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外面响起一声尖利的呼啸, 随即又有烟火燃起的动静。

    刚才这场大战,迟半夏消耗的力气最少,还有余力竖起耳朵,侧耳倾听。

    “会不会是张嵩他们发来的信号,让我们去会合?”

    李映面色一动:“大家现在有什么想法?”

    话音方落, 陈旬的喉咙里发出咯咯声, 像是骨头被一节节拉开。

    刘清波呼啦一声站起来, 剑尖对着陈旬:“他刚才被怪物抓伤了,是不是会传染!”

    众人下意识退开陈旬周身,只见陈旬面色青白, 眼球上翻,双手不停抓着全身的伤口,原本在流血的伤口被抓得更加狰狞, 他却还不肯停手。

    “别抓了!陈旬!”顾美人忍不住道。

    “小迟, 你看看他还有没有救!”柳四急声道。

    迟半夏从兜里掏出不知什么东西撒向陈旬,但后者的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 伤口越来越大, 陈旬的呼吸也开始急促,开始四处翻滚,那些普通人吓坏了,纷纷躲到一旁, 冬至想上前察看,却被巴桑紧紧拽住。

    陈旬很快不动了。

    但谁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众人沉默地盯着他, 果不其然,过了好一会儿,陈旬又微微动了一下,缓缓爬起来,上半身拼命往上折,以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古怪姿势扭直身体,慢慢朝他们走来。

    “陈旬!”柳四叫了一声。

    陈旬自然没有反应。

    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可能像向永年一样,即将丧失理智,向同伴出手。

    果然,他低低嘶吼一声,朝刘清波扑过去。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刘清波长剑一挥,穿透了陈旬的脖颈,后者圆睁双眼,拼命想要抓向刘清波,却最终徒劳无功地垂下双手。

    冬至攥紧了拳头。

    他们又折损了一个同伴。

    假如这一切是真的,他们这些人,又有谁能活到最后?

    他不由自主想起龙深。

    如果是那个男人,一定可以从千尸万魔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吧。

    那样的强者,从来不为世界停留。

    世界却要为他停留。

    刘清波将长剑抽出,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我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了,我要回特管局去看看,训练也好,现实也罢,总得回去问个清楚,我就不信那里的人都被杀光了!”

    李映皱眉道:“你冷静点,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是先找到大部队,然后出城。”

    刘清波:“你说的大部队是指谁?”

    李映:“如果现在一切都是真的,政府肯定会组织撤退,如果只是训练,那就更好办了,先跟张嵩他们会合,再想办法,撑到训练结束,总不可能一直把我们困在这个世界里。”

    刘清波不赞同:“那还不如回特管局去问个清楚!”

    李映摇头道:“如果这是训练,你觉得回特管局能找得到人吗,刚才向永年的下场你也看见了。”

    刘清波下巴微仰,不掩傲气:“那是他太弱!”

    原本刘清波虽然有来头有背景,在李映面前还是保持了一定礼貌的,毕竟李映他爹是特管局顾问,李映本人也是茅山出身,背景不比刘清波小,但到了此刻,刘清波终于不肯再保持表面的礼貌,他坚持自己的意见,还是决定回特管局。

    见没有一个人愿意他走,刘清波冷哼一声,也不跟众人告辞,直接提着剑就往外走。

    他脚步很快,不一会儿就出了商场,消失在远处。

    李映看向冬至:“你怎么看?”

    他不像刘清波,不把冬至放在眼里。李映明白,冬至虽然外表无害,实际能力并不弱,潜力也许比看上去强横的巴桑还要更胜一筹,听说吴局有意将冬至招揽到一组之后,李映一直以来都跟冬至维持着不错的关系,说圆滑也罢,说善于为人处世也罢,这就是李映的行事作风。

    但这次,冬至并没有流露出赞同他的意思,反而问:“那这些普通人怎么办?”

