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念头刚起, 一个女人的惨叫声响彻商场。

    在人群里!

    巴桑倏地回头。

    冬至已经出手!

    刚刚在地下超市的历险让他已经形成对敌人形成一种反射,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作出反应。

    符火化为一道亮光掠向声音来源,兽类的嘶吼声响起,又是一下人类的惨叫。

    骤然从明亮的环境来到黑暗中,普通人的眼睛还无法完全适应, 但怪物却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因为它是依靠嗅觉来捕捉猎物的, 在冬至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两个人在黑暗里丧生。

    冬至打开手机灯光,一手握着剑, 紧紧盯住周围。

    顾美人吹起笛子,企图麻痹怪物的行动力。

    巴桑则让人群进一步聚集起来,他站在外围。

    啪的一声, 动静不大, 但在众人屏息凝神的寂静中却分外显眼。

    冬至现在的反应越来越快,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同时,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 符纸就已经飞了出去!

    吼!

    果然有怪物!

    而且符火似乎命中了,怪物嗖的一下蹿入天花板的隔板里。

    所有人努力压抑自己的喘息。

    想要哭泣的女人也咬着牙关,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猎物。

    冬至闷声道:“得快点找到应急电源才行!”

    怪物已经初步具备人类的智慧,它正是觑中人类在黑暗中无法视物这个弱点, 才选择了这个时机进攻。

    巴桑随即道:“我去!”

    柜员结结巴巴:“我、我害怕!”

    巴桑没好气:“我也害怕,那都留下来一起等死吧!”

    冬至柔声道:“巴桑很厉害的,你别怕, 跟他走,有了光,我们才能对付那怪物,你也才能救你自己。”

    这样的抚慰似乎起了作用,柜员战战兢兢跟在巴桑后面,紧紧拽着他的胳膊,两人迅速离开了。

    冬至很担心怪物会趁他们落单进行攻击,但他又不可能跟过去,因为这里还有其他人需要他的保护。

    距离去长白上的那列火车上的遭遇,好像至今也没有超过一年,但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像这群普通人这样瑟瑟发抖等着被保护,到独当一面去保护别人。

    对于这样的进步,冬至不禁很有些成就感。

    如果男神能够在身边看到他的英勇表现就更好了。

    淡淡的遗憾在心头闪过,冬至再一次听见女人的惨叫。

    是那个柜员!

    他的心一下子揪起来。

    顾美人大喊道:“巴桑!”

    回答他的是剧烈的打斗声和巴桑的唿哨,仿佛还有什么动物拍打着翅膀,应该是巴桑召来的鹰隼。

    冬至提醒顾美人:“快吹笛子!”

    后者如梦初醒,赶紧拿起笛子吹奏。

    冬至皱起眉头,忽然想起一件事。

    如果怪物不止一只,其中一只循迹去攻击巴桑,那么另外的一只会留下来,等他们这边心防涣散再趁机猎取……

    鼻间传来淡淡的腥味,他想也不想,直接往上掷出符火。

    手机灯光跟着往上照,黑影一晃而过,证实了他的猜测。

    冬至蓦地转身,黑影正朝顾美人身后扑去。

    “趴下!”他大吼一声,人飞奔而去,刺向顾美人。

    顾美人显然对冬至十分信任,他的话刚出,顾美人想也不想就往前趴到。

    而此时剑正好递到了她上一秒还站着的位置,那里正好是怪物扑上来的位置!

    剑锋插入怪物头颅!

    顾美人只觉脑后一热,腥液就溅了她一脑袋,清奇的味道让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冬至喘着气,脚下一软,也跟着跪倒。

    刚才如果顾美人反应慢上一秒,青主剑刺入的就将会是她的脑袋。

    他差点就伤了同伴的性命。

    灯光大亮!

