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9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有人背当然比自己走省力多了, 冬至现在浑浑噩噩,平时那些顾虑都不翼而飞,满脑子就只剩下本能了。

    “龙局,您还没定下徒弟的人选吧?”

    龙深嗯了一声。

    冬至道:“我刚才又引出天雷了,把魔物给灭了, 您要不要重点考虑一下我?”

    龙深没有回答, 但某人色从胆边生, 虽然老老实实趴在对方背上没有乱动,言语却已经开始放飞自我了。

    “我这么有潜力的徒弟,你错过这村, 就没那店了,虽然刘清波比我高一点,可他没我帅啊, 像我这么帅的徒弟, 你以后带出去也倍儿有面子吧?不然要是带刘清波出去,人家都问, 龙局, 你怎么找个看起来比你还大的徒弟啊?”

    好半晌没等到回应,龙深忽然停住脚步,将他放下来。

    冬至以为他生气,自己先怂了, 老老实实道:“刚才都是胡说八道,您别放在心上。”

    龙深:“钥匙。”

    “啊?哦!”他这才发现已经到寝室门口了,忙拿出钥匙开门。

    热度迅速从脸上往上开始蔓延, 唯一庆幸的是头顶的灯光不够亮,对方估计也不会来仔细端详他。

    开门开灯,龙深没有走的意思,想必是愿意听他汇报今晚的事,冬至让开身形让对方先进去。

    他都回到家了,当然不能让对方继续背着,谁知腿一软,他直接跪趴在对方面前,看上去像是在行三跪九叩。

    冬至:……太丢人了!

    龙深:“还没拜师,不必如此大礼。”

    冬至真想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算了。

    但他也发现了,原来龙深不是没有幽默感的,只是隐藏得比较深。

    人家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也才博得美人一笑,他一个腿软,就能引出龙副局长的幽默感,也不算亏了。

    进来歇了一会儿,总算恢复一点力气,冬至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

    龙深反问:“你会怎么分析?”

    冬至将其当作对自己的测验,就勉力提起精神,仔细想了想,道:“我猜,应该是惠夷光跟汪绮的确有恩怨。汪绮出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生魂出窍,不知怎的就被魔物盯上。我记得您跟何遇都说过,人有七情六欲,爱恨情仇,欲念越大,魔念也就越大,汪绮的怨恨正好为魔物提供了能量,魔物又为汪绮提供了杀人的力量。”

    龙深颔首:“医院每天有无数生老病死,即是轮回之所,各种气息交杂,特别是怨恨,更会被无限放大。人魔化身无数,哪怕本体被你们剿灭,残留魔息分、身,仍有可能散布各地,甚至躲藏在医院这种地方吸收能量,壮大自己。你们今晚撞上的,很有可能就是它的其中一缕残念或分、身。”

    冬至皱眉纠结道:“可我们保护惠夷光,消灭了汪绮的魂魄,到底是对还是错?说不定惠夷光真像汪绮说的那样,对朋友恩将仇报,汪绮才会恨得那么深。”

    龙深面色淡淡:“我们只负责降妖伏魔,不负责安抚人心,即使是医生或警察,他也只能救人命,无法救人心。特管局,只是在不同层面,履行同样的职责。”

    冬至叹了口气:“不错,无论有什么苦衷,被魔物利用弱点,对付普通人,就应该受到应有的制裁。”

    但惠夷光与汪绮对质时的反应历历在目,包括冬至在内,当时在场所有人,都不认为惠夷光在这件事里完全无辜。

    她事先隐瞒自己跟汪绮的关系,在大家问到她男朋友的时候,又将其中的曲折略过不说,等到汪绮出现时,从惠夷光的语气就能知道,她并非完全不知情,可能也早有了怀疑的对象,却因为心虚,一直不敢坦承。

    龙深似乎看出他在想什么:“许多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前因,冥冥之中也只有结果。所谓天道,存在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之中,你我身在天道之下,又可能成为天道的刀。”

    冬至:“您的意思是,因果报应?”

    龙深摇首:“报应与否,只是人类一厢情愿想出来的,我认为,不如用能量守恒定律来解释更为恰当。”

    迎着对方不解的神色,他道:“一个人对世间,对他人散发一点戾气,必然也会积累负面的能量,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就到了反噬的时候,这就是天道的守恒。”

    冬至恍然:“所以古代圣贤都强调顺天而行,并非说好人一定就有好报,但你遵循了天道,自然也会得到天地回馈的生机!”

