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随机送20个红包好啦~

    惠夷光那件事,目前已经告一段落。给看不懂的盆友解释一下:汪绮的生魂被魔物引诱利用,跟惠夷光争夺身体,冬至他们最后灭了魔物,大家都觉得事情圆满解决了,但冬至觉得现在在惠夷光身体里的可能是汪绮。因为有魔物,所以特管局会介入,后续会提到,现在不用管。

    下面收看今天的新章~

    还好这个眼神只有短短几秒, 吴秉天又继续道:“第三名,张嵩,第四名,刘清波……”

    他也不用看稿,直接就把二十人的名单排序背出来。

    “……总而言之, 笔试和面试, 代表了大家最直观的水平, 但将来你们能够走多远,却不是这两次考试能够决定的,还取决于你们现在开始的努力, 我相信你们在接下来的培训里,一定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希望大家再接再厉, 勇于攀登!接下来, 我们开始今天的培训课程。”

    他看见众人正襟危坐,竖起两只耳朵的情形, 不由笑道:“第一天的培训课程, 不是由我来上,而是由我们蒋局,让我们欢迎蒋君局长为我们上课!”

    在热烈的鼓掌声中,局长蒋君施施然走进来。

    他压了压手掌, 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环顾一周,看到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神, 满意道:“大家好,我是蒋君,今天是你们接受特管局培训的第一天,由我来为大家上课,今天我们要讲的主题就是《奉公职守,廉洁高效,如何为中国梦做出自己的贡献》!”

    众人:???

    大家不是没听过这位蒋局长的来历,据说他不是修行者,是直接从别的部门空降过来的。

    不得不说,蒋局长很有演讲热情,一张口就滔滔不绝,可惜内容全跟修行无关,巴桑等人在半个小时后就忍不住打起瞌睡,冬至坚持得久一点,一个小时之后才开始走神,李映最厉害,硬是撑到快下课,才两眼涣散,双目无神。

    蒋局长足足讲了三个小时,中间连水都没喝一口,直到吴秉天走进来,才宣告下课。

    众人目送他们离开教室,哗的一声,全都趴倒在桌子上。

    巴桑绝望道:“下午不会还是这种课程吧?”

    冬至不确定:“应该不会吧,蒋局肯定累了。”

    结果午休两个小时回来,蒋局非但没有半点疲态,反倒精神奕奕,大有再干三小时的架势。

    众人内心一片绝望,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就连最淡定的李映,也快受不了了。

    好容易熬过一下午,傍晚时分,蒋局意犹未尽地走人,大家很怕他再说出什么“明天继续”的话,幸好没有,他们就还能对明天保留一丝希望。

    “可、可以去吃饭了吗?”

    一天下来,巴桑连说话都结巴了,他使劲揉了揉眼,刚才为了不打瞌睡,给领导留下一个坏印象,他几乎把半辈子的意志力都用光了。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李映打了个呵欠,约上众人去吃饭。

    头一天培训,二十人已经有了各自的朋友圈。

    上次帮惠夷光解决事情的十个人里,程缘和另外一个最后没能进入培训,只剩下八个人,冬至跟顾美人都和巴桑聊得来,自然而然把他叫上,连李映刘清波他们在内。

    另外一拨则是以张嵩为首,这位龙虎山弟子显然有点跟李映别苗头的意思,不愿意屈居人下,所以“另起炉灶”,带了另外几个后起之秀,自个儿联络感情去了。

    还有三个人,一个叫欧阳隐,擅长起卦,一个叫周越,据说出身风水世家,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子,叫谢清柠,她对自己擅长的东西讳莫如深,众人也不好追问。

    这三个人既不想跟张嵩一块儿,也不愿被李映划拨到“麾下”,自然就结伴一起了。

    反观冬至这个笔试第一,面试第二,众所瞩目的人,反倒没有领头的意思,被李映一叫,也就安安心心跟着混吃混喝。

    李映就问他们想吃什么,众人今天经过蒋局的“荼毒”,已经没什么胃口,闻言都是兴趣缺缺,无可无不可,李映就说那我们去不远处那家火锅连锁吧,叫火锅比较方便,吃多吃少都能随意。

    一路磨磨蹭蹭爬楼梯,顺便谴责一下特管局不肯恢复电梯的惨无人道,众人终于走到后门。

    刚出门,冬至就咦了一声。

    “落下东西了?”巴桑问。

    冬至指着平时看门大爷都会坐在那里的位置道:“大爷这么不见了?”

