手里的青主剑沉得快要提不起来,但丧尸怎么杀也杀不完,最后还扑上来抱住他,跟叠罗汉似的,任凭冬至死命挣扎,还是挣脱不了,急得满头大汗,最后猛地睁眼!

    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身上汗津津的,但手脚好像被什么捆住。

    低头一看,不由哭笑不得。

    原来自己被毯子裹得跟蚕蛹似的,难怪会做那种梦。

    他费劲地扭动身体,把手拔、出、来,忽然咦了一声。

    这好像不是在自己的宿舍里。

    抬起头朝四周看了一下,冬至皱起眉头,直到他起来看见桌子上那盆玉露,才终于确定自己是在龙深的宿舍里。

    休息充足的大脑快速运转起来,冬至的记忆停留在他追出教室,向龙深请教问题的时候,再后来……

    估计是累过头直接昏倒,被男神抱回来了?

    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桌子上放着份外卖,叉烧肉和白斩鸡配米饭,旁边还有张纸条。

    热一下。

    那一瞬间,冬至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看着桌上生机盎然的玉露,忽然叹了口气,手指轻轻触碰玉露肥嫩可爱的叶子。

    “龙局这么好,你说我真能追到他吗?”

    “他连女朋友也没有,直接进阶到男朋友,会不会吓到他?”

    “我现在在他眼里,应该是徒弟备选之一吧,如果表白的话,他会不会直接把我踢出特管局?要不还是等过了培训考试再说更保险点?”

    “也对,我要靠实力堂堂正正考进去,不能让他以为我在抱大腿或者想要借机牟取什么好处。”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把你照顾得这么好,说明他对礼物本身,乃至送礼物的人,肯定也是不反感,甚至有好感的对吧,我再刷刷好感度的话,说不定他就开窍了呢?”

    他对着玉露自言自语说了几句,终于意识到这种行为很傻,讪讪地起身去热饭。

    鉴于昨天的突发训练,今天他们被放了一天假,明天才开始继续排练,冬至吃完饭,看看时间,这会儿应该还是午休,他就去了龙深的办公室。

    走到门口,看见门虚掩着,正准备抬手敲一下,就听见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好一个美人儿,来来来,容我细细端详一二!”

    好像是钟余一的声音,但又不太像。

    像是有谁跟他一道说话,附在他的声音后面似的。

    冬至正犹豫要不要直接推门进去,就听见里头传来一声暴喝。

    “门外何人!鬼鬼祟祟,小人行径也!”

    他吓了一跳,忙推门而入。

    “龙局,是我……”

    后面的声音自动消失,冬至看着眼前的一幕目瞪口呆。

    钟余一一脚踩在龙深的办公椅上,一脚踩在桌子上,姿势豪迈无比,双手还捧着龙深的脸。

    两人脸与脸之间的距离,冬至发誓,绝对不超过五厘米!

    见他进来,两人齐刷刷往他这边看,像是在无声谴责他这个不速之客。

    龙深问他:“有什么事吗?”

    没有呵斥钟余一的行为,更没有推开他。

    冬至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艰难道:“没事,我就是过来多谢您。”

    谁知这个时候,钟余一推开龙深,一跃跃至冬至面前,捏住他的下巴。

    “眉浅肤白,手脚修长,亦一美人也,可入画!”

    冬至:???

    此刻的钟余一跟平时认识的钟余一判若两人。

    他眼神锐利,动作力道更是大得惊人,冬至想要后退,一时之间竟挣脱不开。

    一只手拿住钟余一的手腕,轻轻拨开,龙深挡在冬至面前,对钟余一道:“小辈不知桓侯身份,多有失礼,桓侯不要与他计较。”

    钟余一哂笑一声:“你倒是护短,这是你儿子吗?不对,你俩长得不像!那是你的幼弟?子侄?还是断袖之欢?”

    龙深:……

    冬至看着龙深对钟余一的态度,也很识趣地没有吱声,只是好奇望着钟余一。

    龙深道:“前辈,时辰不早了,好走了。”

    钟余一摇摇头:“我不走,难得回这人间,耳闻红尘靡靡音,眼见八面烟火事,何必急着走?”

