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惠夷光居住的小区外面果然围满小报记者, 小区居民进进出出都备受注目礼,甚至还有人被记者拦住,上前采访,冬至和顾美人没有门禁卡,只能打电话让人下楼来接, 助理小韩自然无法露面, 下来接他们的是程缘。

    三人进了电梯, 总算摆脱一群虎视眈眈的视线,不约而同都松一口气。

    “惠小姐怎么样了?”顾美人问。

    程缘道:“听说前两天精神不大好,睡觉居多, 这两天好多了,我已经帮她作了固魂,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冬至忍不住问:“她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程缘:“没有啊。”

    冬至想想也是, 他们跟惠夷光认识才多久, 就算对方有什么异常变化,他们也看不出来。

    听说他们到来, 惠夷光还亲自出来迎接他们。

    “实在太感谢两位了, 那天晚上要不是你们,我可能现在也没命坐在这里了!”她流露出满满的感激之情,看上去精神的确还不错。

    冬至他们寒暄一番,分头落座。

    顾美人话不多, 大多时候是听冬至他们聊,等大家寒暄得差不多,才开口道:“惠小姐, 以我的身份,对你说这些话,你可能会觉得被冒犯,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帮忙操办汪绮的后事,多出点儿力,毕竟严格说起来,她的死的确与你有关。”

    小韩在旁边听得脸色一变。惠夷光醒来之后,她和经纪人怕犯忌讳,一直没在她面前提起这个人,楼下的记者们上不来,小韩也没敢让她看网络上的八卦新闻。

    谁知惠夷光非但没有不悦之色,反而点点头,满脸赞同:“你说得对,不管怎么说,我以前曾经跟她那么要好,现在她已经走了,我也不能无情无义,当做没看见。她的后事,我会委托给专业公司,让人好好操办的。”

    她看见小韩惊讶的表情,无奈笑道:“我知道这几天你们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外界的消息,其实我已经偷偷看过新闻了。以前我做错了很多事,现在从鬼门关走过一回,很多事情都大彻大悟,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惠夷光叹了口气,又道:“其实不瞒你们说,我还打算过段时间,捐一笔钱给一个帮助山区女童去读书的项目,我小时候没条件读书,后来才只能读艺校,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孩子不用像我当初一样,他们能选择自己想走的路。”

    顾美人高兴道:“这太好了,惠小姐到时候知会我一声吧,我也想捐一些!”

    她们说话的时候,冬至则在不动声色观察惠夷光。

    人还是那个人,说话声音腔调,自然也不可能有大变化,大病初愈的脸色,笑容很和善,跟以前没什么不同。

    就算有,不过几面之缘的冬至,也不大可能看出来。

    目光往下,他看见惠夷光手上戴的一枚戒指。

    咯噔一下,寒意随之从脚底迅速往上,布满全身各处,连汗毛都唰的一下全部炸起来!

    这枚戒指,他记得的!

    那天晚上在医院,汪绮躺在病床上没了呼吸,手上就戴了这么一枚戒指。

    珍珠镶嵌,珐琅烧蓝的花瓣,当时因为样式别致,他特意多看了两眼,绝对不可能忘记它的样子!

    冬至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顾美人注意到他的异样,侧头关切道:“你没事吧?”

    冬至定了定神,笑着摇摇头,状若不经意地问:“惠小姐,你这枚戒指很漂亮,请问是在哪里买的?”

    惠夷光低头看了一眼,笑道:“这是以前朋友送的。”

    “方便说一下是哪个朋友吗?我觉得蛮别致的,也想买一枚送人。”他故作不好意思,吞吞吐吐。

    惠夷光了然:“是女朋友吧?”

    冬至腼腆一笑。

    惠夷光摸着戒指上的珍珠:“这是很多年前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我也一直很喜欢,现在好像很难买到了。”

    冬至问:“也许你那个朋友手里还有同款?”

