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6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小韩被吓得脸色发白, 对众人道:“能不能麻烦各位跟我一起回去看看?”

    迟半夏也在旁边提出请求。

    李映可以不管小韩,却不能不给迟半夏面子,大家就又都打车赶回酒店。

    小韩在房间外面敲了好一会儿的门,惠夷光才战战兢兢来开。

    她的脸色比刚刚更加吓人,清白交加, 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看到迟半夏就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 呜呜哭泣。

    “惠姐,你没事吧!”小韩急道。

    惠夷光抽抽噎噎:“你们走后,我困得不行, 就躺在床上小眯了一会儿,谁知道、谁知道一入睡,就梦见被人掐住脖子, 醒来的时候, 我看到窗帘没拉好,就起来走到窗边, 准备拉上, 结果……”

    她指着主卧方向:“结果我就看到对面的高楼楼顶,有人站在那里,面向我这边,好像一直在看着我!”

    众人跑到卧室一看, 窗帘的确没拉好,外面的灯光漏进来,总统套房位于酒店顶层, 俯瞰繁华都市夜景,灯火璀璨,也能看见附近几座大厦的顶层。

    唯独没有什么人影。

    生怕别人不相信,惠夷光拉下她一直用丝巾遮盖的脖子。

    “这是我刚才梦里被人掐过的地方,你们看!”

    白皙的脖子上,两手五指掐痕,红中微紫,令人骇然。

    这绝对不是自己掐出来的,众人不由一惊。

    刘清波:“你看到的那个人,是男的女的?”

    惠夷光不确定道:“好像是女的吧,我只能看见她穿着白衣服。”

    冬至忽然道:“惠小姐,你能说一下,你让自己前两位助理去做过什么事吗?你换了第三位助理之后,她一直没事,可你跟你前两任助理都出事了,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惠夷光秀眉微皱,饶是素面朝天,她也美得惊人,难怪能大红大紫。

    但话又说回来,她的容貌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惊艳,在娱乐圈却并不稀奇,能够脱颖而出,除了实力,必然还要有过人的运气。

    “真的没有。”惠夷光苦笑,“不瞒你们说,我家庭背景普通,自打出道以来,知道一切要靠自己,都是与人为善,哪里敢得罪人?要非说有,那应该是曾经有两个资方想要借戏提出潜规则,被我婉拒了,但圈里洁身自好的人也好,总不至于因此记恨上我吧?而且后来我红了之后,跟他们的关系也处得还可以,都没有撕破脸。”

    她缓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各位可能怀疑我出现幻觉,但我之前也说过,我去检查过的,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有一种人天生就有面善的人缘,惠夷光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大家原本的质疑与不快,在她情真意切的解释下,也一点点减少了。

    但冬至的疑问没有就此结束,他又道:“惠小姐,我在你房间的衣柜里,发现了l&p和cheryl这两个品牌的当季高定,据我所知,它们价格不菲,而且不是光有钱就能够拿到的,你好像也没有跟着两个品牌进行商业合作,能告诉我们原因吗?”

    惠夷光有些不高兴:“你去调查我?”

    程缘的语气更不悦,抢在冬至前头冷冷道:“你最好弄清楚,是你有求于我们,可又藏藏掖掖不让我们知道具体情况,下次再出事,谁也救不了你!”

    冬至道:“这些资料不是秘密,在网上都能查到。”

    惠夷光脸色发白,软下语气:“你们误会了,因为这件事跟我的遭遇没有关系,所以我才没说……这两个品牌的衣服,是我男朋友买给我的,但他是圈外人,家里做实业的,跟娱乐圈没有关系,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有告诉他。”

    一直以来,惠夷光在男朋友面前,都要维持最光鲜亮丽的形象,决不允许有任何邋遢消沉,男朋友从前就因她的戏而将她视为女神,两人交往之后,更是将她捧在手心,当作掌上明珠一般,认为她无处不好,惠夷光自然不想让男朋友知道这件事。

    冬至道:“那你男朋友会不会有什么仇人?”

    惠夷光面露迟疑:“……应该不会吧,就算有仇人,我跟他还没结婚,总不至于报复到我身上。”

    冬至道:“我的意思是,你男朋友是否有前女友之类的?”