    李映道:“世界那么大,不止他们。我们能保护他们一时,却保护不了他们一辈子。”

    冬至听明白了,沉吟片刻,道:“这样吧,你去找张嵩他们,我在这里守着,我刚才看到商场那边有个半封闭的专柜,我们退守到那里,应该可以多撑一阵,你跟他们会合之后,也随时可以回来。”

    李映知道他放不下这些普通人,心里未免觉得冬至过于心慈手软,但嘴上却说不出任何谴责的话,毕竟对方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作为特管局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在关键时刻抛下普通人走。

    自己这样做,固然事出有因,但总归不如冬至来得厚道。

    话又说回来,一个厚道的同伴,总比一个心狠手辣,背后捅刀子,或者关键时刻弃你而去的同伴好。

    “那好吧!”他点点头,环顾众人,“有谁想和我一起走的?”

    迟半夏慢慢举手:“李哥,我跟你一块吧。”

    李映笑了一下:“行!”

    迟半夏的战斗力有限,但她明显跟李映走得更近,自然想要跟着李映。

    巴桑沉吟道:“我跟冬至配合得不错,我留下来吧。”

    顾美人道:“我也留下来好了。”

    李映知道他们跟冬至交情更好,也不在意,点点头,望向剩余的一个柳四。“那你呢?”

    柳四想了想,道:“我跟你走吧,到时候找到大部队,也需要有人回来报信。”

    李映不再磨蹭,起身道:“那行,趁现在没看见丧尸,我们先走。”

    又对冬至他们道:“你们多保重,我们一找到援手,立刻回来帮你们!”

    冬至颔首:“你们也小心点。”

    两拨人分道扬镳,那些缩在一旁的普通人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映他们离去,然后怯生生地问冬至:“你们是不是也要走?”

    冬至安慰道:“我们不走,我们会留下来。”

    刚才那三只怪物来袭,除了陈旬之外,还有两个普通人也死了,一个是年轻女孩,一个是中年女人,在她们刚出现尸变异化时,就被李映和巴桑及时下手制止。

    年轻女孩独自一个人,倒也就罢了,中年女人还有个十岁左右的儿子,一直哭喊着要妈妈,被旁边的女人揽在怀里温声安慰,却明显已经把冬至他们当成仇人,正双腿乱蹬哭喊,用仇恨的目光瞅着他们。

    冬至头疼道:“你妈妈不是我们杀的,她是被丧尸咬死的,如果我们不处理,她很快也会变成咬人的丧尸来咬你,她被丧尸咬了之后就不认识你了,明白吗?”

    孩子回以更加尖利的哭喊声,要不是被旁边的女人抱住,甚至还想伸手打他。

    哭声引来两三只游荡的丧尸进入商场,而且数量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巴桑当先上前,踹向为首的丧尸。

    冬至随手抄起不知是谁掉落在地上的丝巾,撕成两半,一半塞进熊孩子的嘴巴里,另一半则将他的手捆起来。

    “唔唔唔!”熊孩子死命瞪着冬至,用眼神发射死亡光波进行攻击。

    冬至看向旁边的女人们:“看好他,别让他出声,不然让他引来丧尸,我们三个可以跑,你们全都得死!”

    他一张脸堪称和善可亲,平时就算装凶也没什么杀伤力,但这次也不知是丧尸太吓人,还是生死边缘太可怕,他语气平淡,也有了足够的威慑力,几个女人连连点头,都不用冬至吩咐,主动就按住男孩的双腿,不让他乱动。

    冬至转头,三个丧尸正在围攻巴桑,一只秃鹰在外围辅助攻击,但很快寡不敌众,淹没在接踵而来的丧尸群里。在顾美人的笛声影响下,丧尸的速度略微减缓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而已,眼看巴桑就要被一只丧尸从后背抱住,冬至一手提剑一手捏符,脚下不停,飞奔而上,直接一剑砍在那只丧尸的脖子上。

    可能力道准头有点偏差,没能像刘清波那样一剑一个脑袋,不过没关系,一剑不行,就多砍一剑!