    惠夷光叹了口气,遗憾道:“他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说罢,她对冬至微微一笑:“所以,世上同款的很少了。”

    心头诡异的感觉越发浓重,冬至浑身汗毛直竖,他恨不得现在就跑到医院太平间去找汪绮的尸体,看看她手上到底还有没有那枚戒指。

    但惠夷光似乎对戒指的话题并不感兴趣,寥寥几句之后,就转而跟顾美人聊起别的内容。

    冬至满腹疑问疯狂长草,当着对方的面,却什么也问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距离真相只有一道薄纱,却始终撕不破那层薄纱。

    半个小时之后,惠夷光露出疲态,顾美人拉着冬至起身告辞。

    惠夷光将他们送到门口。

    “我听说你们很快就要去履职,那就不用再来了。”惠夷光道,“其实我比较注重个人**,也不太喜欢家里有别人,上次事出无奈,才只能麻烦你们,现在事情已经得到解决,我觉得自己也好得差不多了,如果有事,我会请你们过来的。到此为止吧,非常感谢你们。”

    顾美人有点讶异:“其他人那边……”

    惠夷光道:“我会让半夏跟他们说一声的。”

    既然当事人这么说,顾美人也不好再坚持,面试分数很快就要公布,如果他们通过,就要开始接受培训,也的确抽不出空来跟进惠夷光的事情。

    临别前,冬至忽然道:“惠小姐,你知道汪绮手上也戴了跟你一样的戒指吗?”

    惠夷光表现得很惊讶:“是吗?”

    她叹了口气:“我们以前好得跟亲姐妹似的,我的东西她都可以随便用,也许我也送过一枚同款给她。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些事情。”

    她是那样的情真意切,连冬至也消除了大半怀疑,直到他跟顾美人进电梯,惠夷光送到门口,电梯门关上的刹那,惠夷光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意味深长,仿佛蕴含无尽的秘密。

    冬至身躯一震。

    顾美人没有注意,她正好低着头。

    冬至忍不住上前一步。

    门却已经合上,电梯缓缓下降。

    顾美人看见他的举动,奇怪道:“怎么了?”

    冬至道:“你有没有觉得惠夷光有点奇怪?”

    顾美人想了想:“还好吧,之前我们跟她也没怎么打交道,我不算太了解她,怎么了?”

    冬至就说了戒指的事情,顾美人不以为意笑道:“她不是已经解释过了?汪绮那个戒指是她送的。”

    “但是在差点被对方附身,抢夺躯壳的情况下,还毫无芥蒂地戴着同款戒指,你不觉得奇怪吗?”冬至道。

    被他这么一说,顾美人也若有所思。

    “你怀疑现在的惠夷光是汪绮?”

    冬至苦笑:“不知道,当时我们都以为把惠夷光的魂魄归位了,可事后想想,那天晚上那么混乱,又有魔物在其中搅混水,就算出错,也是有可能的。”

    顾美人安慰道:“你不要想太多,当时我们都觉得没有弄错,现在她也恢复得不错,经过这一劫,还知道要做好事了,不是挺好的吗?”

    冬至只能道:“也许吧。”

    两人下了电梯,在楼下遇见程缘。

    对方是过来帮惠夷光固魂的。

    冬至问起惠夷光的身体状况,程缘道:“她的魂魄刚归位,精神有些不稳,再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她这几天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于常人,或跟平时不一样的举动?”冬至问。

    程缘摇摇头:“没有,她的魂魄与本体很吻合,并无排异的现象,不过她的助理倒是私下跟我说过,惠小姐这次出事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冬至跟顾美人面面相觑:“变得怎样?”