    龙深微微颔首:“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人心混乱,许多人为了金钱利益,底线一退再退,最后也就沦落到跟自己一开始瞧不起的人那样,这并不稀奇。以后你如果从事这一行,只会见到越来越多。”

    他顿了一下,“心肠软不是坏事,这起码让你有底线,但当断则断,战斗之中个,更忌优柔寡断,拖累同伴。”

    “是。”冬至乖乖受教。

    一顿谈话下来,累还是累的,却不怎么困了,他揉揉脸,打了个呵欠:“这么晚了,我没打扰您吧?”

    龙深:“我在写报告。”

    意思是被打扰到了?冬至忙道:“那您去写吧,我洗洗就睡了。”

    他把大神送走,回头洗漱一番,神清气爽,却更没有睡意了。

    摸摸肚子,晚上吃的东西基本都被伤筋动骨消耗光了,冬至就叫了点烧烤,想想对面还有个人在赶报告,就去敲门。

    龙深果然还没睡。

    冬至亮了一下手里的袋子,笑道:“您饿了吗,要不要用点?”

    龙深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说罢就要关门,冬至忙亮出杀手锏:“我睡不着,想看看术法典籍,但很多名词看不大懂,网上也没有标注,能不能在您这里看?如果不打扰的话。”

    龙深微微侧开身体,让他进来,冬至大喜,生怕男神下一秒后悔,赶紧抱着书本入内。

    宿舍虽然是一房一厅,但全部连在一起,并没有隔开,副局长的宿舍跟冬至那边格局一样,装修也是统一的,米色墙壁,深色耐脏的沙发和床单,还有个小吧台,连着厨房,其实已经算是中高档装修了,估计特管局全把经费用在办公室和员工宿舍上了,以致于连物业费都没钱交。

    龙深道:“你自便吧,不懂的可以问。”

    冬至忙道:“您忙您的,我自己看书就好。”

    龙深颔首,给他倒了杯水,转头又在书桌前坐下。

    冬至对天发誓,他是真想认真学习的,本着有大神在可以授业解惑的心态才会过来,但是当喜欢的人就近在眼前的时候,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视线不往那里飘,这世上估计能做到的人也没有几个吧。

    龙深背对着人,奋笔疾书,没有抬头的迹象,但敏锐如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背后的目光。

    而且那目光一阵一阵的,看一会儿,移开,看一会儿,移开。

    龙深暗自摇头,心说这真能专心学习?

    这个念头刚起,就听见对方问道:“龙局,我想把惠夷光给的钱全部捐出去。”

    龙深头也没抬:“她给了多少?”

    冬至道:“三百万,我们每人三十万。这次的事情虽然告一段落,但我觉得还不算圆满,于心有愧,想把这些钱都捐出去。”

    龙深终于停下笔头。

    “你认为什么样才是圆满?”

    这个问题令冬至一怔。

    他认真地想了想,道:“也许是因为我看到受害者并非完全无辜,而加害者也并非没有苦衷的时候吧,就像老话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可恨之人也必有可怜之处。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我所求,只是我心里的圆满。”

    龙深回头看他:“以后还会有更多凶险莫测,善恶难断的事。”

    冬至笑道:“那我会尽力去让它们圆满,一次一次,总会做得更好。”

    龙深点点头:“我会帮你留意可靠的捐助渠道。”

    在工作之外,他很少会主动提出自己的意见去干涉别人,但这次,看见冬至眉眼弯弯,却又多加了一句:“你这次也付出辛劳,收取报酬并不为过,如果要捐,一半即可。”

    冬至很听得进去,闻言就道:“那就听您的。”

    他见龙深一个字一个字写着报告,不由道:“您为什么不用电脑打字?那样会更快一些。”

    这年头手写报告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更何况是领导本人。

    龙深道:“可能是因为我以前能写字的机会很少。”

    冬至以为对方只是想练字,又或者不太会用电脑,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回答。

    龙深今天似乎心情不错,还会主动和他说话。

    “造字,是人类与其它生灵的显著区别。一旦跃然于纸,它本身有了生命。”