    冬至回抽重砍,这下子多用了点力,剑锋嵌入刚才的缺口,砍断丧尸的脊骨,让它彻底趴下。

    他发现自己每天上上下下爬三十几层楼去天台练习还是很有效果的,起码在爬楼梯的过程中练习了吐纳功夫,同时也锻炼了体力,平时可能看不出来,但关键时刻的作用就显露出来了,虽然谈不上身轻如燕,但现在的他,跟一个月前的他,奔跑和爆发的速度反应,都称得上天壤之别。

    符纸贴上丧尸脑袋,噌的一下燃起火苗,随之又变成熊熊大火,将整个脑袋淹没,丧尸嘶吼着摔倒,绊住同类,又有不少丧尸跟着倒地,给了巴桑喘息的机会。

    巴桑侧重力量,冬至侧重技巧,两人配合从生疏到默契,解决丧尸的效率也越来越高。

    啪的一声,最后一个丧尸被扭转脖子倒在地上。

    眼看外面暂时没有新的丧尸涌入,三人总算可以擦一把汗,好好休息一下。

    顾美人转头看见那个还在不停挣扎,拼命瞪他们的熊孩子,将笛子放在嘴边吹了个小调,那孩子眼神渐渐涣散,很快歪倒在一旁。

    巴桑对她比了个大拇指。

    冬至见状也松了口气。

    乱世之中人命最贱,他们现在已经逐渐体会到这一点了,那些丧尸新死不久,从它们身上的衣服还能辨别得抽出生前各自的身份。

    有西装革履的白领,有穿着校服的学生,也有老当益壮的老头老太太,甚至还有蹒跚学步的婴儿,各个阶层,各种不同的人生,现在却只有同一种身份,步向同样的结局。

    冬至轻轻叹了口气,环顾身后的幸存者,对巴桑他们道:“这里位于商场正中央,太危险了,如果丧尸一多,我们很容易顾此失彼,先转移到那边的角落里吧。”

    巴桑和顾美人都没有意见,大家一起挪到商场西南角,这里有个单独隔开的区域,既能看见外面的动静,也多了两面墙壁,不容易四面受敌。

    他们都没有吃晚饭,做完这一切,早已饥肠辘辘,巴桑跟冬至也就罢了,顾美人捂着胃部靠在一边,强忍着没出声。

    “你怎么样了,美人?”

    顾美人轻声道:“没事,让我歇一下就好了。”

    冬至道:“可能是饿过头了,你们谁身上带吃的了吗?”

    众人都摇头,这附近原本有许多食肆,一般人都是逛完街顺便在附近找吃的,谁会想到突然爆发这场危机。

    一个女人拿出半瓶水:“我这里还有点水,你要不要喝点?”

    冬至向她道谢,接过水,递给顾美人。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大家都得吃点东西才行,我记得这里地下一层应该有个超市。”

    巴桑道:“我去吧,你们留在这里休息!”

    冬至拉住他:“我去,你力气大,这里都是老弱妇孺,遇到事情还能顶一阵,我单独行动比较方便,拿了东西很快就回来。”

    迎上巴桑和顾美人担忧的眼神,冬至笑道:“放心吧,我装备还很充足!”

    他把背包放在地上,检查里面的东西。

    钱包暂时没什么用处,不过也不占重量,先继续带着,毕竟里面还有证件。

    自从羊城的天源大厦一事之后,他就有了随身带着符纸朱砂的习惯,平时没事在寝室里也写上几张,粗粗一数,刚才用掉了三十张,还剩下二十张左右,有点少,不过来回超市这一趟应该够用,大不了回来再写。

    他把符纸拿出来,一边口袋放一叠,背包留在这里,把青主剑背上,然后出发。

    身后目光灼灼,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得到,仿佛在看他最后一眼,冬至哭笑不得,忍不住回头:“你们别这样盯着我行不行,搞得我像是回不来了似的!”

    顾美人忍不住道:“小心点,快去快回!”