    程缘道:“脾气更好了,更和善,还主动提出给小韩加薪水,又让经纪人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停一停,说要休养一段时间,再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小韩说,惠小姐以前私下性子比较急躁,听不进意见,对剧本不太挑,谁能开高价就接哪一个。”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顶多是人经过劫难之后大彻大悟,心性变好了。

    也许正如龙深所说,这世上许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因果,你想要的圆满,与别人想要的圆满未必一致,只要全力以赴,无愧于心,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冬至跟程缘告别,就和顾美人一起离开。

    八卦记者一直守在外边,眼睛比刀子还利,看到冬至他们从惠夷光所在的那栋楼下来,立马蜂拥过来,询问他们是不是惠夷光的朋友,饶是顾美人和冬至能跟魔物对抗,却实在拿这些记者没辙,费了老大的力气,才从人群中挤出来,落荒而逃。

    跟顾美人吃完饭,两人就分别收到通知,告知他们面试已经通过,让两天之后到总局报到,开始培训。

    意外之喜来得太突然,连顾美人这样有点内向的姑娘都高兴极了。

    “看了你们的本事之后,我还以为我过不了的,没想到居然还进了!”她满脸通红,那是乐的。

    冬至从高兴的情绪中勉强抽出一丝理智:“听说培训之后还有培训考试,那一关过了,才算是最终成为特管局一员,在那之前,谁也说不准。”

    听见他的话,顾美人逐渐冷静下来,点点头,又拍拍自己的脸颊:“冷静点,冷静点!”

    冬至忍不住笑了:“要不要问问其他人,说不定也都过了。”

    “好啊!”顾美人跟巴桑最熟,闻言就拿起手机开始按,冬至则发给龙深何遇看潮生他们,一一告知自己通过面试的好消息。

    喜欢神游的钟余一这次居然回得最快。

    钟余一:恭喜恭喜。

    冬至回了个美滋滋的表情。

    钟余一:今年的培训会有我的课程,同学,我们提前见面了。

    冬至喷饭,迅速回道:钟老师,请告诉我,你的课程名称是不是《如何让你的反射弧比地球还长》?

    钟余一:小看我,等着瞧!╭(╯^╰)╮

    他还回了个不满的表情,冬至乐了,又跟对方闲扯几句,然后才收到看潮生的信息。

    看潮生:请饭!谭家菜!全聚德!日料!火锅!一个都不能少!

    这果然是富有看潮生特色的回复。

    冬至哭笑不得,正想回复,对方又发来一条:何遇跟死狗一样,回不了信息了,让我也给你说恭喜,饭债先欠着,回去还!

    他忙问:你们没事吧?进展如何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看潮生:还不知道,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何遇昨天救了个三组的人,差点跟他一起挂了,现在还趴在床上呢!也就是他才这么挫,换作是我,早就活蹦乱跳了!

    他虽然满嘴跑火车,却没有透露具体信息,冬至知道应该是有保密制度在,自己现在还没有正式加入特管局,很多事情自然不能告诉自己,他也就没有追问,让两人多保重之后,就结束了联系。

    龙深始终没有回复,冬至猜测他应该早就知道结果了。

    那头顾美人放下手机,对他道:“程缘好像没进。”

    冬至一愣:“不会吧?”

    李映这人鬼精鬼精的,那天他请了包括冬至在内的九个人去聚餐,摆明就是认为这些人应该都能进面试,才会提前叫上大家一起联络感情,结果现在程缘竟然进不了?

    顾美人:“我也觉得奇怪,程缘在通灵方面还是挺有本事的,怎么就进不了?他说他没收到通知,我又问了李映他们,都收到了,巴桑也进了。”

    冬至只好道:“可能上面有上面的考量吧,回头有机会我问问。”

    正聊着,龙深来了信息:你自己多练习吧,两天后见。

    言下之意,就是没空跟他去吃饭了。

    冬至摸摸鼻子,回复道:明白,那您注意身体!(*^__^*)

    办公室内,龙深正与来客交谈。

    “龙局,不知道你这边定下人选没有?”宋志存笑呵呵道。

    不像吴秉天那样喜欢迎来送往,在体制内如鱼得水,也不像龙深那样看似冷肃不近人情,这位副局长兼三组组长,在总局内一向是低调不声张的存在。

    别人挑剩的人他拿来用,琐碎的任务,也多由三组来接,三组组员大多是无门无派或者小门小派出身,再加上一个厨子半道出家的组长,所以被戏称为杂牌组。

    但实际上,能够做到总局副局长,宋志存当然不是光会煮饭做菜和稀泥,就像龙深,其实也不是许多人认为的那样,脾气冷硬毫无转圜余地。

    听到这话,龙深就道:“没有必要这么快吧?”