    除了他之外,别人都没有住在特管局里,没法体会到看门大爷二十四小时都在的重要性,巴桑随口道:“可能去吃饭了吧。”

    李映他们走在前头,脚步快,巴桑和冬至也赶紧加快脚步追上去。

    结果一出巷口,众人就愣住了。

    此时原本应该是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下班的白领,从学校放学的孩子,指挥交通的交警,从外地而来的观光游客,汇聚成一拨拨人流,在这个自行车与汽车并存的城市里交相辉映,成为大都市里的特色之一。

    但是没有。

    眼前什么都没有。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眼前空荡荡的,汽车开到道路中央,车门敞开,车主不知去向,地上还有被丢弃践踏的公文包,学生水壶,甚至是志愿者的袖章,凌乱四散。

    国家的中心,城市的心脏,此刻竟出现空无一人的景象。

    这倒像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所有人紧急撤离之后留下来的景象。

    “发生了……什么事?”好几秒之后,迟半夏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冬至想起他在羊城的遭遇,不由道:“之前我曾闯入魔物设下的结界,以为自己穿越了时间和空间,跟现在的情况很像!”

    但魔物已经猖獗到这个地步了?在京城中心,特管局外面,也敢布下这种结界?

    众人听见他的话,都心头一凛。

    “不是,”李映否认了他的说法,“你们看,从这里延伸出去,起码有大半个京城都空了,我还没听过哪个魔物有这么大的能耐!”

    “我们回局里吧,那里肯定是安全的!”一个年轻男人提议道,他叫向永年,但冬至跟他不太熟。

    “我建议不要……”

    没等李映说完,他已经转身就疾步往特管局后门跑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李映的脸色不太好看:“我建议大家继续往前走,我们是修行者,不是普通人,起码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真有什么状况,也正是需要我们的时候,”

    “我同意。”

    “嗯。”

    包括冬至在内,众人纷纷点头。

    “啊!!!”

    就在这时,向永年的惨叫声,从特管局内传出来!

    大家脸色微变,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向永年已经从里面撞撞跌跌跑出来。

    他一手捂着脖颈,血从指缝里不停地流出来,很快浸湿衣领,半个肩膀全是血。

    “僵尸!里面有僵尸!”

    他色若厉鬼,声若悲鸣,根本无法支撑到他们面前,整个人突然往前扑倒,一动不动。

    “我们刚刚下楼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有人叫起来,根本不敢置信。

    “这会不会是对我们的试炼?”又有人道。

    也许的确是试炼,否则实在没法说明为什么他们下了一趟楼,世界就变了。

    巴桑朝向永年一步步走过去。

    别人没有阻止他,大家也想知道向永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巴桑走到向永年面前,蹲下身,伸手朝对方的鼻息探去,手腕却忽然被一把抓住。

    他吓了一跳,身体反射性想要后退,却被紧紧扯住,他在男人中算是力气大的了,可向永年的力气大得他根本挣不开,刚要用上另一只手,就见对方缓缓抬头,眼睛清白交加,面上青筋根根暴起,脖子上被咬了一个血洞,血还在流,但向永年却只盯着巴桑,猛地扑上来就要咬上他的肩膀,巴桑一脚踹在他的心口,将他踢出三四米远。

    向永年缓缓爬起来,又一次向巴桑走过来。

    这哪里是僵尸,分明是丧尸!

    巴桑唿哨一声,一只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自众人头顶呼啸而过,掠向向永年,在对方还想再扑上巴桑时,秃鹰直接往向永年脑袋上一啄!

    向永年扑倒在地,终于彻底不动了。

    众人惊悸未定,正不知继续往前走,还是回特管局去看看情形时,后门又出现两个身影,且蹒跚步伐朝他们走来。

    一人缺了条胳膊,一人连半边脖子都没了,步伐不快,却已足够惊悚。

    顾美人叫起来:“我认得他,我第一天过来报到的时候,就是他帮我登记的!”