    龙深伸手拂向他的脑门,钟余一反应不慢想要避开,但龙深却比他更快,伸指一弹。

    钟余一徐徐合上眼,往后倒去。

    龙深抓住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拖到沙发上一扔。

    动作不至于粗暴,但也足以让冬至忍不住联想:自己昨天晕倒之后,是不是也被这么拖去宿舍的?

    好可怕。

    “他没事吧?”冬至问道。

    龙深摇摇头:“他后天要给你们上课,头一回备课,心里紧张,过来让我过目。”

    冬至想起以前看潮生介绍钟余一的身份时,说对方是鸾生,冬至还特地去查了鸾生是什么。

    此时跟钟余一刚才的症状一对照,他忽然福至心灵:“这就是请神上身?”

    龙深嗯了一声:“确切的说,这是阴灵。阴灵是残魂在天地之间的寄托,有可能是一缕意识,一段记忆。有些人死后,依旧受人香火供奉,日久天长,形成信仰之力,这份力量能够维持阴灵不散,鸾生请的就是这些阴灵。”

    冬至明白了:“那刚才……”

    龙深:“张飞。”

    张飞,后人称桓侯,骁勇善战,最出名的是睡觉不合眼,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张飞还善于画美人图。

    也就是说,他刚才看见的,是三国时代的猛将张飞?那个与刘备关羽桃园三结义,活跃在众星璀璨的三国时代的张飞?

    冬至倒抽了一口凉气:“钟余一,啊不对,钟老师要给我们上的课,就是如何请神?”

    见他跃跃欲试,恨不能把钟余一摇醒问个明白的样子,龙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回去好好背历史。”

    冬至:“哈?”

    龙深:“后天能用上的。”

    从办公室出来,冬至迎面就碰见刘清波。

    冤家路窄。

    两人脑海不约而同浮现出这四个字。

    刘清波皮笑肉不笑:“昨晚还没来得及恭喜你,没想到十人幸存名单中也有你的名字。”

    言下之意,他本来以为冬至很快就会“牺牲”掉的。

    冬至笑嘻嘻:“同喜同喜。”

    刘清波当然不会傻到在龙深办公室门口跟对方斗嘴。

    他撇撇嘴,越过冬至,敲门。

    “进来。”

    刘清波推门进去,但他发现冬至也跟在自己后面。

    “什么事?”龙深问。

    刘清波看了冬至一眼。

    冬至假装没看见。

    刘清波道:“龙局,我有事想单独请教您。”

    龙深道:“现在说也可以。”

    刘清波瞪冬至,后者回以一脸无辜。

    这家伙的脸皮怎么比猪皮还厚!刘清波暗暗咬牙。

    反正你再气也不能扑上来咬我。冬至老神在在。

    沙发上还有个昏睡不醒的钟余一,刘清波总不能把他也撵出去,只好道:“是这样的,听说龙局明天要给我们授课,我这里正好有把剑,是家里长辈收藏的,不知道您上课用不用得上?”

    他将剑双手递过去。

    龙深微有动容:“水心剑?”

    刘清波笑道:“都说龙局慧眼识剑,对剑道了解颇深,果然名不虚传,这正是传说中的水心剑。”

    他看了冬至一眼,状若不经意道:“冬师弟听说过水心剑吗?”

    又来了,当着别人面就是冬师弟,背过身就是冬道友,冬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南朝吴均在他的《续齐谐记》里提过这把剑,说是秦昭王大宴宾客,有金人自西来献水心剑,唐代还有诗人提到这把剑,说西夏黄河水心剑,东周清洛羽觞杯。”

    刘清波面露惊讶,似乎没想到他还真知道。

    连龙深也很讶异,微微赞许颔首。

    背对龙深的角度,冬至朝刘清波做了个得意的鬼脸。

    没想到吧,哥是个画过无数游戏道具的美术。

    刘清波想在龙深面前让冬至出丑,却没想到反而让他出了风头,差点没气歪鼻子,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

    龙深没有理会两人之间的你来我往,他握着剑,将其慢慢抽出剑鞘,专注凝神,浑然忘我。

    冬至和刘清波只觉眼前剑光一闪,眼睛刺得生疼,忍不住眨了一下眼。

    龙深握着剑,手中一张完整的白纸霎时化为碎条散落下来。

    古来名剑,不唯独能削金断玉,更要吹毛断发。

    龙深点点头:“果然是好剑。”

    刘清波忍住得意,笑道:“剑再好,也要有合适的主人,能被您用上,也是这把剑的荣幸。”

    但冬至看见,龙深脸上似乎有一丝……遗憾?

