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想来想去没个结果, 冬至只好发信息问钟余一:老钟,你知道龙局有什么爱好吗?

    钟余一很快回道:除魔。

    冬至心说那我总不能去捉一只魔来让他除吧?

    他再问:除了这个之外呢?比如说琴棋书画?爬山舞剑?跳广场舞?

    钟余一仿佛陷入了冥思苦想中,过了很久,才发来一条:做饭吧。

    ???高冷之花一般的男神居然爱好做饭?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反差。

    冬至忙问:你确定吗?

    钟余一:应该吧,以前还在旧址那边的时候, 没人肯送外卖, 食堂正好又放假了, 我们组没人做饭,老大就亲自下过几次厨了。

    冬至遥想龙深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忙碌的身影,竟然觉得有点反差萌。

    他问钟余一:那肯定很好吃吧?

    钟余一老老实实道:很难吃。

    冬至:……除此之外, 他还有什么爱好吗?

    钟余一:应该没有了吧。

    看来钟余一对龙深并不是特别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他这种心怀不轨的, 谁会深入去了解自己的顶头上司?

    冬至本想送一把古董剑给龙深, 既能表达谢意,又能投其所好, 谁知一看那些剑的价格, 把他自己卖了都买不起。

    他挠挠头,苦恼地吐了口气,在论坛求助上输入一行字:如何追求一个男人?

    想了想,又删掉, 改成:如何追求一个各方面很强的男人?

    该论坛人气不错,短短几分钟就有十几条回复。

    有的人说:你要勇敢告白,说不定人家早就对你有意思了, 这叫双向暗恋!

    这是不可能的,冬至直接跳过,看下一条。

    有的人让他下药,霸王硬上弓,这个也跳过。

    有的人回复,让他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思,然后再伺机行事。

    嗯,这个不错,跟他想的一样,果然平平淡淡才是真。

    十几条回复里,靠谱的很少,大部分都是天花乱坠随便吹,冬至看得眼花缭乱,哭笑不得,索性关掉电脑,直接赴约。

    临近七点,他抵达林间茶楼。

    包间是提前订好的,他也一早就把包间号报给龙深,结果进去一看,对方已经到了,旁边还多了个人。

    冤家路窄刘清波。

    冬至懵了一下,没等他说话,刘清波就笑道:“龙局刚开完会出来就被我撞上了,我有很多问题请教龙局,你不介意我一起吧?改天我也请你吃饭。”

    当着龙深的面,冬至怎么可能说介意?只好装大方,也笑道:“不介意,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你们有什么忌口的吗?”

    龙深摇摇头:“你们随意。”

    刘清波跟上:“我也随意。”

    冬至脑海里已经浮现出自己把刘清波拧成麻花然后卷起来塞进麻袋踩成肉饼的景象,顺手把手上的多肉植物放在龙深面前。

    “不知道送您什么,贵重的您肯定不收,我记得您办公室里也有盆栽的,刚才路上看着这盆小东西很漂亮,就买下来,店主说这叫玉露,名字也好听。”

    眼角余光一瞥,刘清波似乎嘴角微扬,似乎有点不屑,冬至只当看不见。

    龙深道:“多谢。”

    见他没有拒绝,冬至心里美滋滋,拿起菜单点了些菜,让服务员进来下单。

    那头刘清波已经跟龙深攀谈起来,他家学渊源,聊的话题也大多是蛊术与剑术的结合运用,其中不乏行内话,什么蛇蛊蜜蜂蛊牛皮蛊,金钱蛊相思蛊子母蛊,龙深任凭刘清波滔滔不绝地讲,偶尔插上一两句。

    冬至听不大懂,但从刘清波佩服的神色上看,龙深那寥寥几句都能说到点子上,给予刘清波莫大启发。

    他也没有插嘴,就默默在旁边听,直到服务员端着菜进来,才道:“刘师兄,龙局这几天经常开会,应该很累了,你让他休息一下,你们吃完再聊吧。”

    刘清波看了他好一会儿,灿然一笑:“是我疏忽了,龙局,实在抱歉,我们先吃饭吧。”