    应急电源开启了。

    冬至跟顾美人相视一笑。

    他道:“多谢信任。”

    顾美人:“合作愉快。”

    巴桑回来的时候,拖着沉重的步伐,脸上没有半点高兴。

    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

    因为刚才那个柜员被怪物杀死了,也许为了她不变成丧尸,巴桑还顺手了结了她的性命。

    “她被撕下一块肉,我不得不杀了她。”巴桑道。

    “你已经尽力了。”冬至想要拍拍他的肩膀,却被他避过去。

    巴桑缓缓转身。

    顾美人倒抽一口凉气。

    几个普通人则下意识倒退了好几步。

    巴桑的衬衫已经被划破了,一道血痕从后背的左上到右下,正缓缓往外渗血。

    伤口本身并不致命,但是那些怪物也带了尸毒。

    一旦被抓或被咬,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变成丧尸的命运。

    没有人能例外。

    顾美人怔怔看着他的伤口,半天说不出话。

    冬至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也许、也许会有例外!”

    巴桑颓丧道:“我刚才亲眼看见那个女人死掉,又开始尸变,才杀了她的。”

    冬至道:“但你是修行者,你的身体比普通人更强……”

    “所以变成丧尸之后,也会比普通丧尸更难对付!”巴桑打断他,“杀了我吧,我不想变成丧尸。”

    冬至想也不想:“不行!”

    巴桑伸出手,似乎想要拍拍他的胳膊,但手到半途,又缩了回去。

    这个康巴汉子虽然大大咧咧,但从来就是粗中有细,他不愿连累朋友的举动更让冬至眼睛酸涩。

    “很高兴认识你们,真的,其实我师父不赞成我考特管局,是我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路上我还被骗过路费,当时觉得外面的人真是太坏了,但认识你们之后,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世上有坏人,肯定也有好人,我很幸运,一出来多了两个亲如兄弟,还能同生共死的朋友!”

    顾美人呜的一下捂住嘴,闷声抽泣。

    冬至再也忍不住,上前死死抱住他。

    “本来还想邀请你们放假去我那里玩的,我们家的酥油茶是那一带熬制得最好喝的,不过以后有机会,还得麻烦你们帮我回一趟家,把我的死讯告诉我爹娘和师父!”巴桑拍拍他的后背,示意他松手。

    冬至:“不要再说了!”

    巴桑忽然用力挣开他,冬至猝不及防被推开好几步,就看见巴桑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刃直接插入自己喉头。

    “巴桑!”顾美人扑上去。

    巴桑微笑着看他们,鲜血争先恐后从嘴角漫出,他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涣散。

    手缓缓松开,从握着刀柄的地方松开,垂落下来。

    湿润迅速蔓延冬至的眼眶,他的喉咙像是被一块石头哽在那里,不上不下,根本说不出话。

    “丧尸!外面又有丧尸进来了!”有人惊慌失措叫起来。

    冬至回头一看,商场门口又有几个游荡进来的身影,晃晃悠悠,开始是一两个,但仔细一看,后面还跟着一串,似乎被这里仅存的鲜活人气所吸引,越来越多。

    顾美人喘着气,拿起笛子,开始吹奏。

    冬至咬咬牙,原本饥饿乏力的身体,因为巴桑的死而被愤怒填满,他握紧长剑,大步上前。

    口袋里仅剩的符文已经不够用了,但他不需要符文,如今的冬至也能像刘清波一样,剑起人头落了,剑光所到之处,丧尸纷纷倒下,宛如主动为他让出一条路,匍匐倒地,为奴为仆。

    顾美人愣愣看着他在丧尸群中游走,手起剑落,游刃有余。

    灯光下,青年黑发白肤,面容平静无波,仿佛只是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但在旁人看来,却十足惊心动魄。

    顾美人从来不知道,杀丧尸还能杀出一种艺术感。

    冬至却丝毫没有杀人如割韭菜的爽感,他现在全凭一口气撑着。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已经开始发抖,手里原本轻盈的剑,此时好像也有千百斤重。

    一只丧尸从后面抓上他的肩膀,张口就要咬下,而他差点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

    太累了。

    好想念特管局宿舍里的那张大床。

    好想躺下来睡上一觉。

    丧尸从门外陆续涌入,仿佛怎么杀也杀不完。

    在这样危急的时刻,冬至却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他在龙深的宿舍里,收到顾美人打来的电话,说惠夷光出事,于是急急忙忙往外赶,而龙深叫住他,让他带上青主剑的情景。

    他还记得那个屋里的灯光暖融融的,衬得灯下的龙深,似乎也多了几分柔和。

    那个人的内心,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冷冰冰不近人情。

    天花板哗啦一声破开,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丧尸群中,又借力一跃,朝他迅猛地扑来!