    看到一把好剑,怎么会是遗憾的表情?

    龙深回剑入鞘,递还给刘清波。

    仅仅只有一瞬,刚才仿佛是错觉。

    刘清波一愣:“龙局?”

    龙深:“剑是好剑,但我不收礼物。”

    刘清波急了:“您别误会,我不是要贿赂您,这样的剑,我们家藏不少,父亲知道您也是用剑大家,特地让我送来的。”

    龙深摇摇头,将剑放在茶几上。

    “剑不在多,一把称手的即可,拿回去吧。”

    刘清波看到墙上挂着的那两把古剑,觉得龙深其实也就是嘴上说说,只是碍于冬至和钟余一在场,不好收下而已,心里更是觉得冬至碍眼,嘴上却道:“龙局高风亮节,我这就把剑带回去!”

    冬至暗爽,心说他不是不收礼物,只不过不收这么名贵的而已,你拿把一看就是无价之宝的古剑过来,说不是贿赂,谁能相信?

    礼物送不成,还有个竞争对手在旁边虎视眈眈,刘清波万分郁闷,听见龙深问他:“还有什么事情吗?”

    他只好道:“没有了,您先忙。”

    刘清波慢吞吞往外走,龙深忽然道:“对了。”

    他立马顿住脚步。

    龙深:“冬至留下。”

    刘清波:……

    他的内心在怒吼咆哮,差点就来一曲《黄河大合唱》了。

    无奈龙副局长根本没有接收到他的信号,刘清波只好向冬至投去幽怨的一眼,然后黯然离开。

    冬至也有点忐忑,心想不会是要把玉露还回来吧?

    龙深道:“上次惠夷光那件事,三组的人一直在盯着,但没有什么结果,她一切表现正常,身边也很干净,没有出现过魔物活跃的气息。特管局资源宝贵,不可能一直跟着她,此事已经告一段落,回头你也跟李映他们说一声。”

    冬至点点头:“其实刘清波也参与了,您为什么刚才不留他一起说?”

    龙深道:“以他的性子,如果是我和他说,他说不定会为了在我面前表现,再次跑去跟进此事。”

    这倒是,冬至深以为然,发现龙深对众人的性格,其实都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

    “说起来还有点奇怪,当时惠夷光被生魂缠着,程缘看不出来也就罢了,怎么李映他们拿着罗盘,连魔物的气息都感应不到呢?我跟何遇当时在羊城那间足疗会所,里面一有魔物的气息,罗盘就有感应,按理说,这次的魔物比上次更弱,也更容易被发现才对。”冬至道。

    龙深摇摇头:“对方附着在生魂上,借生魂气息来掩盖,你们又没有经验,被蒙蔽过去也是很正常。”

    说到底,还是他们学艺不精吗?

    冬至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那头钟余一揉着眼慢慢醒来,表情一片茫然。

    “……啥正常?”

    龙深对冬至道:“你走时顺便把他也带上。”

    冬至答应一声,上前搀起钟余一。

    后者还犹坠梦中,云里雾里,被他一拽就跟着走。

    冬至出去之后就联系了李映,将龙深那边的结果告知他,并请他转告大家,李映自然爽快答应了。

    李映以这一届的头儿自居,张嵩和刘清波不大服气,明里暗里跟他较劲,冬至却不会去抢他的风头,是以李映对冬至一直挺不错。

    第二天冬至起了个大早,爬楼梯上天台修炼一小时,神清气爽地来到教室。

    今天是龙深的课,龙副局长之名如雷贯耳,不单是他,所有人都期待已久,不过冬至来得早,有人比他更早。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迟到了,因为之前被关在小黑屋里,到时间出不来[允悲]

    为表歉意,今天前20个留言发红包,再随机发30个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