    他随手朝冬至面前摊开的书一指,一个个黑色的宋体字仿佛霎时活过来,扭扭身体,从纸里跳出来,“人”字用它的左右两边一撇一捺蹦蹦跳跳,“道”字像汽车一样往前冲去,直接把“人”撞翻,后面的的“兄”字和“弟”字浑身颤抖,像乐不可支,结果被后面蹦出来的“张”字用一把弓箭射中屁股,几个字登时打成一团。

    冬至目瞪口呆。

    龙深道:“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佛家说三千大世界,三千小世界,人的肉眼所能看见的,仅仅是其中之一。生命被创造,也在创造别的生命。我们的职责,就是维护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平衡。”

    他随手一点,“张”字顿时化为齑粉,消散空中,其它几个字吓得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冬至看得又好笑又可怜,他伸出手指,碰了碰“人”字,发现自己并没有实质的触感,但对方似乎感觉到他的靠近,拼命想要往旁边躲,结果依旧瞬间粉碎,像泡沫一样消失了。

    龙深手一抹,那些字眨眼又回到纸页之间,平平整整,刚才的一幕像是幻觉。

    冬至感叹:“我忽然觉得自己前面那二十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龙深道:“一笔一划都有灵,能够亲手写字识字,是生而为人的造化。许多人类常常觉得自己渺小,殊不知他们不经意间,已经创造了无数个世界。”

    冬至若有所思,再看枯燥无味的典籍,好像也多了几分趣味,像是在阅读属于文字的世界。

    跟龙深接触越多,他就觉得这男人是个谜。

    浑身上下,无不云雾笼罩,令人看不分明。

    可又是那样的,让人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龙深重新回过身写报告,背后则时不时传来翻书的声音,对方总算专心看书,没有再时不时抬起头走神了。

    笔下这份报告跟他们在内蒙古的发现有关,虽然工作移交给一组,但龙深仍然要把该交代的都写清楚。

    局长不是修行者出身,对人魔的严重性没有准确预判,认为是跟以前一样的偶发事件,但吴秉天、龙深、宋志存这三位副局长却都达成意见一致,认为应该郑重向上级说明,以免酿成更加严重的后果,龙深这份报告正是之后会议上的发言稿之一。

    龙副局长是降妖伏魔的好手,但哪怕当了若干年的领导,对写报告还是不在行,磕磕碰碰,眉头紧锁,写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而在此之前,这份报告已经拖了整整一周,不能再拖下去了。

    拖延症龙深副局长看着自己最后画上的标点符号,几不可见舒了口气,这才发现身后早已没了动静。

    他回过头,那人还坐在沙发,膝盖上还摊着本书,头却一点一点,已经没了意识。

    龙深起身走去,拍在他的肩膀上。

    冬至一动,惊醒过来,揉揉眼睛。

    “……抱歉,我睡着了?”

    龙深道:“回去睡吧。”

    冬至赶紧收拾书本,一边道歉,本来是想过来请教问题的,结果反倒成了睡觉了。

    龙深倒没有责备他:“你今天引雷出来,本就耗损心神,晚上睡觉前先把吐纳功夫练一遍再睡。”

    冬至乖巧点头,走到门边,似想起什么,腼腆一笑:“龙局,能不能冒昧问一声,我有多少几率能成为您的徒弟?”

    龙深挑眉:“你为什么这么想当我的徒弟?按照你修习的术法,就算没有拜在閤皂派门下,也有机会成为吴局的弟子,他出身青城山圆明宫,山门不比龙虎山和茅山小。”

    冬至挠挠头,实话实说:“我只知道,如果我不是能引出天雷,对方可能看都不会看我一眼,但您对所有人,却能一视同仁。就算一开始打击我,也只是为了不让我冲动犯险。”

    龙深道:“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好。至于徒弟,再说吧,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收徒的打算。”

    冬至有点失望,但转念一想,既然自己暂时没法成为他的徒弟,那刘清波也暂时没有机会,大家还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他现在就住在对门,也算近水楼台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在他之前,刘清波已经送过一波礼物了,其中就有两把冬至买不起的古董剑,还有诸如苗疆蛊王,宋代剑术孤本等等,身家底蕴之丰厚,完全甩了冬至十几条街,结果马屁全都拍到马腿上,龙深一件也没收。

    像他这样什么也没送就能得到坐沙发面对面聊天的待遇,如果被刘清波知道,估计能嫉妒得眼珠子都红了。

    冬至小朋友“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惆怅了好一会儿,才打起精神,决定继续努力,再接再厉,水滴石穿,愚公移山。

    隔天一大早,龙深的办公室就迎来一位客人。

    “宗老。”

    龙深将来客迎进来,面对正局长甚至更上面一级的领导也没有低过头的他,却对这位优雅的中年女人微微低下头颅。

    宗玲笑道:“我没打扰到你吧?”