    菜过几筷,酒过三巡,难免又开始闲聊几句。

    冬至插不进他们的话题,也没打算继续,就重新聊了点比较轻松的,说到上次他们几个去唱歌,看潮生经常跑调,兴致上来,冬至还学了看潮生的腔调,惟妙惟肖。

    龙深虽然说话不多,但可以看出他的确逐渐放松下来,眉梢眼角之间也有点了惬意,冬至想到何遇抱怨通宵开会的事情,作为副局的龙深,肩上的责任只会更多,不会更少,不由有点心疼。

    刘清波忽然道:“冬师弟,听说你是不久之前才加入修行界的,这么快就可以参加考试,想必家学一定深厚吧?”

    冬至道:“我爸妈是普通人,他们已经去世了。”

    刘清波面露惊讶:“这么说,你一定很有天赋了?不知这次笔试成绩怎么样?”

    冬至一愣:“还、还行吧。”

    刘清波见状,越发肯定冬至这次笔试考得不太好,乘胜追击道:“没关系,听说很多人都是要考好几次才考上的,这次不行,就明年再来,不过可惜了,能给龙局当徒弟的机会,不是每年都有的。”

    冬至腼腆一笑。

    龙深忽然道:“你考了多少?”

    他显然是太忙,没有像何遇那样主动去留意成绩公布情况,反正无论怎么样,之后总会有人把成绩单送到他那里。

    冬至谦虚道:“这次发挥不太好,才157分。”

    刘清波:……

    他考了130分,本来觉得这个成绩不错,想奚落一下冬至,浇灭对方想要拜龙深为师的心,谁知道对方就来了颗核弹。

    结果这厮还装上瘾了:“不过我觉得刘师兄说得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无止境,虽然我笔试成绩还过得去,但面试仍然需要努力。”

    冬至说得无比真诚,加上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谁也不会觉得他在显摆。

    刘清波气得牙痒痒。

    龙深却很吃这一套,闻言嗯了一声,面露赞许。

    看到刘清波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冬至不由心头暗爽。

    内心一个小人在叉腰奸笑,另一个小人道:冬至,你这个心机男!

    刘清波又问:“龙局,今年面试,您会是面试官吗?”

    冬至竖起耳朵。

    龙深不置可否:“这个重要吗?”

    刘清波笑道:“看见您,我就是再紧张,心里也能定下来。”

    冬至:马屁精!

    龙深:“只要准备充分,谁是面试官都一样。而且,面试官也不会只有一个。”

    刘清波点点头:“您说得对,不过我听说面试淘汰率挺高,去年没有一个人入围,不知道今年会不会适当放宽?”

    龙深道:“标准一直都在那里,只要能过标准,就可以入围,但就算面试通过,也不必高兴得太早,之后还有培训考试,同样也有淘汰率。”

    说了等于没说,刘清波也没指望从他这里问出什么了,反正他的目标只是拜龙深为师,现在不管聊什么,最重要的是先打好关系,时时刻刻在高人面前刷一波存在感。

    一顿饭吃完,龙深还有事,先走一步,留下冬至跟刘清波两个人,面面相觑,皮笑肉不笑。

    刘清波先开口:“道友很厉害啊,居然考了157分,估计是笔试第一了吧?”

    刚才当着龙深的面还是冬师弟,现在就变成道友了。

    冬至笑得很无辜:“我也就是笔试高分一些,面试肯定不如刘师兄的。”

    刘清波气哼哼,心说你小子挺能装大尾巴狼的,不声不响就来一下。

    “没关系,改天有空,我们再切磋切磋,我得好好向你讨教讨教。”他面上依旧很有风度,伸手想拍拍对方的肩膀,却被冬至借着买单起身避开。

    “好啊,刘师兄还说改天要请我吃饭的,可别忘了啊!”冬至笑嘻嘻道,买完单就先一步走人。

    他才没有兴趣留下来跟对方说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

    而且冬至始终记得,对方的母亲是苗女后裔,会使蛊毒,刚才刘清波跟龙深的交谈也证明了这一点。何遇跟他说过,蛊之一道,看似神不知鬼不觉,实际上都有隐秘的传播渠道,譬如身体接触,譬如在食物里下蛊,又或者通过对家身上的某一件东西来作法,总之就是要有一个媒介。