    特管局里也不是人人都身手不凡,起码这个人就是普通后勤人员。

    这到底是试炼?还是真的发生了突发状况?为什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在那两个人之后,门口影影幢幢,又有许多丧尸即将出现,众人想也不想,转身往外跑去。

    刚才冬至本想回特管局去看看龙深和钟余一他们,但大批丧尸出现之后,前路已经被堵死了,他被巴桑用力一扯,只得也跟着跑,丧尸的速度远远追不上他们,很快就被抛在身后。

    众人跑过一条街,在拐角处停下来,弯腰扶着膝盖喘息。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会不会是突发训练?”

    “可我从没听说过往年培训有这个环节!”

    “肯定不可能告诉你的吧,要不然还叫什么突发训练?”

    “但刚才向永年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工作人员!太逼真了……我完全没法相信这是假的,向永年是真死了吗?”

    众人七嘴八舌,难免有人流露出一丝丝的无措。

    刘清波对这些人的反应嗤之以鼻:“不管是训练也好,真的也好,现在不正是我们能派上用场的时候吗?慌什么!”

    李映喘息道:“清波说得对,吴局他们一个个本事都比我们强多了,就算是真的,他们也有办法脱身,现在与其担心他们,还不如担心担心我们自己,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调整心态,绝对不能当作一次训练或演习,要把这一切当成真的,想想向永年刚才的下场,难道你们想和他一样吗?”

    这番话说得众人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突发性的不真实感与刚才同伴的惨烈死亡交织在一起,让他们有种既惊悚又滑稽的危机感。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不敢再轻忽了。

    李映环视众人:“你们怎么看?”

    刘清波道:“我建议分成两组,分头去看看情况,再约定一个地点集合。”

    冬至道:“我觉得以现在的情况,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分开比较好,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严重性。”

    刘清波哂笑:“就算有丧尸,也是普通人变的丧尸,你只是怕自己本事不济,跟向永年一样吧!”

    不在特管局领导面前的时候,他立时将毛刺都竖起来。

    冬至扯过巴桑的胳膊,往众人面前一亮,他的手腕处出现五指淤痕,那是刚才向永年留下的,能够留下这样的痕迹,可见当时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现在已知的情况,是我们受到攻击,也会受伤和流血,普通人变的丧尸,大多数人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但是如果还有别的意外呢?万一有猛兽变成的丧尸,又或者丧尸在短时间内进化为别的物种呢?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不把丧尸放在眼里,像顾美人和迟半夏,在面对丧尸时,她们擅长的能力就未必能派上用场。

    “说得对,我们最好暂时不要分开!”李映点点头,赞同冬至的话。

    刘清波面露不满,最终也没说什么,但顾美人和迟半夏他们,闻言却是松了口气。

    李映让顾美人和迟半夏她们走在中间,自己与刘清波在最前面开路,冬至和巴桑则殿后,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叫陈旬,一个叫柳四,则在中间护着两个女孩子。

    路上开始偶尔能碰见一两具倒在路边的尸体了,越往前走,尸体越多,就像众人在闹市区一哄而散,却逐渐被丧尸追上,最终死在路上。

    李映他们不死心地上前察看,发现那些尸体犹有余温,但触感真实,根本不像在演习。

    许多人的死状惨不忍睹,肢体不全,也有的转眼摇摇晃晃成为丧尸里的一员,想要攻击众人,当然最后还是被放倒了。

    街上空荡荡的,偶尔从远处传来车子的防盗警报,众人起初还会吓一跳,到后来已经习惯了,听见了也充耳不闻。

    天色逐渐暗下来,有些地方亮起路灯,有些地方则是黑漆漆的,更在他们心头蒙上一层无形的压力。

    这一切,真实得如同地狱人间,根本不像是在训练。

    希望一点点褪去,阴霾逐渐涌来。

    冬至想起不知所踪的龙深,心情越发沉重。

    其他人也没有比他好多少,大家都将这种心情压在最深处,努力不影响团队的效率。

    李映忽然站住脚步,侧耳倾听。

    “你们,有没有听见有人在喊救命?”他不确定地问道。

    “我听见了。”迟半夏道。

    其他人也都听见了。

    巴桑道:“好像是在三点钟方向!”

