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公园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 大半夜静悄悄,路灯昏暗,偶尔也有流浪汉和无家可归的人出没,树丛中悉嗦作响,不知道是路过的小动物, 还是男男女女到这里来寻求刺激。

    李映掌中带着一个小罗盘, 他走在最前头带路, 时不时低头看方位。

    白天时公园绿树成荫,夏秋之际落叶纷纷,更加浪漫, 本地许多市民都喜欢到这里来取景拍照,但夜晚就不一样了,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冬至和顾美人他们都觉得四周阴森森的。

    公园很大, 李映沿着林荫大道拐入旁边的小树林,又从越过陡坡草坪, 最终来到人工湖边。

    李映停住脚步。

    众人下意识往他手中的罗盘望去, 只见罗盘指针像被什么东西黏住一般,动也不动分毫。

    李映转了几下方向,拿着罗盘用力摇晃,那根指针都没有反应。

    “奇怪。”他喃喃道。

    几个人举目望去, 这个人工湖很大,一眼望不到尽头,湖边也都有夜灯, 但亮度根本不足以让他们能够看清一切。

    “现在怎么办,你们谁带罗盘了?”刘清波道。

    冬至摇摇头,他自己虽然挂了个閤皂派弟子的名头,却是“假冒伪劣”的,一向没有用罗盘的习惯。

    这时,顾美人从单肩包里拿出一根短短的小棍子,走到湖边,将棍子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借着昏黄路灯,冬至发现那棍子其实是一根小笛子,青葱翠绿,像是竹笛。

    笛声不成曲调,却宛转悠扬,在寂静的夜晚传出很远。

    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其他人循声望去,不免吓了一跳。

    一条小蛇在草丛中朝顾美人所立之处游走过去。

    “小心!”

    顾美人却一动不动,没有停下笛声。

    小蛇也没有向她发起进攻,反是直起上半身,对着顾美人吐出蛇信,嘶嘶作响,似乎在与之沟通。

    笛声变得短促。

    少顷,小蛇转身从来路离开。

    顾美人则放下笛子,对他们道:“应该是在那边,跟我来!”

    刘清波若有所思,问道:“我妈说过,瑞丽勐秀乡一带,有位能以乐音引百虫的笛仙,你认识吗?”

    顾美人笑道:“你说的应该是我外婆,不过她不是什么笛仙,那都是乡里人的抬举罢了。”

    四人绕了大半个人工湖,终于看见不远处趴着个人。

    “那是迟半夏吗?”李映最先认出来。

    众人跑过去,发现迟半夏自胸口以下完全浸没在水里,整个人已经半昏迷过去,要不是其中一只手死死抓着按上的泥土,恐怕现在整个人早就沉下去了。

    她的右手五指深深陷入草坪之中,周围地面有些凌乱,草被连根掀起来,可见当时挣扎之剧烈。

    众人将她救上来时,发现她另一只手还垂在水中,手里抓着一大团连着石块的水草,沉甸甸的。

    迟半夏的手紧紧攥着那团水草,怎么都掰扯不开。

    顾美人尝试给她做人工呼吸,却无济于事。

    “怎么办?”

    “我来。”李映道,他双手按在迟半夏两边太阳穴上,大吼一声,“者!”

    迟半夏的身躯微微一震,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醒转。

    她迷迷糊糊看着众人,有些闹不清状况。

    “迟半夏!”李映拍着她的脸颊,“你怎么样,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迟半夏几不可见地点头,而后剧烈咳嗽起来,顾美人扶起她的上半身给她抚背顺气。

    “咳咳咳!”她咳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李映:“惠夷光呢?你们不是一起出来的吗,她是不是也掉河里了?”

    “我不知道……”迟半夏喘过一口气,开始说起她们刚才的经历。

    惠夷光坚持要大半夜出去买面膜,这行为本身就有些古怪,但迟半夏认识她很久,知道她是个很爱美的人,也不觉得太过意外,惠夷光说附近超市没有她想要的牌子,要开车去别的地方买,结果车子越开越偏,迟半夏早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忙让她在路边停车,惠夷光还听话真把车子停了下来。

    迟半夏说:“别闹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然后她就听见惠夷光缓缓道:“回去,回哪里去?”

