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的困意全被吓飞了, 炸毛道:“你怎么进来的!”

    看潮生:“你自己忘了锁门啊,我敲门没应,一开就开了!”

    冬至哦了一声,抓抓头发,爬起来:“抽屉里有小鱼干, 你自己拿吧。”

    看潮生翻了个白眼, 不屑:“我又不是猫精, 吃什么小鱼干!”

    冬至随口道:“那是老虎精?”

    看潮生怒道:“你才老虎精,你全家都是老虎精!老子本体可是很威风的,怎么可能是老虎精那么低级的妖怪!”

    冬至看他抓狂, 强忍住笑,虚心请教:“那请问你的本体是什么?”

    看潮生翘着下巴:“你猜!”

    冬至道:“你的名字跟水有关,本体应该也是水里的生物, 而且你很喜欢吃东西, 可是何遇又说你不是饕餮,那是海龟?娃娃鱼?金蟾?龙?唔……或者是蛟?”

    他从对方的神情变化上很快得到答案, 冬至讶异道:“真的是蛟?”

    看潮生哼了一声, 傲娇地不回答。

    有角为龙,无角为蛟,传说蛟是未渡劫之前的龙,力量也要比龙逊色一些, 那传说终究是传说,这种生物的存在就像龙一样缥缈虚无,从未被证实存在过。

    不回答就是默认, 冬至哇了一声:“世上真的有蛟吗?”

    看潮生不悦:“你连龙都见过,有什么好质疑的?”

    冬至笑道:“可那毕竟不是活龙,你却是活生生的传说,我得赶紧多看几眼回回本!”

    看潮生有点小脾气,却很好相处,只要投食和顺毛,基本都是百试不爽,冬至现在已经摸到脉络了。

    果不其然,对方脸上多了一抹可疑的红色,还有点得意洋洋。

    冬至好奇道:“那你为什么平时要变成猫?”

    看潮生:“切,我的本体放出来,这层楼都不够用,而且变成猫还可以降低人类的警觉,你们不都喜欢弱小的动物吗?”

    冬至:“那战斗力不会随之削弱吗?如果在长白山上你化出本体,应该很威风吧?”

    看潮生撇撇嘴:“那地方是景区,一条龙都够折腾了,我再化形,到时候打得天昏地暗,回头收拾烂摊子,每个部门都要找我们算账了!”

    那倒是,冬至点点头,被说服了。

    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蛟在真龙面前,总免不了有几分心理障碍,即使那只是一条骨龙,不过这些示弱的话,看潮生肯定不会说出口的。

    “快点起床!”他恶声恶气道,“老大让我带你去顶楼修炼!”

    冬至:“你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看潮生从鼻孔里喷气,不耐烦道:“那里需要刷卡才能进,你还没入职,怎么进去?”

    冬至无辜道:“可我还没吃早饭,我们一起去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粤式点心茶楼,他家的肠粉是手工制作的,跟广州老市区的一样,皮薄馅多,很好吃。”

    看潮生的双眼立刻变得亮晶晶,只差没竖起耳朵喵一声了。

    可惜现在不是大黄猫,不然就可以顺毛撸了,冬至还有点遗憾。

    用过早饭,两人回到特管局,看潮生带着冬至直上顶层,三十二楼的楼梯爬得冬至差点就怀疑人生了。

    “难道就从来没有人抱怨过没有电梯的事吗?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爬得要死要活吗?何遇不是说这里也有普通的后勤人员吗!”

    看潮生:“有啊,每年都很多。”

    冬至:“那他们没有跟上面反映情况吗?”

    看潮生:“最后他们都调岗走了,说是宁愿去国安也不要来这里。不过每年也都有像你这种傻子被骗进来,所以没关系。”

    冬至一脸生无可恋。

    看潮生道:“你不是在閤皂派里学了吐纳功夫吗,每天爬楼梯就当修炼课程之一了。”

    冬至下意识还把自己当做普通人,听见看潮生的话,这才恍然自己已经一只脚踏入修真者的行列了,忙按照閤皂派的方式,在爬楼梯的同时放缓呼吸,注意力一旦不在双腿上,路程似乎也变得没那么长了。

    两人来到顶层,通往天台的门紧紧关着。

    看潮生拿出工牌,在墙上的刷卡机嘀了一下,推开门。

    “进来。”

    眼前一片明亮。

    冬至以为自己看见的会是一个普通商业大楼的天台,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想象力太过贫瘠了。

    跨入那扇门的一步,是从现实世界到琉璃幻境的飞跃。

    绿草成荫,飞瀑溅珠,草木蔚秀,溪石错落。

    放眼望去,辽阔无边,不知何处才是尽头。

    现代都市的钢铁丛林,已经很难看见如此富有自然气息的情景,更何况他们现在正置身北京的市中心。

    难道他们已经穿越了空间与时间,来到另外一个世界里?