    李映道:“过去看看!”

    众人没有异议。

    喊救命的声音越来越近,那是在一栋商业大厦里面。

    大厦灯火通明,门口倒了不少人,旁边的十字路口,红绿灯还在运行,又给这个场面平添了一抹恍惚感。

    原本明亮干净的玻璃门上多了不少血痕,看着触目惊心,李映和刘清波进去,其他人紧随其后。

    这间以售卖中高档产品为主的大厦里,货物散落一地,售货员不知去向,也许有人趁乱偷走了不少东西,因为货柜上有些原本摆放货物的位置空荡荡的,锁着金银珠宝的玻璃展柜也被打碎了,里面的手镯链子少了大半。

    如果是训练,真的能逼真到这种程度吗?

    疑问在每个人心头不约而同地萌生出来。

    在穿过大半个商场之后,他们终于看到在喊救命的人,对方足有十几个人,却以妇女儿童为主,他们用衣架和柜子堆成一个圈,将自己围起来,各自手里抓着一些不能称之为武器的晾衣杆或灭火瓶,满脸惊惶。

    被堵在外面的丧尸越来越多,正对着能看不能吃的猎物发出不甘的咆哮。

    李映他们的到来,让丧尸有了新的目标,比起被障碍物挡住的猎物,李映他们显然更加唾手可得。

    丧尸纷纷掉头朝他们扑过来。

    刘清波剑不离身,见状一跃而起,手中长剑出鞘,一剑削向丧尸脖颈,带起一个脑袋,飞得老高,弹到天花板又落在地上,咕噜噜滚了老远。

    他气势如虹,一口气又斩了数个,这效率倒比以符火燃烧丧尸的李映高多了。

    巴桑倒是跟冬至配合默契,冬至一张明光符贴上去,先控制丧尸行动,巴桑则出手扭断丧尸脖子。

    毫不意外,顾美人的笛子对丧尸丝毫不起作用,迟半夏倒可以用降头术控制丧尸,只是那样起效很慢,不一会儿她自己就累得气喘吁吁。

    还有一个陈旬,横练功夫不错,一人对付一个丧尸绰绰有余,只是双拳难敌四掌,被围攻时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幸好有柳四帮他解围,柳四用的是鞭子,冬至错眼一瞧,对方的鞭子卷上丧尸脖颈,再用力一卷,一鞭就抽断丧尸的颈骨,与东北分局的老郑有得一拼。

    拿去老弱妇孺看见救星,全都大喜过望,见他们将这一拨丧尸都放倒,更是满脸激动,大声喊叫起来。

    “快来这边!”

    “快进来避避!”

    冬至他们解决了最后一个丧尸,纷纷退避到被这些妇孺筑起来的安全缓冲地带。

    这块地方是由一个珠宝品牌的专柜改造而成,容纳十几个人还成,再加上李映他们,二十几号人一起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清波急声询问。

    一名穿着某奢侈品牌制服的柜员回答了他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今晚是我当值,我提前半个小时过来了,跟我交班的同事刚走没多久,就又看见她跑回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僵尸……”

    “那叫丧尸,僵尸和丧尸不一样。”一个年轻女孩子纠正她。

    柜员继续道:“我看见我同事被那些丧尸扑倒咬死,整个商场就全乱了,我当时吓坏了,就躲在试衣间里,很久之后才出来,然后就碰上他们。”

    “外面也有丧尸,我们原来是在外面的,后来为了躲避丧尸就跑进来,然后就没法再出去了,直到你们来!”刚才那个女孩子道。

    其他人跟她们的遭遇也大同小异,谁也不说不清丧尸最初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就算丧尸一瞬间迅速蔓延,将警察放倒了,不至于连军队也全军覆没了吧?

    冬至与巴桑相视一眼,同时想到这个问题,都觉得很古怪,心说难道这果真是一场训练而已?那眼前这些真实的人事,又要怎么解释?