    迟半夏一愣,扭头去看对方,只见惠夷光也转过头,朝她露出诡异一笑。

    “惠夷光!”迟半夏大喝一声,当机立断,伸手就要打晕她,谁知却反被对方捏住手臂,向来弱不禁风的惠夷光力气居然变得惊人,一把就将迟半夏狠狠推开,自己则打开车门走下去。

    迟半夏顾不上手臂剧痛,赶紧跟着追上去。

    “后来呢!”刘清波忙问。

    迟半夏咳嗽两声。“后来我看见她跑向人工湖,居然还要跳湖,就赶紧扑上前抓住她,谁知道她重得要命,我拼尽全力也差点被她拖下去,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她的胳膊上清晰出现五指掐痕,已然深紫发黑。

    真是一辈子熬鹰反被鹰啄了眼,堂堂一个降头师,居然被暗算,传出去实在是丢脸,迟半夏也是又气又恨。

    “但我在惠夷光身上下了追踪的降头,应该能感应出她在哪里,跟我来!”

    她勉力在顾美人跟冬至一左一右的搀扶下起身。

    这样走下去实在太慢,冬至道:“我来背你吧,你指路,我们走!”

    迟半夏没有异议,她险死还生,实在没力气了,就在冬至背上指明方向。

    众人穿过人工湖旁边的小道,又走了一会儿,迟半夏还是一直说往前走,李映就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面是公园侧门,旁边应该是一个医院。”

    刘清波拿出手机定位了一下:“区第四医院?”

    迟半夏闭着眼睛冥想片刻,睁开眼:“没错,就在医院里,应该是在……五楼。”

    众人不再犹豫,赶紧前往医院。

    五楼是住院部,几个人匆匆过去,惊动了守夜的护士,对方起身皱眉道:“你们是什么人?现在不允许探视,会打扰病人休息的!”

    李映忙道:“我们不是来探视病人的,是来找人的,请问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年轻女子来过这里?长得很漂亮,穿灰色衣服!”

    护士警惕道:“你们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叫保安了!”

    李映苦笑:“她是惠夷光,我们是她的朋友,她最近生活里碰到点事,心情不好,精神恍惚,我们怕她出事,一直陪着她,结果刚刚一个疏忽,她就自己跑出来了,能不能跟我们说她去哪里了!”

    “原来是惠夷光!”护士恍然,“我怎么说看着那么眼熟呢!她去看5109的病人了,说那是她的朋友。”

    “5109住的谁,我们能不能也去看看?”李映道。

    护士摇头:“刚才我也没让她进去,现在已经过了探视时间了,她又不是病人的亲友。”

    冬至将迟半夏放下,她闭了闭眼,复又睁开,声音有点虚弱,却斩钉截铁:“不对,她去过那里!”

    冬至追问:“现在呢?”

    迟半夏皱着眉头,渐渐的神情有些痛苦:“等等,我再看看……”

    那头李映马上打电话给助理小韩,问她这间医院的5109住的是谁,跟惠夷光有什么关系。

    此时众人都已隐隐猜到,惠夷光身上隐藏着秘密,对方肯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

    迟半夏抱着脑袋想了片刻,忽然伸出手,在两名值班护士面前晃了一下,两人神情倏地一变。

    迟半夏道:“就像障眼法,她们会当我们不存在,先去5109看看!”

    在顾美人和冬至惊讶的目光中,两名护士竟真的像没有看见他们似的,又低下头干自己的活儿。

    刘清波:“这就是灵降?”

    迟半夏笑了一下,没有否认,只道:“有时效的,过后就会自动解除。反倒是我下在惠夷光身上的降头出了点意外,我得去5109看看,才能进一步确认她的去向。”

    如果不是脸色过于苍白的缘故,她的笑容会更加甜美动人。

    在前往5109的路上,李映放下电话,对他们道:“住在那里的人叫汪绮,也是个演员,一个月前出车祸,成了植物人。”

    冬至问:“她跟惠夷光是什么关系?”

    李映道:“听说两人曾经交情很好,在刚进入娱乐圈的时候还租住在一起,但后来不知怎的就分道扬镳,小韩也不是很清楚,坊间传闻,汪绮的前男友,就是惠夷光现在的男友。”

    难道是感情纠葛?