    经过徐宛的事情,冬至已经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对朋友依旧毫不设防,但对刘清波这种陌生人,甚至称得上对手的人,却不敢大意,尽量避免给对方下手的机会,哪怕是自己杞人忧天。

    如果何遇在这里,一定会老怀大慰地说冬冬小宝贝越来越警醒了。

    冬至回到宿舍,正从口袋里摸钥匙准备开门,就看见他宿舍对面的门打开。

    龙深站在门口朝他招手。

    “你进来。”

    冬至从入住那天就知道对门住着龙深,不过对方日常忙碌,市区里又有房子,住在这里的次数少之又少。

    但是……?

    冬至懵了一下,心说进展这么快?我还没表白,这就发展到去家里了?

    不过他很快知道自己想多了,龙深让他进去,指着桌上他刚刚送的玉露道:“这个要怎么养?”

    冬至忙道:“基本上不用怎么浇水,它怕热怕潮,放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就好。”

    话又说回来,多肉植物向来娇贵,普通人天天照顾未必也能养好,更何况龙深这么忙,估计也没时间怎么照看,万一养死了,那这份礼物岂不是送得很不吉利,难道象征他的爱情还没开始萌芽就胎死腹中?

    呸呸呸,童言无忌!

    冬至撇开乱七八糟的想法,不好意思道:“其实送的时候我也没多想,就是觉得这盆玉露晶莹剔透,特别漂亮,也许您工作的时候看一眼,心情会好很多。要是养不活,我再送您一盆,反正这东西又不贵。”

    龙深笑了一下:“不用。心意到了就行,不要再送什么东西。”

    也许是那个笑容蛊惑了他,冬至神使鬼差问了一句:“龙局,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龙深摇摇头:“没有。”

    冬至再接再厉:“那有喜欢的东西吗?收藏古董剑之类的?”

    龙深挑眉:“问这个做什么?”

    冬至一时语塞,答不上来。

    龙深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准备面试,别想些有的没的。”

    然后就让他回去了。

    冬至看着关上的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恨不得上前擂门呐喊:你误会了!我不是想贿赂你,我是想泡你啊!

    ……

    从笔试到面试,留给考生准备的时间不多,成绩一经公布,过没几天到了面试的日子,考场与那天一样,只不过因为面试入围才三十个人,三间教室自然缩减到一间,面试先后顺序随机安排,叫到号的就进去考试,其他人在外面等。

    冬至在外头遛了一圈,居然还看见老熟人巴桑跟顾美人,不由高兴地过去打招呼。

    巴桑他们看见冬至自然也很高兴,虽然彼此都是竞争者,但更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同事,连顾美人冷淡的面容都流露出一丝喜悦。

    “胡说呢?还没来吗?”笔试期间几个人凑一块,冬至看不到人,自然会问。

    巴桑道:“他发了信息过来,说笔试没过,只能明年再来了。”

    虽说在意料之中,但不免有些遗憾。

    冬至顺势问他们要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互相加上好友。

    三人原本萍水相逢,也谈不上多大交情,但一番笔试闯关过来,在三十人中相聚,不由生出惺惺相惜的感情,一时间感觉距离都拉近许多。

    冬至也发现了刘清波的身影,但他很快移开视线,没有兴趣上前去打招呼。

    巴桑就道:“听说历年面试的题目都特别刁钻,我真怕自己答不上来。”

    跟他们混熟之后,顾美人的话也多了一些:“而且每个人的问题好像都不一样,考官是随机提问的,不像笔试那样能够针对性复习。”

    听见这话,冬至想起何遇给他说过的往年面试趣事,不由一乐。

    巴桑不明所以:“你笑什么?”

    冬至就把那件趣事讲给他们听:“好像前年还是什么时候,有条好不容易修炼成人的锦鲤精来应考,还进入到面试环节了,有位面试官就说,精怪成人,修行不易,更须功德累累,勤耕不辍,你成人之后是否还有修功德?锦鲤精就说有,然后拿出手机,点开社交软件,把上面的锦鲤转发有好运的微博都搜索出来给考官看,说这是他为人间做的贡献。”

    巴桑爆笑出声,引来各方侧目,他赶紧压低声音,抖着肩膀道:“然后呢?”