    他们并没有因为发现这个疑点而庆幸,反倒不约而同提高戒备。

    就算真是训练或演习,那也只能说明这次的实践等级很高,说不定随时随地还会丢掉性命的那种。

    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向永年。

    他们要的是,顺顺利利,通过培训期。

    “还、还不止这些!”一个中年妇女哆哆嗦嗦道,“我刚才在外面,看见有那种浑身红通通的,会趴在墙上,飞檐走壁那种,然后爪子一戳,就把我旁边一个人的脑袋给戳穿了……”

    “舔食者!那是舔食者!”刚才那个女孩子失声叫了起来。

    “什么是舔食者?”李映皱眉问。

    女孩子吓得太厉害,以致于说话都不流利了:“就是,那部电影里,美国电影……”

    “有一个系列的美国电影,叫《生化危机》,是根据游戏改编的,里面就提到舔食者,它比丧尸的行动力和攻击力更强,很难对付。”冬至接过她的话道。

    女孩拼命点头。

    刚说完话,天花板砰的塌下一块,吓了众人一跳,大家循声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李映见同伴个个脸色都不太好,就道:“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再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众人都没有异议,大家席地而坐,也没太大讲究,外面隐约可以看见丧尸路过的身影,旁边的妇孺吓得不轻,李映索性让她们待在里面,自己一行人则守在外围。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是一次突发训练,那么我们最终需要达成的任务是什么?”沉默寡言的陈旬忽然开口。

    迟半夏看了那群普通人一眼,迟疑道:“会不会是,让我们保护她们?”

    刘清波道:“说不定是希望我们回特管局,但刚才我们却走了相反的方向。”

    说话间,不远处天花板又塌下一块,这次谁也不会认为是大厦本身的问题了。

    因为下一刻,一只黑漆漆分不清面目的生物的天花板破开的洞口蹿出来,直接从他们身后蹿向人群中间。

    女孩尖叫声响起,她的肩膀被咬住,整个人随之被叼起来,怪兽动作迅猛之极,李映等人只来得及拉住她的脚踝。

    柳四一鞭卷向怪物,后者脖子一甩,将女孩甩向他,柳四只得接住女孩,没法再出手,而怪物则旋即扑向下一个目标。

    又一只怪物从天花板掠下,扑向吓得往外逃的中年妇女,那里正好是李映等人来不及施救的盲区,怪物的利爪直接刺入女人的头顶,扑哧一声,利爪抽出,伴随着红白相间的液体,女人缓缓倒下,怪物舔了一下爪子上的血迹。

    脆弱的联盟瞬间土崩瓦解,众人尖叫着死命躲向李映他们身后。

    冬至发现比起刚才的丧尸,这些怪物——虽然它们的模样跟电影里的“舔食者”并不一样,但战斗力的确要比普通丧尸高了不止一个等级,而且它们似乎拥有更高的智慧,专门向普通人屠戮,又特意伤而不杀,引起普通人的恐慌,从而扰乱冬至他们的判断。

    他捏着符文掷向朝自己扑来的怪物,符纸在半空燃烧,化为火箭射向怪物眉心,但对方反应更快,堪堪侧身避开,一爪子抓来,幸好冬至早有防备,手中又一张明光符丢出,符文与怪物相接触,火团蓬地冒起,很快燃烧起来,怪物吃痛咆哮一声,翻身后退,又朝别人扑去。

    刘清波仗着一把利剑在手,所向披靡,根本不将这几只怪物放在眼里,但凡近身者,全都一剑扫去,那三只怪物似乎也很清楚他的杀伤力,渐渐的都不再靠近他,转而盯上别的目标。

    巴桑召来秃鹰与怪物搏斗,但怪物的行动力比秃鹰还要敏捷,秃鹰没几下就成了怪物的爪下亡魂,陈旬赤手空拳,更是险象环生,几次被怪物的利爪划过身体,衣服破损,伤痕累累。

    迟半夏和顾美人被护在中间,顾美人不停尝试用各种各样的笛声来控制怪物,终于发现其中一种调子能够令着怪物的行动力稍微缓上那么一两秒,但这一两秒也已经足够李映他们迅速作出反击。

    迟半夏的降头术不起作用,她只能作为大家的眼睛,提醒他们怪物偷袭的方向。

    终于,在众人的努力下,两只怪物被当场杀死,一只负伤逃跑,不知去向。

    所有人精疲力尽,瘫坐在地上,再也别想动弹片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