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跟何遇他们相处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看潮生虽说是个几百年的妖怪,可不仅外形是个小孩,连心性也很幼稚,钟余一话不多,却能让人感觉很可靠。

    这几个人虽然平日里老吵吵嚷嚷, 彼此感情却很好, 看潮生嘴巴毒, 成天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样子,但何遇让他帮自己练雷法,他表现得很不耐烦, 也还是一天不落跟着冬至。

    何遇抱着冬至的胳膊嘤嘤嘤哭诉,说他下周又要出外勤,所以得抓紧时间进行最后的狂欢, 冬至一心软, 又答应了之后唱歌也由他买单。

    何遇立马上演三百六十度大变脸的绝活,拍拍手道:“好了同志们, 晚上有土豪买单, 我们直接包到通宵,还有夜宵赠送,你们觉得怎么样?”

    看潮生首先附议:“我要去两条马路外那家!他家还有麻辣烫和小龙虾自助餐!”

    何遇豪爽道:“没问题,我这就打电话去订!”

    冬至:……

    他转头问钟余一:“这家伙是真要出外勤吗?”

    钟余一点点头:“去云南, 抚仙湖一带出了点状况。”

    冬至一惊:“又是跟潜行夜叉有关?”

    钟余一:“还不知道,三组已经在那边了,他们发信来求援, 反正长白山那边暂时也没进展,老大就让何遇跟看潮生过去帮忙。”

    冬至:“何遇的伤不是还没好吗,怎么不派一组的人去?”

    钟余一:“一组也派人过去了,何遇他们估计就是去搭把手,用不着出什么力气,看情况吧。”

    冬至点点头,没再多问。上次龙深在办公室要了他一根头发,后来就救了自己一条小命,其细心稳妥程度,大可不必担心。

    吃火锅最费时间,一行人玩闹说笑,从傍晚吃到夜幕完全降临,看潮生把桌上的肉菜辅料一扫而光,服务员进来结账的时候,看着桌上那一大堆盘子都眼睛发直。

    用何遇的话来说,吃完饭之后必须唱歌,才能把积蓄的能量释放出来,于是众人又去了订好的歌房,何遇当仁不让,点了歌就往上面蹦,用生命诠释什么叫鬼哭狼嚎。

    在火车上的时候,何遇与龙深等人的出现,让冬至恐惧好奇之余,也颇为惊艳,现在,龙深惊艳依旧,但何遇的高人风范已经荡然无存。此刻魔音穿耳,他禁不住面皮抽搐,与旁边的钟余一一样,默默捂上耳朵。

    看潮生不甘寂寞,拿了另一个话筒开始加入鬼叫行列,何遇吼归吼,好歹还唱到调子上,看潮生则是荒腔走板,完全不知道在鬼吼什么,钟余一捂着耳朵,目光呆滞直视前方,一脸生无可恋。

    冬至实在忍无可忍,直接抢过看潮生手里的话筒,切了一首新歌。

    何遇不死心地在旁边捣乱,冬至不为所动,中规中矩唱完,何遇哎哟一声:“行啊小冬冬,看不出你还藏了这么一手,歌喉不错嘛,等你进了二组,哪天局里有唱歌比赛,保准让你上去一展歌喉!”

    冬至道:“龙局唱得肯定比我好吧,要不把他也叫过来一起热闹?”

    何遇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日理万机,我们就别去添乱了!”

    看潮生也是同样的反应:“唱歌,唱歌,不醉不归!”

    冬至怀疑他们是不是背着龙深干了什么,这时手机屏幕亮起,他一看,是老友发来的。

    老友就问:怎么样,你表白了没?

    冬至:……还没有。

    老友:是男人就勇敢地上!磨磨唧唧我看不起你啊!

    冬至:我这几天忙着备考,哪有时间考虑这个?你今天受了什么刺激?