    龙深道:“没有,宗老驾临,蓬荜生辉。”

    宗玲失笑:“难得你也会开玩笑,看来今天心情不错。上回吴秉天来找我,说怕你对他们一组接手内蒙一事不满,让我帮忙说道说道,免得你心中留下隔阂。”

    龙深淡淡道:“他就喜欢想太多,成天把简单事情复杂化,若将心思放在修炼上,圆明宫的掌门早就是他来继承了。”

    宗玲道:“你们二人是特管局的中流砥柱,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关注,他向来心思重,比起潜心修炼,反倒更适合在官场上混。蒋君这个人,最喜欢讲规矩讲制度,吴秉天正好合了他的心意,所以难免会有所偏袒,但他是上面派下来的,平时没事,我也不好轻易干涉,你如果有不满,可以找我申诉,我会向上面反映的。”

    龙深忽略宗玲言语之中的规劝,淡淡道:“我并无不满。”

    宗玲点点头,也不再多言:“石碑的事情进展如何?”

    龙深道:“您来得正好,有件事要和您说一声。”

    他将惠夷光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越往后听,宗玲漫不经心的神色逐渐消失。

    “看来人魔还在。”

    龙深道,“人间在,怨气在,人魔就在,往复循环,永无止境。人心混乱,怨念横生,给了人魔滋养的上好环境,我怀疑它上次在天源大厦并没有被彻底消灭,这次冬至他们在惠夷光那里碰到的,很有可能就是人魔的其中一缕魔息。”

    宗玲皱眉道:“必须找到它的本体源头,才能彻底将其掐灭。人魔是三魔之中最活跃的,一日不消灭,一日就后患无穷。”

    但找到人魔本体又谈何容易,历史上不乏有人魔出世又被消灭的零星记载,可多则几百年,少则几十年,怨气凝聚到一定程度,人魔又会渐渐死灰复燃。

    宗玲道:“以前也不是没有人找到它的本体,并将其重伤,此后两百年间,人魔偃旗息鼓,不敢轻举妄动。”

    龙深露出一丝笑意:“那正是宗老的功绩之一。”

    宗玲轻咳一声:“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估计你也听过千八百遍了,廉颇老矣,不提也罢。上次何遇唐净他们几个在天源大厦顶层消灭人魔,当时我就觉得太过顺利。不过,它就算没有被消灭,上次肯定也已经元气大伤,否则不必分成零散魔息潜藏暗处,既然你们在医院发现它的行踪,索性以医院为圆心进行搜索,也许会有发现,如果侥幸能找到它的本体,一举将其歼灭,那就更好不过了。”

    龙深点头道:“经过惠夷光这件事,他们很可能已经打草惊蛇了,不过我也正有此意,回头就让人去看看。”

    宗玲道:“何遇跟看潮生他们都去云南了,你手下就一个钟余一,可能不够用,我让三组的人来协助你吧。”

    龙深道:“也行。”

    宗玲道:“说到这个,二组的确应该再增加几个人了,这次招考,你有看中的人选吗?”

    龙深没说话。

    宗玲一笑:“那就是有了?难得了,我一直以来就觉得你对手下人太严格,其实他们哪一个放出去,都足以独当一面了。”

    龙深微微蹙眉,显然并不赞同:“看潮生就不行。”

    宗玲笑道:“看潮生毕竟化形的时间还不长,小孩子心性,又贪新鲜,你堂堂一个总局副局长,人手却比分局局长还少,传出去多没面子。不过这次你要是真有看中的,下手可得快,我听说吴秉天也盯着几个好苗子呢。面试分数和总分成绩已经出来了,就在我这,你要不要走个后门,先拿去看看?”