    惠夷光脸色微变,但她掩饰得极好,就连一直盯着她看的冬至,也以为是错觉。

    李映道:“不错,凡事总得有个动机,现在你家里没有闹鬼,你身边也很干净,只有你自己,和你身边的人出过事,除了有人在千里之外作法,我实在想不出别的情况。”

    迟半夏就道:“我听说苗疆有一种蛊术,与降头术里的灵降有些相似,也是通过精神控制,来令一个人寝食难安,你们觉得,会不会是?”

    刘清波就摇摇头:“我对蛊术也略有涉猎,但看着不太像。”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可都讨论不出一个结果。

    惠夷光柔声恳求:“我知道各位都是有真本事的,之前请的两个师傅,非说我被宿世冤鬼缠身,还说帮我驱鬼,可之后根本没有好转,你们能不能帮我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就当是我重金延聘各位,绝不会亏待你们的,两百万怎么样?”

    他们一共八个人,两百万,每人还能分个二十多万,大明星果然出手阔绰。

    李映也觉得这样不是法子,就道:“不如这样,我们分成几组,每组两个人,每组跟惠小姐两天,看看什么情况,如果有事,立马就联系其他人一起来帮忙,你们觉得怎么样?”

    财帛动人心,解决一次难题就能赚二十多万,当然非常划算,难怪现在那些风水算命大师动辄就有家产无数。原因无他,有钱人的钱太好赚了,但对李映他们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大家可以把这次任务当作历练。

    一举两得,所有人都心动了,就此点头同意。

    惠夷光见状大喜,连连道谢。

    这点钱对她来说不在话下,但如果任凭怪事再这么发生下去,她可能就要活活被折磨死了。

    李映道:“惠小姐是明星,身边凭空多出两个人,外界肯定会揣测猜疑,这方面请惠小姐自行妥善解决吧。”

    惠夷光想了想,道:“这好办,我就说是公司派给我的保镖好了,别人一般只关注我的助理和经纪人,不会太关注你们的。”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李映跟迟半夏一组,先轮头两天,剩下的抓阄,冬至跟程缘一组,排在第二轮,顾美人跟刘清波则在第三轮,其余的人依次轮流。

    惠夷光出手极爽快,当场问众人要了银行账号,在冬至他们回去的路上,每人就收到了三十万元整的转账金额,这样算下来,总额比原本谈好的价格还多了四十万。

    不说程缘和顾美人十分惊异,就连冬至这样平时不缺钱花的,也觉得惠夷光实在是很会做人,先表诚意,大家拿人手短,哪里还好意思推托,自然要尽力帮她办稳妥了。

    顾美人有点不安:“我怕没法帮她解决难题,这钱收着于心不安。”

    冬至道:“你不肯收,她反而怕你不尽力,先收下吧,等实在没有办法,再退回去就是。”

    程缘也道:“不错,我听说现在稍微有点道行的出山赚钱,哪怕看个风水,一趟动辄也要收个上百万,我们这已经算是物美价廉了。”

    被他们一劝,顾美人点点头,也不再提退钱的事,就问他们:“依你们看,她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

    程缘道:“那房子和她周身的确是干净的,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她胳膊和脖子上那些掐痕,也的确不像人为的。”

    冬至心头一动,忽然道:“会不会是妖,或者魔?”

    程缘皱眉道:“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不过其实我还是更倾向于她是中了降头术或巫蛊,这两个门道神鬼不察,很容易就着了道,当事人还浑然不知。”

    顾美人道:“我倒觉得,她这种症状,有可能是被梦魇缠住了,据说鬼怪也能化魇入梦。”

    两人各有说法,谁也无法说服谁,都不约而同想要从冬至这里获得认同。

    冬至苦笑道:“其实我跟你们的想法都有点不同,因为我之前跟魔物打过交道,这次反倒觉得是魔物在作祟。”

    程缘道:“那就看看这几天能不能找出蛛丝马迹吧,如果照我所说,她是中了降头,那么就算有人跟着,同样也还会发作。至于她那两个助理出事,可能只是巧合。”

    说话间,顾美人的目的地到了,冬至与程缘送她回去,又聊了一会儿,约好后天在惠夷光那里见面,才分道扬镳。

    回到特管局,后门那位看门的老大爷早已跟他熟识了,还吃过冬至给带的几回牛肉干,他正坐在那里抱臂打盹,看了冬至一眼,还微微点头以示招呼。

    冬至好奇的是,这位大爷似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无论白天黑夜,他每回进出都能看见。

    他刚爬上宿舍所在的楼层,就看见龙深正站在走廊开门。

    “龙局?”