    老友:你怎么知道?我去挽留前女友,她不肯复合……

    冬至额角一跳,他这个发小损友,家境优渥,是旁人眼里的富二代,外表学习也都不赖。

    这样的条件理应是女孩们众星拱月的对象,从小到大也的确是如此,倒追他的女孩不计其数,他因此眼高于顶,交往过的女孩没超过三个月,没想到这回真栽了。

    冬至有些幸灾乐祸,教育他要吸取教训,以后洁身自好,用真心去感动人家,正教育得起劲,又有人发信息过来。

    龙深:雷法练习得如何?

    哎呀我的妈,男神主动发信息过来!

    这太罕见了,冬至顾不上再调侃损友,忙认认真真把自己练习的进度汇报了一下,又关心男神吃没吃饭,要不要帮他打包夜宵回去。

    龙深回复:多谢,不用。何遇他们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他的冷淡是常态,不冷淡才稀奇,冬至偶然窥见他冷淡之下的细心,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冬至:我们在唱歌,龙局来吗?

    龙深:你把音乐关掉,把我下面的语音信息公放。

    冬至:???

    他不明所以,还是照办了。

    何遇正吼得起劲,音乐中止,他的歌声还在继续:“我的心已碎——”

    龙深的声音冷不防插入:“都回来开会。”

    何遇:“——流不出一滴眼泪……”

    他猛地扭头看冬至:“我们都把手机关了,你怎么还引狼入室!”

    冬至无辜道:“刚才龙局让我开公放跟你们说话,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潮生抱紧沙发负手不肯松开,怒道:“我不走,我不去开会,最讨厌开会了,一群人叽叽歪歪半天还没个结果!”

    何遇举起自己的小熊背包,悲痛道:“儿子,爹这一走,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了,爹不想跟你分开!”

    冬至:“……你俩戏好足。”

    钟余一喃喃道:“这么晚开会,肯定又要通宵了!”

    何遇跟看潮生两人静默一秒,又哇哇大叫起来。

    冬至跟钟余一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任凭何遇跟看潮生喊破天,他们最终还是得乖乖回去开会,冬至倒想跟着一起去,奈何他现在别说二组,连特管局的大门都还进不了,只能独自回宿舍休息。

    打开电脑,登录社交网站,他的漫画连载状况一直不错,下面的评论已经上千,转发也近万,评论大部分都在说故事内容好有趣,也有一些人说自己害怕却又忍不住看下去,还有一些人也讲起自己的经历。

    他浏览了一下,挑了些回复,就关上电脑,继续对着上次的半成品发呆。

    龙深双眼生得很好,或者说,他全身上下无处不好,有些人生来就得天眷,龙深无疑是这样的,但正因如此,冬至反而无从下手。

    他开始一点一滴地回想,对方是双眼皮,眼睛不大,但也不算小,是恰到好处的分寸,这些形状轮廓都好画,难画的是眼睛里的神、韵,勾勒了几遍依旧不满意,最后不得不再次宣告放弃。

    冬至有点郁闷,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个假美术了,专业素质在男神面前完全化为渣渣。

    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何遇他们该不会还没散会吧?

    他拿起手机给何遇跟看潮生分别发了一条信息,刷牙洗脸回来之后才得到回复。

    何遇回的是:受罪中,快升天。

    后边还附带一个两眼无神的表情。

    看潮生则连字也不打,直接发了一串抓狂的表情,传神表达出内心的崩溃。

    没等冬至回复,何遇又发来一条信息:说过的内容反复说,又讨论不出结果,不明白这样的会议有什么意义?!

    冬至回复道:跟石碑有关吗?

    何遇:上次人魔伏诛,总局一直怕它死灰复燃,上头希望我们能尽快找到其它石碑,不过估计没什么结果,我好想回去睡觉。

    冬至:会议是龙局召开的吗?

    何遇:不是,正局,姓蒋,普通人。这位以前在别的部门就是以喜欢开会著称的,调来到这边之后什么都不管,就喜欢开会抓业绩,一听见他要召开会议,我们就头疼。

    他对冬至大肆吐槽大领导的黑历史,不过要是真照何遇所说,中国地大物博,何其广袤,想要在除了东北以外的其它方位寻找石碑,无异于大海捞针,这种毫无结果的会议,难怪何遇跟看潮生会兴趣缺缺。

    一个机构总会集合能够做事与喜欢邀功的人,这是难以避免的,要是冬至真能考进去,以后也得习惯这种工作方式。

    冬至忽然想道:这样的会议,龙深会认真参与,还是跟何遇他们一样开小差?