    顾美人的笑点虽然没有那么低,但也忍不住露出好笑的表情。

    冬至摊手:“然后就被考官骂了个狗血淋头啊,不过听说他其它方面表现还不错,所以后来还是录取了。”

    巴桑挠挠头:“希望到时候,可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能跟鹰沟通之类的,我实在回答不上来。”

    说话间,前面的人一个个进去,冬至暗暗留意,发现每个人大概在里头待了十五分钟左右,有的长一些,有的短一些,按照这样的速度,很快就能轮到他们了。

    众人进去的时候,或强装镇定,或掩盖不住紧张,出来的时候也表情各异,有的放松,有的欣喜,自然也有哭丧着脸的,一看就知道在里头的表现大概如何。

    刘清波进去之后过了二十多分钟才出来,是迄今前面的考生中,在里面逗留时间最长的一个。

    但他出来之后若无其事,嘴角依旧含笑,显得轻松淡定,冬至见状,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笔试最高分,怎么说也不能在面试里表现太差吧。

    “第十二号,冬至!”

    叫号声响起,冬至忙起身往教室里走。

    笔试名次没有公布,但估计一些人已经打听到他就是第一名,短短一路他就收获了不少注目礼。

    踏入教室的一刻,外面的动静似乎一下子被隔绝开来,冬至猜测这里可能跟天台一样,周围都布下了结界。

    教室空荡荡的,只在一侧坐了六名考官,其中一位鹤发童颜,一看就是大佬级人物,还有一位中年女士,仪态优雅,保养得很好,看不出具体年纪,既像三十多,又像四五十。

    冬至一眼就看见坐在其中的龙深,还有他旁边的另一位副局长吴秉天。

    既然两位副局长都来了,那么考官之中肯定也有另一位副局长宋志存。

    但剩下两个男人都没见过,冬至不知道谁才是宋志存。

    龙深抬头,扫了冬至一眼,没什么表情波动,更不可能对他露出什么暗示。

    但看到对方,冬至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心情却彻底放松下来。

    他先是鞠了一躬,像大部分面试者那样先自我介绍:“考官好,辛苦各位百忙之中抽空面试我,我叫冬至,是閤皂派已故长老方扬的记名弟子。”

    “可我听说,你拜入閤皂派,也才二个多月而已,也许还不到两个月?”吴秉天问。

    冬至察觉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语言陷阱,答得越发谨慎:“是的,我虽然加入修行界的时间不长,但向往特管局的热情并不比其他考生逊色。”

    龙深听见他四两拨千斤大唱高调,眼里忍不住闪过一丝笑意。

    “唔,你来说一下,百年僵尸和千年僵尸的区别吧。”另一个男人随口道。

    冬至听看潮生说过,三位副局长里,属宋志存最为其貌不扬,而且一把声音粗砺无比,这人一开口,他就猜对方极有可能是宋志存。

    听见题目之后,冬至更是大喜过望,因为这道题他还真看过!

    上回笔试出来,他听见别的考生在抱怨试题难,提到了百年僵尸,回去之后就顺手查了下资料,没想到居然误打误撞能碰上。

    他侃侃而谈,把自己记住的内容说出来,末了很有礼貌得道:“这些内容都是我从各方搜集来的,因为我自己未曾亲眼见过,所以未必正确,请各位考官斧正。”

    宋志存点点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望向其他人,表示自己没什么要问的了。

    一个冬至并不认识的中年男人问道:“假如一个很可爱,也许你还认识的小孩,被人魔挟持,身体甚至极有可能已经被侵蚀了,你会怎么办?”

    龙深忽然道:“这位是局里的顾问,李瑞李道长。”

    冬至忙道:“李道长好,我应该会先试图救下那个小孩!”