    众人心头不由浮起一丝疑问。

    刘清波问迟半夏:“难道惠夷光没跟你说过什么吗?”

    迟半夏苦笑:“没有,我也不混她们那个圈子,这次来北京才又重聚的。”

    “5109在那里!”顾美人道。

    那是个双人间,为首的李映推门进去,里面悄然无声,靠外面的一张床上躺着位老人,已经睡着了,旁边还有个在打瞌睡的看护,为免惊动他们,多出不必要的麻烦,迟半夏手一挥,像刚才一样,给他们下了点无伤大雅的“小玩意”,让他们多睡上片刻。

    靠里面那张床上则躺了个年轻女人,头发被剃光,神情憔悴,但依稀看得出面容姣好,但奇怪的是,旁边的监测仪器却已经关掉了。

    她手上还戴着个格桑花戒指,样式别致,不免让人多看了两眼。

    旁边挂着病历,上面的名字正是汪绮。

    李映心下一沉,暗道不好,他上前两步,手指按住女人脖颈的动脉,脸色大变,飞快而小声道:“没气儿了!”

    众人大惊。

    冬至忽然道:“等等!”

    他飞快抓住李映的手臂,以免对方按住床面,然后指着枕头旁边的床面道:“这里有个压痕,刚才肯定有人来过!”

    李映比划了一下:“是女人的手掌。”

    那应该就是惠夷光了。

    顾美人:“我们必须赶紧找到惠夷光!”

    这一点谁都知道,可惠夷光又会去哪里?

    护士刚才说没有放她进来,那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难不成和他们一样,惠夷光有了神鬼莫测的能力?

    李映皱眉:“难道她特地跑过来杀汪绮?”

    要不是惠夷光连一个降头师都能放倒,其中疑点重重,现在他们早就报警了。

    这时电话响起,是李映的。

    他与那头说了几句,大多时候是只听不说,几分钟后,李映挂了电话,脸色越发难看凝重。

    “是惠夷光的经纪人打来的,我让小韩去问的,她说了惠夷光跟汪绮之间的事情。惠夷光现在的男朋友,的确是曾跟汪绮交往过,但是据惠夷光所说,他们是在男友跟汪绮分手之后才交往的,还有就是,惠夷光出演的第一部片子,是通过汪绮的推荐,才得到的机会。而之前那两个受伤的助理,一个是在汪绮跟惠夷光闹翻后,惠夷光让她去警告汪绮不要生事,另一个,是在汪绮出车祸之后,惠夷光让她去医院探望。”

    刘清波道:“这么说,那两个助理的确都跟汪绮有关。”

    结合发生在惠夷光身上的怪事,加上她深夜突然跑来医院的古怪行径,所有线索不约而同指向同一个方向。

    “是不是汪绮已经死了,怨恨难消,萦绕不去,扰得惠夷光不得安宁,汪绮想要报仇,但又因为我们在,无法靠近,只能退而求其次,绕一个大弯?”

    冬至道:“但之前程缘就说过,惠夷光身边很干净,没有什么枉死冤魂,而且汪绮还躺在这里,说明刚才肯定还有呼吸。”

    顾美人小声惊呼:“生魂!在我们来之前,汪绮还没死,她的魂魄离体,也是生魂,所以程缘没能及时察觉!”

    几乎在同时,刘清波也道:“所以惠夷光说,之前总觉得有人在看她!”

    李映皱眉道:“生魂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连迟半夏都被迷惑,中了幻觉,差点就死了!”

    冬至试着推测整件事的走向:“先不管生魂有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如果真是汪绮的生魂缠上惠夷光,甚至控制了她的身体,她会做什么?”

    刘清波接道:“要是没有被我们发现,她肯定会顶着惠夷光的身份活下去,先报仇,然后再顺理成章接收属于惠夷光的一切,但现在我们一路追查过来,她肯定也知道暴露了,既然迟早会被收,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顾美人失声道:“让惠夷光的身体自杀,谁也得不到好处!”

    自杀有很多种办法,医院里不乏设备,但病房里却没有,而且窗户也有护栏,最有可能的是跑去公园跳人工湖,但那样一来就太远,还不如能选择更快捷方便的一个办法。

    迟半夏刚才一直双目紧闭,像是在感应惠夷光的所在,此刻蓦地睁开眼:“天台!她在天台!”