    宋志存苦笑:“手快有,手慢无啊,往年我看好的不少人才,就被吴秉天给抢走了,去年好不容易看好一个,下手也比吴局快,结果倒好,人家主动请调到西北分局,非是不肯留在总局。今年无论如何,我也得给我们组留几个生力军,这次云南折损了一个同事,大家士气正低着呢!”

    龙深道:“这番话,你也跟吴局说过了吧?”

    宋志存暗道这家伙还挺狡猾机灵的,哪里像别人口中那个一板一眼的龙深。

    他嘿嘿一笑道:“说是说过,不过吴秉天不理我啊!他一组财大气粗,又有圆明宫龙虎山在背后撑腰,要丹药有丹药,要符箓有符箓,新人也不是傻的,个个都冲着一组去了,谁会来我们二组三组?往年咱们吃了亏,今年可不能这样了,得想个法子,联合起来让吴秉天也吃吃瘪才行!”

    龙深:“那宋局有什么好法子?”

    宋志存早就想好了:“我们各自看中什么人,先通个声气,免得到时候人选冲突,给吴秉天白白看了笑话,到时候选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联合起来帮对方说话,免得又让对方占了大便宜。”

    龙深道:“培训之后还有考试,就算我们现在看中,他们也未必能通过考试。”

    宋志存笑道:“先把人拢过来再说,到时候他们通不过考试,那也是我们自己看走眼。”

    龙深点点头,却不说自己看中什么人,宋志存没办法,只好道:“我觉得那个迟半夏还不错。”

    降头术盛行于东南亚,在国内却很冷门,国内的同志以前出差东南亚,经常会吃降头术的暗亏,后来再出国门,只能叫上精通苗蛊的蛊师同行。

    但一来,苗疆蛊术跟降头术虽然同出一源,毕竟后来各自发展,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相当于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二来蛊师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苗人里,熟苗已与汉族无异,根本不知蛊术为何物,只有隐居在深山老林的生苗中,能出那么一两位高人,但这种高人不通世俗规矩,别说出国门了,在国内估计都走不远,沟通上更有很大问题。

    海南迟家这种既跟世俗接轨,又是东南亚降头术分支的家族殊为难得,之前迟家没有人出来走仕途,迟半夏是第一个,哪怕她是半桶水,也会成为抢手货。别说宋志存虎视眈眈,就连吴秉天可能也会出手抢人,宋志存自知可能抢不过吴秉天,所以不得不来找龙深求助。

    龙深就道:“宋局不是还没有收嫡传弟子吗,你这个诱饵抛出来,迟半夏十有八、九会动心的。”

    宋志存眼睛一亮,对啊!圆明宫是不可能收一个降头师为徒的,吴秉天就算许下再好的诺言,也没有当一个副局长的亲传弟子来得威风吧?迟家既然放迟半夏出来,那肯定是希望她在仕途上有发展的,一组组员跟副局长弟子,两者之间孰轻孰重,那几乎想也不用想。

    这就跟两所大学抢高考状元一样,一个说我免你四年学杂费,一个说我不仅免费,还给你保送研究生,那学生肯定会倾向条件更加优厚的那所大学。

    “龙局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他哈哈一笑,“多谢多谢!”

    龙深:“宋局不用客气。”

    宋志存又道:“李映是挺优秀,不过他出身茅山,想必会去一组。还有张嵩,是龙虎山旁支,肯定也是一组囊中之物了。至于刘清波,龙局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对龙局也很仰慕,一心想要拜在你的门下?”