    他控制不住这个有趣的念头蔓延开去,手指自动自发找到联系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龙局,你们还在开会吗?

    应该不会搭理自己吧?冬至等了片刻,果然没等到回复,意料之中。

    他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浏览网页,不知不觉睡过去,梦里乱七八糟出现一堆断断续续的片段。

    一会儿梦见他跟何遇看潮生等人在k歌房唱歌,忽然大批丧尸从门外涌进来,却被看潮生鬼哭狼嚎般的歌声纷纷震倒。

    一会儿梦见他站在树下跟龙深表白,龙深却冷着一张脸说对不起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然后搂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何遇扬长而去,留下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

    一会儿又回到流花古桥边的结界里,他在前面夺命狂奔,后面缀着一群幻化成民国人的魔物,正紧追不舍,眼看长长的指甲就要刺入他的后颈,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忽然从黑暗中伸出,生生捏断魔物的手腕,然后抓住他的胳膊,带着他往前跑。

    心惊肉跳的逃命转眼之间变成安心的温暖,冬至气喘吁吁跟着逃命,一边忍不住扭头望去,对方正好也朝他看来,清冷的表情居然微微笑了一下,说:“是我。”

    “龙局,我……”身后的魔物嘶吼声越来越近,冬至没有即将丧命的惊恐,心情反倒异常平静。

    “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龙深说道,然后揽上他的腰。“往下跳!”

    冬至还没来得及说话,身体就已经剧烈往下坠!

    他蓦地睁开眼!

    窗外已经天色大亮。

    做了一夜的梦,后脑勺钝钝的疼,冬至懒洋洋翻身,忽然僵住身体。

    他将手伸入被子里,摸索了一下,眨眨眼,清醒大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片刻之后,冬至忍不住捂脸呻、吟一声。

    明明梦境里什么都还没说,为什么身体却会是最诚实的反应?

    之前跟老友交流的时候犹抱着一丝希望,但现在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他好像,真的,对男神,有非分之想。

    打开手机,他发现半夜一点多的时候龙深发来一条信息:已经散会,早点休息,晚安。

    一板一眼,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内容。

    冬至看了几秒,嘴角禁不住一点点上扬。

    对方估计现在还在休息,他没有再打扰,而是给老友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我终于证实了对他的感觉。

    老友回得很快:什么感觉?

    冬至:崇拜,敬佩,喜欢,嗯,也想上他。

    老友:不要怂,就是干!

    这恐怕行不通,冬至扑哧一下笑了,放下手机,起床洗漱。

    刷牙刷到一半,他突然愣住,想到最关键的一件事。

    龙深,跟他,两个人,好像还不熟。

    所以现在他这种情况,是不是从感觉混乱,到明确单方面暗恋?

    冬至看着镜中表情纠结的自己,蓦地乐了。

    没道理自己喜欢上别人,别人立马也要喜欢自己吧,感情不都是主动争取来的吗?

    以龙深的条件,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烈女怕缠郎。

    同理,烈男应该也怕的吧?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为时过早,如果不能入围面试,说什么都白搭。

    嗯,冬至,加油。

    镜中的人眉眼弯弯,眯起一个漂亮的笑容。

    没过两天,何遇跟看潮生就真被抓去出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钟余一性子比较闷,不喜欢到处玩,更何况他跟龙深还有工作在身,冬至也没再去打扰他们,静下心来准备面试,闲时连载漫画,跟读者互动一下,日子过得安逸而又飞快。

    何遇自打得了这间宿舍就没进来住过,冬至入住之后,将这里一切布置得整整齐齐,小阳台上还养了几个小盆栽,旁边一个金鱼缸,里面两条黑白两条金鱼跟主人一样悠闲,他甚至把自己画的两幅风景画打印出来,买了个画框挂在墙上,又添置了一些摆设,生生多出几分暖意,何遇曾来过一次,当时还以为进错地方。

    这一日,冬至正在画画,电话响起,是何遇打来的。

    他接起来:“哥们,事情忙得怎样?我怕干扰你们,就没找你。”

    何遇道:“成绩公布了,你知道不?”