    李瑞微微皱眉:“你只有一个人,而且注意我的问题,他很可能已经被妖魔侵蚀。”

    他的倾向已经呼之欲出,但冬至想了想,仍是道:“但他也很有可能还安然无恙,我会根据当时的情况来权衡,如果能够将他救出,我会试一试,如果实在不行,再采取下策。”

    李瑞冷淡道:“修行之人要懂得审时度势,斩草除根不是下策,而是上策,你这样心慈手软,只会误人误己。”

    冬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诚恳:“李道长误会了,我没说不能斩草除根,只是在消灭敌人之前,尽量尝试先救人,在我的认知里,特管局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医生与警察,扶危济困,惩恶扬善,正是职责所在。我们加入特管局的初衷,不正是为了让这个人间更加太平么?如果当时的情况下,小孩已经被人魔所侵蚀,无力回天,为了更多无辜的人不受牵连,我肯定也不会犹豫的。”

    李瑞摇头:“特管局跟警察不一样,警察当然要尽力保全人质,但绑匪顶多只能伤害人质,妖魔却能为祸人间,你怎么知道,等你确定需要用下策,已经为时晚矣?难道为了你一个人的良心,就要冒着让人魔荼毒更多生灵的风险吗?”

    冬至反问道:“李道长的意思,哪怕人质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获救,也要下手吗?”

    李瑞:“哪怕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也应该下手!比起千万条人命,一条人命又何足道哉?”

    冬至又道:“那如果人质不是小孩,而是一个曾经救人无数,将来也可能拯救更多人的医生呢?”

    其他人似乎没想到看似无害的他,会与李瑞进行如此尖锐的辩驳。

    龙深本想切断话题,但念头刚起,又打消了这个主意。

    李瑞彻底冷下脸:“现在是你在面试,不是我在面试!”

    冬至叹了口气,鞠了个躬,恭恭敬敬道:“李道长,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跟您过不去。一人命,与一百人命孰重?这本身就是千古争议的话题,您刚才批评得对,我刚刚成为修行者,的确还不太适应这样的身份,但您这个问题,恕我无法进行准确的回答,因为事到临头,情况永远是不断变化的,我只能说,怀慈悲之心,行雷霆手段,才是我辈中人应该做的。”

    那位仪态上佳的女性考官拍起掌来,掌声在空旷的教室里犹为清晰。

    啪啪啪!

    “这句话说得很好,足以成为在座诸位的座右铭。”那位女士笑道。

    有她这句话,李瑞表情还有些悻悻,但也不好再发作。

    冬至立刻意识到女士肯定是比李瑞还要大牌的大佬。

    “谢谢您!”他暗暗松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

    龙深似乎看出他的犹豫,适时道:“这位是宗玲宗老,也是局里的顾问。”

    能够被称为宗老,对方的年纪肯定不像她看上去那么年轻,毕竟连看上去比她老一些的李瑞,刚才龙深也没有加个“老”字。

    冬至从善如流:“谢谢宗老!”

    宗玲含笑朝他点点头。

    龙深道:“既然你是传箓出身,就画一张你最擅长的符箓吧。”

    旁边就有现成的黄纸朱砂备着,冬至答应一声,走到桌边,屏息凝神,画了一张自己苦练许久的明光符。

    他没有选择雷符,是因为雷符画好的难度更大,成功率更小,刚刚已经跟考官辩驳了一场,接下来应该稳妥一点。

    符文一气呵成,还算不错,临场发挥加上必须一次性成功,以冬至的眼光,可以给自己打个八十五分,当然,大佬们的要求和标准会更严格,银发童颜的老人家就点评道:“勉强合格。”

    好吧,勉强合格也是合格。

    冬至不由朝龙深望去,对方也正好抬头,两人视线相对,后者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

    笑痕几近于无,可冬至却看见了。

    他原本因为刚才的辩论还有点忐忑,此时已经完全放松下来。

    原本那一丝后悔消匿无踪,冬至隐约有种感觉,如果刚刚他四平八稳地答完,未必能得龙深的这一眼,也未必能得到宗老的称赞。

    就算这次过不了,但能得到男神的这个反应,也死而无憾了吧?

    啊呸呸,不能死,人还没泡上呢,死也死不瞑目!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是肥肥的今天,还有亲亲和抱抱吗?(~ ̄▽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