    龙深道:“那只是小孩子闹着玩罢了。”

    宋志存笑道:“龙局太谦虚了,还有那个笔试第一名的冬至,听说他是閤皂派的记名弟子,而你们组已经有个何遇了,他肯定也想去二组跟他师兄会合吧,不过我听吴秉天的意思,他好像对冬至也挺感兴趣。”

    见龙深眉间一动,宋志存心下暗笑,又道:“刘清波这孩子有些来历,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他父亲挺受上面看重的,要是能让他进二组,以后二组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上面肯定无不答应,你就能压吴秉天一头了。但冬至跟刘清波,上面估计不会让他们俩都进二组的,也就是说,你得有个选择。”

    “多谢宋局提醒。”龙深点点头,依旧是波澜不兴的神色。

    宋志存见他还是不肯透露半点风声,暗骂狡猾之余,也拿他无可奈何。

    两天转眼即过,报到当天,冬至早早来到指定的教室。

    众人并不知道具体录取人数,现在一看,不由暗暗一惊,教室里只有二十来张桌椅,也就是说,最后能够来到培训阶段的,只有二十人而已。

    这淘汰率还真高,难怪去年一个人都没能录取上,看来特管局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宁可少招人,也不要滥竽充数的,等到培训完毕的实践考试,估计还会再有淘汰率,最终能剩下十个人就算不错了。

    李映和刘清波等人都在,众人经过上次医院天台的事情之后,彼此都少了一份隔阂,再怎么说也是同生共死过的,彼此视线交集,都含笑点头打招呼,刘清波对冬至似乎也没有那么抗拒了。

    巴桑见冬至进来,很高兴地朝他招手,示意自己给他留了旁边的位置,顾美人坐在巴桑后边,也朝他露出笑容。

    冬至走过去坐下。

    巴桑凑过来小声道:“听说你们上次遇到硬茬了?”

    冬至也小声道:“还好,化险为夷,回头跟你细说。”

    巴桑面露遗憾:“美人给我说过了,可惜我当时在家里,不然就可以跟你们一起去了,多好的锻炼机会啊!”

    冬至笑道:“你想锻炼,以后还愁没机会?听说培训期间的实践会很多的,说不定还会去你家那边,到时候你又可以趁机回一趟家了!”

    巴桑高兴道:“说到这个,我从家里带了牦牛肉,回头给你们分一分!”

    说话间,一个男人踱步进来。

    冬至认出他就是那天到特管局天台问话的吴副局长,也是传说中财大气粗的一组组长。

    吵吵嚷嚷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不少人都认识这位吴局,赶紧闭上嘴巴,免得给未来领导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吴秉天环视一周,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

    “各位同学,首先恭喜你们,顺利通过特管局今年的笔试和面试考试,有可能成为我们未来的一份子。为什么说未来呢?因为培训之后还有实践考试,这也是有淘汰率的,所以希望各位能在此次培训中好好学习,千万不要以为通过面试就是十拿九稳了,往年也有不少人因此被淘汰出局的。”

    见众人正襟危坐,他又笑道:“不过也不用这么紧张,能够通过面试,说明各位肯定都是有实力的,我也希望最后能与在座每一个人共事,如果今年实践考试能够实现零淘汰,那么你们将会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届,我也会将你们的事迹刻在特管局的走廊上,供后来者瞻仰。”

    “我猜他每年都这么说,明年又会对下一届这么说。”旁边一个人小声嘀咕道。

    冬至觉得有点好笑,又听吴秉天说道:“为了鼓励大家进步,我顺便公布一下这次面试的成绩吧。面试第一名,李映,第二名,冬至,特别说明一下,这位冬至同学,虽然面试第二名,但是因为笔试取得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所以综合总分还是第一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他的笔试成绩远远超出第二名整整二十分,特管局历届招考,从来没有出过这么高的笔试分数,冬至已经刷新了一个历史记录。”

    霎时间,教室里所有的视线都齐刷刷落在冬至身上,他总算体验到什么叫如芒在背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冬至记得上回自己在天台上练雷法的时候,吴副局长虽然对他也是面容带笑,但远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蔼得能滴出水来,连看他的眼神都透着柔光,柔得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是肥肥的小冬至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