    冬至正在给q版龙深画头发,一时半会没转过思路,顺口就问:“什么成绩?”

    何遇无语:“笔试成绩啊!你连这都能忘?”

    冬至一个激灵,彻底回过神:“公布了?不是会短信通知吗?”

    这话刚说完,他想起自己早上似乎收到一条短信,当时以为是广告,也没去管。

    何遇:“不用忙着去看啦,我知道你的排名,今年应考人数是一百五十六,创历年新高,不过入围面试的名额只有三十个,你想不想知道你排在第几?”

    冬至被他一席话说得战战兢兢:“该不会刚好第三十一名吧?”

    何遇语重心长:“小冬冬啊,你知道今年为什么会这么多人考试吗?因为往年很多考不上的,都会来年继续,几年下来,人数就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是考个两次三次才过的,就算进了面试,也有可能被刷下来。”

    冬至的心一点点往下沉:“所以我是进不了面试吗?”

    何遇:“嗯……”

    冬至强打起精神,反过来安慰他:“你放心吧,我不会灰心的,今年不过的话,明年肯定还考。”

    何遇:“明年再考,人家也不要你了啊!”

    冬至:???

    何遇:“因为你今年笔试第一名!”

    冬至:……

    电话那头的何遇为成功捉弄了他而哈哈大笑。

    何遇:“知道不,你比第二名整整高出二十分!行啊小冬冬,给我们閤皂派长脸了,师父师叔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也高兴,去年程洄没考上,今年我们总算扬眉吐气了!”

    提起那位无缘的记名师父,冬至有点伤感。

    “等我最后入职,哪天再回一趟閤皂山,给记名师父报喜吧?”

    何遇打了个呵欠:“师叔他老人家不会计较那么多外在形式的啦,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冬至听出他话语里的疲惫:“你那边怎么样,很棘手?”

    何遇:“还行,前几天刚失踪了一个人。”

    冬至吓一跳:“这么严重?是特管局的人?”

    何遇嗯了一声:“西南分局的人,不跟你说了,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冬至奇怪道:“不是专门来捉弄我的?”

    何遇怒道:“我哪有那么无聊!”

    冬至:“好好好,那你说吧。”

    何遇:“我这几天出门在外,游戏是上不了了,每周周末的帮战、城战、排位战都没法参加,你上我的号去帮我打吧。”

    冬至:“……这就是你说的很重要的事情?”

    何遇理直气壮:“这关系到我游戏号的装备分数和整体排名,难道不重要吗?”

    饶是好脾气如冬至,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刚挂电话没多久,何遇就给他发来一串全是“嘤嘤嘤”的短信,冬至啼笑皆非,没有理会,去翻自己手机里那条被遗忘了的成绩通知短信。

    通知短信很快找到,夹杂在一堆广告短信里,难怪他之前没留意过。

    (您好,参加2017年国家特别管理局公务人员应聘职位考试的考生,本次成绩已公布,您的总分为157分,其中行政能力测试80分,申论77分,获得本次考试面试资格,请在7月20至21号持有效证件到特管局报到并参加面试。)

    啊啊啊啊啊!

    冬至心花怒放,忍不住抱着手机亲了好几口。

    他听何遇说过,按照往年特管局的笔试情况,能拿个110分就已经算是高分了,结果他这次一下子拿了157分,直接破了历年特管局的笔试纪录。

    冬至在寝室内叉腰,仰头哈哈哈大笑三声:“尔等凡人,都给我跪下吧!”