    冬至向她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循着路牌指示朝电梯口走去。

    一路很平静,这一层应该是没有丧尸了,危机刚刚发生没多久,手扶电梯依旧在运行。

    冬至没有急着往下走,而是先在电梯口站定,然后打开手机,随手点了一首歌,按下播放。

    手机自从危机爆发之后就没有信号了,但里头原先下载的歌曲还能用,嘹亮的歌声通过手扶电梯传向地下,很快,下面的电梯口陆续出现丧尸的身影,并循着活人的气息,摇摇晃晃朝冬至走来。

    手扶电梯有两个方向,一个向上,一个朝下,丧尸本身是没有智慧的,有些堆积在朝下的电梯,一步一步,始终迈不上来,而且随着后面的丧尸越来越多,它们直接就在电梯口堆住了,根本没法往上。

    冬至忍不住看乐了。

    另一边的丧尸沿着电梯慢慢上来,快到电梯口时,他直接一脚将丧尸踹下去,后面的丧尸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全都跌落下去。冬至提着剑从电梯下去,趁那些丧尸还没能挣扎站起来的时候,一剑剑洞穿它们的脖颈。

    青主剑是极锋利的,只要力道使用妥当,一剑就能将它们的脖子洞穿,而且随着次数越来越多,熟练度也随之提高,之前还要砍上两三下,现在基本上可以一剑毙命,切断它们们的脊骨。

    解决完这里的一拨,他估摸着地下一层的丧尸基本上应该都解决了,他将歌曲关掉,提着剑继续往里走。

    超市很乱,到处都是散落的东西,但因为人们走得匆忙,还有很多东西留在货架上,并没有出现被抢夺一空的场面,他找来一辆手推车,开始把食物和饮用水都放进车里。

    冬至的目标很明确,吃的东西要便于携带,主要是袋装的方便面和各种饼干巧克力,热量越高,能支撑的时间就越久,饮用水和功能性饮料也多拿一点,东西很快堆满手推车,推着都有些困难,他不得不选择性丢弃一些太重的饮料,准备以效率为主,来回几趟再搬完。

    滴滴,滴滴。

    冬至蓦地回头!

    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隔了好几个货架。

    他没有折返回去看的打算,只是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见声音没再响起,就赶紧推着车往外走。

    滴滴,滴滴,滴滴。

    这种声音在空旷的卖场里十分瘆人,尤其是在他知道这里几乎不会有活人的情况下。

    冬至一手抓着手推车加快脚步,一手提剑,观察四周地形。

    手推车车轮在地上滚动的动静有点大,他生怕错过身后的声响,不得不又缓下动作,慢慢推起来。

    滴滴,滴滴,滴滴。

    声音阴魂不散,而且居然越来越近。

    冬至突然停住脚步,剑锋往身后挥去!

    黑色的影子在视线范围内一闪而过,速度极快,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模样。

    但冬至知道,那是刚才在地面上攻击他们的怪物之一!

    超市也有!

    啪嗒一声,怪物蹿入那一排排货架之中,瞬间不知去向,地上的闹钟被摔成两半。

    ……闹钟被怪物拿在手里,它想以此诱惑自己前去?

    这些怪物有智慧!

    这个认知让他毛骨悚然,全身汗毛直立!

    丧尸再凶残,起码速度不高,可以用人类的智慧战胜它们。

    但这些怪物,居然会使用“陷阱”和“诱饵”来引诱人类上钩,再加上它们本身的速度和力量……

    他不敢再想下去。

    这只怪物一定还隐藏在超市某处,暗中寻找机会,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冬至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一道符箓。

    在这地下一层的地方,能引来雷法吗?万一不能,那付出的就是性命的代价。

    他不敢赌,手里拿的依旧是明光符。

    这道符箓是閤皂派入门的基础符箓,但方师父和他说过,再基础的东西用好了,也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最重要的是看自己是否能熟稔于心,运用自如。

    心跳越来越快,手心已经冒出汗水,冬至咬咬牙,将手推车用力往前推去!

    当啷当啷,推车自动往前跑,再过了两三个货架之后,速度逐渐缓下。

    就在这时,冬至前面那个货架,忽然蹿出一道黑影。

    对方的目标不是手推车,而是他!

    被怪物识破了!

    说时迟,那时快,冬至手中符文掷出,符火掠向怪物面门,怪物闪身躲避,利爪抓向冬至头顶。

    他急急往后一退,手中剑锋挥出,正好斩在怪物的手臂上!