    龙深转头看他,也有点意外:“还没睡?”

    冬至道:“刚从外边回来,遇到点事儿,您要休息了吗?”

    龙深道:“还没有。”

    冬至:“我这边正好有件事想请教您,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龙深:“进来吧。”

    达成第二次进男神宿舍的成就,冬至一眼就看见放在玄关柜子上的玉露。

    这盆植物还在,没有被丢掉,还被养得好好的。

    冬至心情飞扬起来,他自己养不好多肉植物,买回来总是没多久就蔫了,上回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阴差阳错就给龙深买了盆多肉,后来想想,怎么都应该买点保存更久的才对。

    他走过去一看,几天不见,玉露更加精神了,晶莹剔透,灯光下绿意盎然,好像比自己刚买来的时候还要生机勃勃。

    “这个花盆好像跟原来的不太一样?”他咦了一声。

    龙深道:“我拿去花店让他们换了个盆。”

    实际上换盆也救不了原来的那盆玉露,店家说那盆玉露的根已经烂了,救不活,让他重新买一盆,但龙深不肯,还是坚持让对方换了花盆,回来又用点小办法把植物救活。

    冬至不知道这些内情,还啧啧称赞:“您养植物比我厉害多了!我都养不了多肉,顶多就养养芦荟和仙人掌。”

    龙深蹙眉:“下回不要再送了。”

    冬至应了一声,顺口道:“那送点别的?”

    龙深:“……什么都不要送了。”

    冬至啼笑皆非:“好的。”

    龙深顿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跟他说清楚,免得以为自己只是在谦虚。

    “我不会养植物,只是用术法帮它借了点生机。”

    冬至惊异:“怎么借?”

    龙深道:“从根基深厚,生机旺盛的参天大树上借一点生机给它。”

    冬至想了想:“这么说,从人身上借命给另外一个人,这也是可以实现的?”

    龙深颔首:“理论上可以,但伤天德。”

    冬至不由担心:“那从植物身上借生机,会不会对您有影响?”

    龙深道:“植物不会。”

    他没有多说,但冬至却深感歉意:“我实在没想到这份小小的礼物会让您如此困扰,您本来每天就很忙,还要花心思在这些小事上。”

    龙深摇头,想了想,还是多说一句:“每个生命都很宝贵,不能轻易放弃。”

    高冷男神内心竟然是个暖男。

    了解越多,冬至就越发觉得自己没有喜欢错人。

    龙深领着人进屋,又去倒了两杯水过来。

    冬至组织语言,将惠夷光的事情简单陈述一下。

    “您觉得,这会是什么情况?”

    龙深道:“我没有看见人,无法作出准确判断,你们人多,当作历练也可以,培训实践的难度会比较大。”

    冬至眨眼:“听您这意思,我是面试过啦?”

    龙深:“我只负责其中一项分数,最后结果还未出来。”

    冬至不死心:“那您给我的分数是多少,能透露吗?”

    龙深凝视他,没说话。

    冬至很识时务地用手在嘴巴上作出拉拉链的动作:“我懂我懂,不问了!”

    龙深眼底掠过一丝笑意,但冬至的手机适时响起,他低头去看,错过了这宝贵的一刻。

    “喂,你好?”

    “冬至,出事了,惠夷光和迟半夏都不见了!”顾美人在电话那头急急道。

    “怎么回事!”冬至一凛。

    顾美人:“我过去找你,路上说!”

    冬至答应一声,那头很快挂了电话。

    龙深也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需要我去吗?”他问了一句。

    “不用了。”冬至道,他自然知道龙深出马,万事无忧,但如果事事指望他,自己就永远不会有成长。“这次这么多人在,没问题的,实在搞不定我再麻烦您,您快休息吧!”