    龙深正想说不用,敲门声响起。

    他道:“进来。”

    冬至推门进来,没料到他办公室里还有别人,愣了一下,认出来人,忙鞠了个躬,礼貌道:“宗老早上好。”

    “早上好,你来找龙深的吗?”宗玲笑道。

    冬至忙道:“没有没有,是不要紧的事,你们先聊,我不打扰了。”

    宗玲笑眯眯:“是不是看见我就想跑了,我有这么惹人烦吗?”

    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冬至当只得实话实说:“我是过来问问龙局,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的,宗老您要不要也一起去?”

    宗玲道:“不打扰吗?”

    冬至笑道:“当然不,我只是担心分数还没公布,别人看见会误会,给您添麻烦,您要是不介意,我就太荣幸啦。”

    宗玲摆摆手:“算啦,我逗你,你先去玩儿吧。”

    冬至看出他们在谈正事,早就想退出去了,闻言如获大赦,赶紧为他们关上门。

    宗玲笑睇龙深:“你想招的人里有冬至?还是说,连徒弟也想顺便收了?”

    龙深沉默片刻,道:“他有悟性,懂上进,也有恒心。”

    宗玲笑道:“你说的特质,何遇跟钟余一同样也有,但如果他们像刚才那样敲门进来只为了问你中午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估计早就被你扣光今年的工资了。”

    龙深道:“他还不算特管局的人,我不能用我的规矩来衡量他。”

    宗玲挑眉:“等他进了二组之后,你也会这么说吗?”

    龙深:“会的。”

    宗玲笑吟吟:“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龙深皱起眉头:“宗老!”

    宗玲举手投降:“好好好,我知道在你面前严禁赌博,我不坏你的规矩,分数名单你真的不看?”

    “那我就先走了,你忙吧。”见龙深没有作声,她笑说一声,起身往外走。

    手碰上门把的那一刻,身后终于传来声音。

    “宗老。”

    宗玲露出笑容。

    ……

    几天之后,冬至接到了顾美人的电话。

    按照顺序,李映跟迟半夏之后,就该轮到冬至和顾美人去保护惠夷光,但那天晚上的事情打破了约定,在冬至他们的努力下,惠夷光的事情得到彻底解决,程缘等五个人却没能及时赶到,他们自然而然必须担负起惠夷光接下来的保护工作。

    不过,那天之后,惠夷光的麻烦已经不是这些怪力乱神了。

    她在医院企图自杀未果的说法不胫而走,媒体更拍到她被人搀扶着离开医院的情景,汪绮虽然知名度没有惠夷光高,但好歹以前也小红过一阵,她遭遇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也有媒体报道过,但很快失去热度。这次惠夷光的事情一出来,立马有人挖出汪绮也在这家医院住院的事,更巧的是,汪绮在同一时间宣布死亡。

    汪绮与惠夷光的关系也被彻底挖出来,甚至她们之间早年的关系,曾经交往过同一个男朋友的事情,也都公诸于天下,再无秘密可言,一时间谣言四起,不少人都说是汪绮临死前冤魂作祟,想让惠夷光去下面陪她,也有人说是惠夷光做贼心虚,亏欠汪绮,才会跑去那里自杀,甚至还有人说汪绮的死跟惠夷光有关。还是后来医院监控曝光,证实惠夷光没有进过汪绮的病房,才洗脱嫌疑。

    幸亏李映他们有先见之明,当天晚上去找汪绮时,就用了点小手段让监控失灵一段时间,否则他们也难免被牵扯进去,到时候可就变成一桩刑事悬疑案件了。

    惠夷光没有李映冬至他们这么幸运,她已经彻底卷入了舆论旋涡里,连男朋友都打电话跟她说暂时不要见面,惠夷光索性躲在自己家里,还没拍完的戏也暂时没法去拍了,楼下全是媒体记者,一出门就会被堵上。

    冬至这两天忙着休息恢复元气,惠夷光那边有程缘他们,也不需要他插手,跟她有关的这些消息,他都是从顾美人那里听来的。

    此时顾美人打电话给他,就是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探望惠夷光,毕竟收了人家三十万,总得把“售后”做好。

    冬至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又答应下来,跟顾美人约了时间地点,就一起前往。

    作者有话要说:

    休息归来,肥肥的一章 =3=

    忘了说,今天前50个留言送红包,再随机送20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