    嗤的一下,怪物的手肘被削下来,它嘶吼一声,蹿向天花板,没了踪影。

    冬至不觉得这点伤就足以令它失去战斗力,这种怪物既然有智慧,那么肯定也会记仇。

    他推着手推车快速跑向电梯,一口气不停按下上楼的按钮。

    电梯门很快打开,他先将手推车推进去。

    背后轻风袭来,早已全神戒备的冬至头也不回,直接一剑刺向身后。

    落了空!

    怪物低低咆哮,张开血盆大口,腥臭气息扑面而来,下一秒,明光符贴上它的脑门。

    “三清祖师在上,威剑神王,化符为火,敕!”

    轰的一声,怪物脑袋燃烧起来,冬至快速后退至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关上,怪物从身后扑了上来!

    怪物的上半身已经冲入电梯,电梯门受到阻碍,砰地一下又往两边打开。

    “吼!”

    泛黄的獠牙滴着涎液,怪物的利爪伸长,即将碰到冬至的脑门!

    近在咫尺!

    爪子与皮肤之间的距离,至多不过相差半米!

    猎物就在眼前,眼看良机就要白白错失,它借着电梯往前扑向猎物,森森獠牙张开。

    一把剑伸过来,插入它的喉咙。

    冬至的后背抵着电梯墙壁,紧紧握住剑柄,用力往前一递。

    剑锋穿透怪物头颅,从另一端穿出,又被狠狠□□。

    怪物倒在地上!

    骤然的重量让电梯也禁不住摇晃了一下。

    冬至喘了口气,又提剑把怪物的头颅砍下来,将它沉重的身躯用脚挪出电梯。

    他蹲下身,端详怪物的头颅。

    依稀还能看见五官,可能是人类变异的,果真有点像电影里的舔食者,但不一样的是这种怪物浑身漆黑,头颅的皮肉被下面的骨头绷开,原本的眼珠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黑色□□,鼻子却高高鼓起,应该是视觉退化之后,嗅觉取代了视觉,所以它才每次都能精准地找到自己。

    出了电梯,冬至随手捡起一件外衣,擦干净青主剑,然后推着推车,朝巴森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去。

    换作以前,他刚得了青主剑的时候,每天练习之后擦一遍,时不时拿出来欣赏的时候擦一遍,务必让剑身锃亮锋利,但现在,这把剑开始被他真正作为武器来使用了,他也因此越发想念感激青主剑原来的主人。

    如果没有龙深给的这把剑,他能不能撑到现在,还是未知数。

    巴桑他们早就等得着急上火,要不是这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巴桑早就想下去找冬至了,看见他带着食物平安归来,众人都高兴万分,巴桑赶紧上前,帮冬至把推车推进去。

    “辛苦你了!”他拍拍冬至的肩膀。

    冬至摇摇头,接过顾美人递来的矿泉水,一口就喝掉大半瓶,才感觉身体流失的水分一点点补回来。

    “刚才我在下面,又碰见一只怪物。”

    巴桑和顾美人脸色大变。

    “那你没事吧!”顾美人上下察看。

    冬至摇摇头:“你们这边怎么样,李映有消息吗?”

    顾美人叹了口气:“没有。”

    冬至道:“这栋大厦不安全,我怀疑还有不少怪物潜藏在暗处,商场的电力可能维持不了多久,你们发现没有,冷气已经不像我们刚进来的时候那么充足了……”

    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头顶灯光倏地灭了,整个商场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那群普通人啊的一下叫起来。

    冬至:……

    顾美人、巴桑:……

    顾美人哭笑不得:“不要再立flag了!”

    冬至捂上嘴巴:“我闭嘴!”

    巴桑发愁:“商场难道就没有应急灯吗?”

    “有的!”那群人里的柜员道,“一楼有统一的应急电源,就在这一层电房,我知道在哪儿!”

    这种天气,加上这种心情,在商场里度过一晚上,可以想象会有多么闷热。

    更重要的是,如果暗处还隐藏着怪物,黑暗中根本防不胜防。

    作者有话要说:

    不能剧透,但很多聪明的宝宝还是猜到啦,为你们干杯,今天随机20个红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