    龙深点点头,起身送他出去。

    似想起什么,冬至啊了一声:“这次接受惠夷光的委托,我还小赚了一笔,回头再请您吃饭吧!”

    龙深道:“好。”

    三言两语又预定了一次约会,冬至你真棒!他暗暗给自己比了个心。

    正要走,龙深叫住他,道:“把青主剑带上。”

    冬至恍然,应了一声,忙去房间放下背包,只带了手机,背上青主剑,就匆匆下楼。

    他离开后,龙深关上门,又是一室冷清。

    刚刚倒的水对方还没来得及喝,犹在桌上冒着热气。

    龙深回身朝浴室走去,路过玄关时,心随意动,手指忽然伸出,碰在玉露的一枚叶子上。

    肥嫩的叶子软软又富有生机,像是刚才那人生气勃勃的笑容。

    以往,龙深从来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

    所以此刻,他也仅仅只是碰了一下,旋即收回。

    冬至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才等来一辆车在面前停下。

    “上车说!”她从后座探出头,冬至发现司机竟然是刘清波。

    刘清波扭头,目光从他后背的青主剑扫过,似乎有些讶异对方居然也会用剑。

    冬至刚上车,车子就立刻发动往前开,他直接一个后仰撞在座位上。

    顾不上跟刘清波计较,他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程缘呢?”

    顾美人道:“程缘住的地方离这太远,只能让他自己过去。”

    说罢她就讲起惠夷光那边发生的状况。

    冬至他们走后,按照分组约定,这两天先由李映跟迟半夏留下来陪惠夷光,反正总统套房足够大,一共有三个房间,李映住一间,助理小韩一间,惠夷光因为很害怕,就让迟半夏跟她一起住。迟半夏跟惠夷光本来就是朋友,自然答应下来。

    李映出身茅山,父亲既是特管局顾问,又是茅山长老,资历深厚,他自己家学渊源,基本功自然是很扎实的,当时就给了惠夷光一张茅山驱邪符,还在她房间布了一个小型符阵,但凡有什么邪物靠近,都会触动符阵结界,立马被发现。

    原本一切顺利,临睡前,惠夷光发现自己常用的面膜忘了带过来,就让小韩下楼去买一盒暂时代替,谁知小韩买错牌子,惠夷光很不高兴,非要自己去买,众人拗不过她,迟半夏提出陪她一块去,谁知这一去就出事了。

    两人下楼一个小时还没回来,小韩觉得时间太久,有点不安,李映掐指一算,愀然变色,发现自己给惠夷光的茅山驱邪符居然不在惠夷光身上了,这时小韩怎么也联系不上惠、迟二人,李映只好用术法算出两人的大概方位,再一路找过去。

    半路上他给刘清波打了电话,让对方快点赶过去帮忙,刘清波又通知了其他人,这就是顾美人急匆匆给冬至打电话的原因。

    按理说,刘清波接到电话第一时间赶过去,速度肯定更快一些,但对方至今不知是人是鬼,是妖是魔,还敢在他们眼皮底下弄走当事人和一个降头师,单凭刘清波一个人,很可能搞不定,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要叫上其他人。

    至于他心里是不是存了看冬至好戏,或者跟冬至一较高下的心理,那就无人知晓了。

    车一路往北走,离市中心越来越远,深夜马路畅通无阻,半个小时后就到达了目的地。

    不是之前惠夷光居住的小区,而是一处公园门口。

    他们刚到不一会儿,李映也驱车赶到。

    “我找不到惠夷光,只能算出迟半夏的大概方位,应该是在那里面!”李映下车急急道。

    顾美人道:“其他人还没到吗?”

    李映:“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先进去找人!”

    这么多人看着一个惠夷光,竟然还会出事,着急之余,更多的是难以置信,李映头一回怀疑自己过去二十多年学到了假道术。

    冬至道:“迟半夏已经出事,我们几个最好还是不要分开的好。”

    顾美人点点头:“没错。”

    刘清波还想出言嘲讽他胆小,听见别人赞同冬至的话,他只好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谁抱着我10086度转圈,还来了个托马斯回旋的,现在有点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