    还有一只怪物!

    但冬至根本没有力气再作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怪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近。

    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怪物从两米开外掠至眼前,利爪向他当头抓下,挟着厉厉劲风!

    躲不开了。

    冬至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身体已经跟不上脑子的反应,甚至连精神也变得迟钝起来。

    鏖战整整一夜,他疲惫至极,眼睛勉力撑起,看东西都有出现重影的感觉。

    算了,力战至死,也算对得起巴桑了,就是身后还有顾美人,和那些普通人……

    外头天色蒙蒙亮,黎明终于到来。

    冬至想要转过头让她们快点跑,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怪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下一刻,周遭景物忽然扭曲模糊,眼前一片大亮。

    扑面而来的怪物突然不见,充斥鼻间的血腥气和腥臭瞬间消失。

    连同商场,还有涌入商场里的那些丧尸,也全都没了。

    他只觉头晕目眩,腿一软,禁不住坐倒在地上。

    冬至闭了闭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累过头出现了幻觉,不然怎么会突然看见吴秉天和龙深?

    茫然的不止他一个,所有人都坐在一间教室里,或脸色苍白,或神情痛苦未消,或大口喘气,满脸戒备警惕,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末日危机中回过神来。

    吴秉天负着手站在他们面前,冷冷道:“我宣布,所有参加培训的二十个人里,最后只幸存十人,分别是李映、刘清波、冬至、顾美人、张嵩、谢清柠、柳四、欧阳隐、左星归、庄榕榕!所有在模拟训练中‘死’去的人,将会在档案上被记上一笔,如果下次的训练依旧被淘汰,你们就必须离开特管局,明年再重新来考试!”

    这么说,刚刚过去的一夜,果然是训练?

    所有人茫然四顾,面面相觑,看见本来已经在昨晚“死掉”的同伴,不由惊喜万分。

    冬至同样看见了巴桑,他刚从地上爬起来,摸着喉咙表情痛苦,好像还在临死前被自己的匕首穿喉的恐惧之中,顾美人泪盈于睫,激动难抑,捂着嘴,肩膀微微耸动。

    其他人并没有比他们好多少,甚至还有比他们更激动的,有人摸着胸口喃喃自语“我没死,我真的没死”。

    吴秉天和龙深也没有阻止众人的失态,任由他们在那里发泄一通。

    冬至忍不住望向龙深。

    后者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冬至疲惫得已经瘪下去的小心脏,似乎又一点点注入活力。

    他忍不住也回了个自以为矜持的笑容。

    龙深的笑痕似乎更深了一点。

    在吴秉天看过来的时候,冬至的情绪已经慢慢平静下来。

    等众人情绪发泄得差不多,吴秉天才道:“这次全息模拟的设备,是中美合作的最新成果,美国人笃信生化危机会在未来发生,所以模拟背景就是生化危机下的现代都市。在模拟训练中死去的人,身体会被弹出模拟环境之外,但在模拟环境里,你们的‘尸体’依旧存在,并转换为npc,这种模拟,今年是第一年实行,我们希望借由这种突发训练,来考验你们每个人的临场反应能力。”

    大家露出苦笑,显然对刚才一切心有余悸。

    但吴秉天的脸色并不好看。

    “你们二十个人,最后存活率是一半,这个数字如果放在普通人里,我会很欣慰,但不要忘了,你们是特管局未来的一员!你们不是普通人!作为国家级别的修行者,你们竟然在短短一夜里,就死了一半的人,这种生存率,拿到国际上,要怎么跟别的国家竞争,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已经是怒其不争的痛斥了。

    刘清波忍不住道:“可我们并不知道有训练,当时已经上了一天的课……”

    连饭都还没吃呢。

    吴秉天怒道:“真要爆发了危机,人家可不会管你是饿着肚子还是在睡觉!什么是危机?就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生!什么是突发训练?就是考验你们在突发状况下的反应能力!丧尸会先给你打个电话再出来吗!那些妖魔鬼怪会先发个短信通知你吗!”