    众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朝病房外面跑去。

    冬至拉住李映:“我们突然出现,汪绮随后就死了,监控那边肯定录下了。”

    事后追究起来,他们恐怕很难脱得了干系。

    李映道:“没关系,进来的时候我就用了点小办法,让监控失灵了,保险起见,回头再通过特管局干预一下就行,先去找人!”

    这年头医院也怕病人在这里寻短见,通往天台的铁门肯定是常年锁着的,但他们过去的时候,发现锁已经打开了,大门虚掩,可见的确有人来过。

    众人冲上去,四处眺望,就发现一个人影正往水箱走去,步伐蹒跚,走走停停,姿态古怪之极,像有人扯着她走,又似天人交战,犹豫迟疑。

    “夷光!”迟半夏喊道。

    刘清波摸到墙壁上的开关,打开天台的灯。

    惠夷光猛地回过头!

    她的一半脸泪流满面,望着他们露出惊喜交加的表情,另一半神情却冷漠麻木,那半边脸的眼睛充满怨毒与嘲笑。

    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同时糅合在同一张脸上,简直诡异无比,令人不寒而栗。

    “救我!救我!”惠夷光抽着嘴角,左眼不断流出眼泪,“我不想死……”

    “汪绮!”李映沉声道,“我们知道是你,我们谈谈如何?”

    惠夷光忽然嘻嘻笑起来:“你们想救她吗?救不了了,我正跟她一点点融合,很快,我就是她,她就是我了。你们救不了她的。”

    沉静镇定的语调,与惠夷光平时说话完全不同,像是另一个人发出来的。

    “不!我不要跟你融合!汪绮,我求求你,你出去吧,这是我的身体!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给你治病,让你好起来,求求你离开好不好!”惠夷光说着又哭起来。

    李映他们看出来了,惠夷光的意识还没有被完全吞噬,两个人正在惠夷光的身体内拉锯,所以惠夷光才能支撑到他们的到来。

    冬至不动声色握住背后的青主剑,缓缓抽剑出鞘,另一只手则伸入口袋,捏住符文。

    再看其他人,也都各自在悄然戒备着。

    “我的身体早就坏掉了!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来北京的第一天,连房租都掏不出来,要不是我好心收留你,你怎么可能留下来!你找不到戏拍,只能去片场应征群演,也是我!是我给了你第一个机会,让你演上配角!可你又是怎么回报我的!抢了我的男朋友,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网上拉踩我,污蔑我!害得我没有戏接,没有广告拍!”惠夷光咆哮道,这是来自汪绮的怨恨。

    “我没有!我没有抢你男朋友!”惠夷光的声调倏然一变,又是先前众人熟悉的语调,“他当时跑来跟我说喜欢我,我没有接受他,我知道你们在交往,是他跟你分手之后,才来追我的!”

    两个人挤在一个身体里,互相对质,在同一个身体里发出声音,表情一会儿一变,那情形实在有说不出的诡异。

    汪绮那半边脸森森冷笑:“你是没有答应他,可你言语暧昧,跟他眉来眼去,难道不是给他暗示吗!你这水性杨花,恩将仇报的贱人!”

    惠夷光本体尖叫起来:“我没有!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傍金主上位,我没有这么做!”

    汪绮像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所以炒作拉踩就比别人更高贵吗!我把你当朋友,和你说自己的往事,你却拿来当拉踩的噱头,透露给媒体,要不是你,我会一蹶不振吗!”

    惠夷光:“那是你得罪的人太多,不关我的事!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给你治病好不好,绮绮,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不对!”

    汪绮诡异冷笑,似乎因为她的死不认错,而彻底失去对质的兴趣:“和你做朋友,是我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像你这种贱人,就应该在自己的身体里,眼睁睁看着我是怎么顶着你的身体活得风风光光,却拿我没办法!”