    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这副样子特别蠢,赶紧把得意忘形的小人塞回身体里。

    这个成绩让冬至觉得自己那么多天的复习,以及打从在长白山回来就一直在做真题的努力没有白费。

    高分让人喜悦,更多的还是满满的成就感,以及付出就有收获的满足感。

    有了这份成绩,他就可以从容敲开特管局的大门,就算在面试里表现稍逊,考官们看在他笔试高分的份上,也许会网开一面,松松手让他进去。

    一辈子有个普通安稳的人生当然不错,但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与小伙伴们降妖除魔同样不赖,冬至曾以为自己庸庸碌碌,顶多就是前面一种人生,但有朝一日,他忽然发现,自己还有选择后面那种人生的机会。

    从广州回来之后,冬至特意去调查过,徐宛原本结婚之后就辞职了,女儿出生后,丈夫嫌弃女儿有先天疾病,提出离婚,徐宛同意,离婚后她带着女儿到异地工作生活。在单位,徐宛也是个很低调的女人,但性情温柔,人缘很不错,还有男人追过她,甚至想要跟她结婚,但徐宛为了女儿,最后还是选择单身。

    但大约在半年前,一向在单位干得不错的徐宛突然离职,切断了与所有熟人的联系,带着女儿不知去向,过没多久,冬至就在火车上碰见自称带着女儿出来旅游的徐宛。

    何遇他们曾推测过,人魔极有可能看中徐宛单调的人际关系,所以将她彻底侵蚀吞噬,又把彤彤做成傀儡,顶着徐宛的皮囊,带着彤彤四处寻找猎物。人们可能会对高大威猛的男人生出戒备心理,却很少会去防备女人和小孩,特别是像徐宛这样柔弱的女人,和彤彤这样可爱的儿童。一般人像冬至一样,听见彤彤患有自闭症,只会更加同情,戒心自然而然降低,更给了人魔可趁之机。

    可徐宛跟彤彤又有什么过错?一个母亲为了孩子,不惜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人生,仅仅因为柔弱可欺,就成了魔物下手的对象。

    作为一个普通人,冬至很有可能退缩躲避,选择先保全自己,但现在既然能有机会,成为一个不普通的人,保护那些像徐宛彤彤一样无辜被魔物荼毒的人,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放弃。

    当然,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无形中鼓励着他。

    想到龙深,冬至也给他发了个信息过去,先是说自己的成绩,然后对龙深这段时间的指点表示非常感谢,并提出上次想要请饭却未能如愿,希望这次龙局能够给个面子云云。

    龙深这次回得很快:恭喜,好的,晚上七点,林间茶楼见。

    干脆直白,简洁明了。

    所以这是答应了?

    冬至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个滚,脑海里开始盘旋种种腹案。

    现在肯定是不能表白的,毕竟这才刚刚过了笔试,八字还没一撇,对方却是堂堂副局长,两人地位悬殊,表白了被拒,说不定连面试都会被刷下来,到时候就是悲剧了。

    但他可以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意向,比如说反不反感跟男孩子谈恋爱,又或者如果有男孩子跟他表白,他会不会觉得恶心。

    这好像也太直白了?男人嘛,还是得靠自身魅力来说话,冬至自认颜值这一项起码还是过关的,外在魅力没问题,那就只剩下表现内在的魅力了。

    或许可以聊点能让对方心头一动的话题,比如说游戏?算了……那只会让男神联想到扣工资。比如说一小时三百五?……过,那是何遇喜欢的话题!又比如说,美食?唔,看潮生喜欢,不知道龙深喜不喜欢。

    追人真是一个技术活,冬至发现自己以前被别人追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现在轮到自己要追别人了,开始也体会到无从下手的感觉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无正文无关的小剧场

    龙深:一小时三百五是什么?

    何遇:…………呃,这是一个,嗯,很深奥的数学题,就是那个,比降伏僵尸还要复杂的……

    龙深:扣工资?

    何遇:(视死如归)就是跟东那个啥的叫那个啥的一小时最便宜的价格啦!

    龙深:哦,扣工资。

    何遇:谁把我供出来的???冬至!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冬至打了个喷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