    有人忍不住笑出声,但很快被吴秉天的眼神扼杀在喉咙里。

    吴秉天扫视众人,目光所及,许多人都纷纷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冷哼一声:“我知道你们在安逸的环境里生活久了,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安全的,顶多偶尔有点突发状况,但我要告诉你们!世界是不安全的,危险处处都有,而且很多危险就潜藏在暗处,如果你们跟普通人一样懵懵懂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着了道,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你们这样,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指望你们去保护普通人吗!”

    这顿杀威棒显然很有效果,白天蒋局长进来上思想课,大家惊讶好笑之余,不免有种“特管局也不过如此”的感觉,结果就在心神刚刚放松下来的时候,特管局就给他们上了这么一堂生动的课。

    估计大家这一辈子也很难忘记了。

    “你们以为你们通过了笔试、面试,就已经一只脚踏入特管局的大门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们,接下来还将会有数不尽的考验在等着你们,如果你们抱着侥幸心理过来混日子,等到培训完毕,实践考试的那一天,说不定连小命也会丢掉!”

    吴秉天见众人都老实颓丧下来,冷笑一声,盯住迟半夏:“迟半夏,你觉得跟着李映很安全,就出出入入全黏着他,结果没想到还是丢了小命,我告诉你,特管局从来不养菟丝草,但凡抱着依附别人的想法,现实就会教你做人,这次的‘死’只是一个教训,我希望你能记住教训!”

    迟半夏被训得满脸通红,抬不起头来。

    吴秉天:“还有你,巴桑!当时二级丧尸在你背后那一击,如果你再灵活一点,反应再快一点,未必就不能躲过,但因为半秒之差,却丢了性命,你自己觉得冤不冤!”

    “冤!从今往后,我一定好好练习反应力!”巴桑连连点头。

    吴秉天又对着死在训练里的人一一点评过去。

    冬至发现,他们昨夜的表现全都被领导们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包括每一个人做了什么,怎么应对危机,怎么跟同伴相处,怎么对待普通人等等。

    不过话又说回来,堂堂特管局未来的骨干精英,碰到一场危机就团灭了一半,也难怪吴秉天会恼火异常。

    不单“死掉”的人逐个挨骂,幸存者们也没能逃脱。

    吴秉天道:“刘清波!当时你跟李映他们一个团队,为什么中途要自己离开,跑回特管局!”

    刘清波辩解道:“我想回去看看,局里是不是还有人幸存……”

    吴秉天:“那商场里那些普通人呢,你就不管了是不是?把他们全丢给你的同伴处理!就算局里还有幸存者,但向永年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你这种行为不叫勇猛,叫鲁莽!没脑子!”

    刘清波不服气:“可我幸存到最后了!”

    吴秉天冷着脸:“那又怎么样?如果你不是路过食堂又正好发现一个电工房,还能那么幸运吗?”

    他的声音越发严厉:“别忘了,你们不是单枪匹马的修行者,你们代表了特管局,那就意味着你们不仅要自保,还要为普通人的性命负责!你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执法者和保卫者!你抛下同伴,抛下需要保护的普通人,就算幸存到最后,又有什么可骄傲的?你愧对你的身份!如果再来一次,我宁愿要巴桑或迟半夏,也不要你这种自私自利的人!”