    李映嗅出一丝不妙的味道,打断她们之间的激烈争论:“汪绮!你既然已死,就应该安心去投胎,夺人躯壳,天打雷劈,要是执迷不悟,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

    惠夷光一动不动,闻言非但不怕,反而露出笑容,缓缓道:“你们赶不走我的,除非把惠夷光杀了。”

    “未必!”刘清波忽然一跃从惠夷光身后扑向她,手腕一摔,一截棍子倏地变长,顶端还闪烁利刃反光,刺向惠夷光。

    惠夷光原本弱柳扶风的样子,此刻却忽然敏捷起来,不仅闪过刘清波的攻击,还反守为攻,跟他打起来,空手接白刃,竟也丝毫不落下风,反是力气剧增,甚至一脚正中刘清波腰间,踹得他连连后退。

    李映觑准机会,反手掷出符文,轻飘飘的符文非但没有落地,反而在半空燃烧,掠向惠夷光前方。

    另一边,冬至跟李映也都出手了。

    他们一个围着惠夷光周身,在整个天台布阵,一个则协助刘清波,想要直接用符箓困住惠夷光。

    冬至布的阵法,就是上次在天源大厦顶层对付人魔的符阵。

    这个符阵的作用是在天台上形成结界,不让汪绮的生魂逃跑。

    经过实践作战的历练,他现在布阵走位的效率越来越高,用手机自带的指南针看一眼大概方位,就能马上做出判断。

    顾美人也将医院天台的铁门重新锁上,避免无辜人士误入此地。

    但李映那边却失手了。

    符箓即将贴上惠夷光时,她伸手将符文一把抓在手中,狠狠碾灭。

    灼烧的火焰似乎引不起她任何反应。

    李映不由大吃一惊。

    无火而符燃,因为他用的是阳火,也就是以自身阳气,与符箓本身的符胆相融合,使得符文在短时间内自燃灼烧,这种火不是人为就能灭的,要么得阴气,以阴克阳,要么得天雨,也就是天降雨水,但现在惠夷光居然随随便便就将符文碾碎。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大喝一声。

    “我是一个被惠夷光害苦的人,她这种贱人,你们不去收,反倒来收我,你们也不是好东西!”惠夷光面色狰狞。

    李映怒道:“她好与不好,不是你说了算的,天道恒常,循环不息,自作孽,不可活!”

    顾美人忽然发现,惠夷光原来那半边还属于惠夷光本人的表情,已经一点一点被另外半边所侵蚀,估计过不了多久,等到她能控制整张脸时,惠夷光的魂魄就要被汪绮侵蚀殆尽了。

    想及此,她不由大急,拼命想办法拖延时间,甚至想要吹笛子迷惑对方心神,但曲子刚起,惠夷光就猛地朝她这边望过来,目露凶光,身形同时向顾美人掠过来!

    她身体一动,刘清波和李映也都跟着动,一人持符,一人持剑,从两个方向拦住惠夷光。

    但惠夷光不闪不避,不退反进,直接一边一手拂去。

    符文半空似被一道无形墙壁拦住,惠夷光则直接抓住刘清波的棍子,力气之大,竟将刘清波生生往前拖了几步!

    刘清波闷哼一声,手腕微微一震,抽手后退,铮的一下,众人这才发现那黑色的棍子竟是剑鞘,他手中握着的,乃是一把细长利剑,与西洋剑有点像,只不过剑身笔直锋利,微微泛着蓝光。

    惠夷光将手中剑鞘往旁边一扔,刘清波持剑而上,两人交手,惠夷光竟然不落下风。

    李映双手结印,一口气掷出四道符箓,分别化为四道金光,利箭般疾射出去,从他脸上肉痛的表情来看,这四道符箓估计价值不菲。

    四道金光没入惠夷光的身体,她惨叫一声,刘清波趁机一剑刺入她的胸口。

    “妖孽,出来!”

    伴随着细剑从惠夷光身上抽出,一团白色的人形也从她身上跌出来。

    光团不停震荡,看不清脸面,只在地上不住翻滚。

    没了那个光团在身上,惠夷光踉跄几步,跌倒在地,双手抱臂,哭得梨花带雨,犹有惊惧。

    “那、那就是汪绮吗?她走了?”

    刘清波提剑就要朝那团白光刺下。

    “等等!”

    旁边忽然伸出一把剑鞘,格住刘清波的剑。

    刘清波怒目相向:“闪开!”

    冬至沉声道:“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是汪绮?”

    他一张白嫩软乎的脸就算板起来也没什么威慑力,但说出来的话,却令众人都愣了一下,不约而同望向还在颤抖的惠夷光。

    作者有话要说:

    小冬至下章要发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