    当着所有人的面被如此训斥,刘清波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是下不来台。

    因为他父亲的背景,自打来了京城,一路就受到照顾,接见他的领导或长辈,无不和颜悦色,称赞他年少有为,青出于蓝,就连这位吴秉天吴副局长,之前对他的态度堪称和蔼可亲,别说训斥了,连一句重话都没有。一直被吹捧表扬包围得轻飘飘的刘清波,头一回当众被训得如此颜面扫地。

    他紧紧攥住了拳头,却再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吴秉天:“冬至,你的能力现在比较单一,在你们的三人小组里,巴桑一死,你跟顾美人的战斗力就大大削弱,刚才要不是模拟时间刚好结束,死亡名单上又要多一个名字!还有,当李映提出要分开的时候,你非但没有尽力说服他留下,还任由他带着人走,一个团队完全被拆散了,如果真有丧尸来袭,你们所有人最后都得团灭!你的总分排名第一,但如果你没有相应的团队领导能力,分数再高又有什么用?”

    他说的都很中肯,冬至坦荡干脆:“我错了。”

    吴秉天看了他一眼,视线转向其他人:“还有你,李映。你带着迟半夏和柳四去寻找大部队,半路上顺便救了一群普通人,但同时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你知道是什么吗?”

    李映点点头:“我在救人的时候,没有仔细检查他们的身份,忽略了隐藏在里面的危险分子,还连累迟半夏丧命。”

    什么危险分子?众人面露好奇之色。

    吴秉天道:“模拟场景中,普通丧尸的杀伤力一般,对普通人来说可能致命,但对修行者来说,除了数量比较多,并不构成威胁。二级丧尸就是冬至和张嵩他们遇到的进化体,没有视觉,但嗅觉非常灵敏,行动力也比一般丧尸要快很多,可以飞檐走壁,数量一多,连修行者也很难对付。再往上一级,就是三级的进化体,可以短时间内模拟生物形态,比如人类,这种丧尸可以混在普通人群之中,防不胜防,李映他们遇见的就是这种。”

    那也太倒霉了,谁能料到丧尸还会模拟人类形态!

    照这么说,它们也可以模拟动物形态,甚至植物形态,怎么可能还防得了?

    似乎看出众人的疑问,一旁缄默不语的龙深终于开口:“你们不是普通人,普通人做得到的事情,你们要做得更好,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们更要做到,无能者才只能用‘疏忽’、‘没留意’、‘不小心’这样的借口来敷衍和安慰自己。”

    吴秉天点点头:“龙局说得不错,这次突发训练,就是要给你们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你们清楚,自己距离一个真正合格的特管局人员还有多远!你们知道美国那边的存活率吗,他们在头一场这样的突发训练里,一共五十人,最后幸存二十九人,幸存率百分之五十八,比我们整整高了百分之八!这五十人里面,还有一部分不是修行者的普通人,而你们呢?”

    众人被训得灰头土脸。

    吴秉天见他们个个蔫头耷脑,终于缓下口气。

    “我希望你们通过这次训练,能够发现自己的不足,而不是一味地找借口推脱搪塞!一个不知道反省的人,是永远不会有进步的,你们修炼再多,境界也只能止步不前!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早上九点,照常上课,解散!”

    说罢他才想起龙深在旁边,忙道:“龙局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龙深淡淡道:“吴局把话都说完了,我没什么补充的。”

    吴秉天一噎:“那就这样吧,解散!”

    蒋局不精业务,还爱瞎指挥的传闻在特管局内广为流传,据说上面对他的印象也大不如前,蒋局被免职或调走的消息时不时传出来,如果消息确凿,那么正局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吴秉天自然对正局的位置蠢蠢欲动,他可以不把宋志存放在眼里,却不敢小看龙深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不过这些是高层之间的竞争,跟冬至他们没有关系。

    许多人都还没吃饭,但饿过头了也就感觉不到饿了。

    在训练中“挂掉”的人自然垂头丧气,“幸存者”也未必就多么值得高兴,像刘清波这样自尊心极高的人,骂他一顿比杀了他还难受,他脸色难看地走了,也没人敢上前去招惹他。

    顾美人扶着巴桑站起来,回头想去找冬至,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踪影了。

    “龙局!”

    冬至追出教室,喊住前面的龙深。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莫名好爽→_→

    现在很多敏感词都比较莫名其妙,有时候大王喵实在是找不到,如果大家看到一些词被屏蔽的话,告一声,大王喵会替换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