    冬至惊叹道:“我们还在北京吗?”

    看潮生拽拽道:“当然,少见多怪!这只是一种结界术法而已。”

    冬至:“是幻觉?”

    看潮生:“不是,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将有限空间进行无限扩展延伸。”

    冬至走到河边,弯下腰,掬起一碰水,水从他指间滑过,冰冰凉凉,夏风微醺,送来果木的香气。

    这些感觉都无比真实。

    冬至问:“所有人都会在这里练习吗?”

    看潮生:“这里划分了几块区域,一组的,二组的,三组的,有各自不同的空间,不用担心误伤,我是二组的人,工牌自然也只能刷到二组的场地。这里最妙的是,虽然有结界跟我们平时的世界隔开,但灵气依旧是相通的,所以修炼的效果也是一样的,比如说,云来!”

    他朝天上招招手,一朵乌云悄无声息飘来他们头顶。

    “降雨。”看潮生道。

    倾盆大雨噼里啪啦砸了下来,不过仅限于冬至头顶那一块地方,他刚抬起头,瞬间被浇了个满头满脸。

    冬至:……

    看潮生哈哈大笑。

    冬至面无表情:“把肠粉都给我吐出来。”

    看潮生对他扮了个鬼脸:“快点练习,我今天负责监督你!”

    冬至一眼看透他的用心,叹了口气:“你是想等我去吃晚饭吧?本来晚上还想带你去吃烤鱼的,但是现在我的热情完全被你浇灭了。”

    看潮生眨眨眼,态度切换自如:“那要不,我帮你修炼?要是你今天能引来天雷,晚上就请我吃烤鱼。”

    冬至道:“怎么帮?”

    看潮生:“帮你修复符文好了,你每次用符都会烧尽,但在这里,物品是可以复原的,这样你就可以循环利用,不用浪费多余的时间再去画符。”

    冬至:“好吧,成交。”

    龙深教过他持剑引雷的正确姿势,冬至记忆力好,动作分毫不差,符咒也背得很纯熟了,那些符文虽然是他自己写的,但也经过何遇的认证,打了合格证的,但不管他怎么练,头顶上就是毫无动静。

    符箓着火之后在空中飘扬落地,完全没有在閤皂山引雷时的威风。

    这种情况其实是很正常,老头儿师父也说过,何遇能够一个月内引来天雷,已经可以说是天才,他一夜之间就能初试成功,自然更是可喜可贺,但天威难测,能力越强,只能说成功率越高,哪怕是张道陵陶弘景那样世间罕有的高人,也不可能回回都引出天雷。

    冬至没有灰心,他一次次地尝试,整整一个上午,符箓着火化灰之后,又被看潮生随手复原,冬至只需要用两张符箓就可以轮流练习,看潮生坐在树枝上吃坚果,不多时树下就多了一个小小的坚果尖堆。

    “你这个手法不行啦,何遇不是这么整的!”

    “念咒的时候快一点,真正跟敌人战斗,没人有空等你把咒念完!”

    “哎呀你没吃饭是不是,拿剑的时候要运气啊!”

    吃零食的间隙,看潮生还不忘叽叽歪歪,在旁边指点江山。

    “蠢货,剑尖要朝上!朝上!”看潮生嘴里塞着零食,口齿不清地叫嚣。

    冬至自言自语道:“晚饭有着落了,夜宵吃点什么好呢,大闸蟹还是小龙虾?”

    看潮生变脸比翻书还快:“老实说,我是头一回看见像你这样天赋异禀,骨骼清奇的人才,不修术法简直是浪费,总局需要你,国家需要你,人民群众需要你!”

    冬至哈哈一笑,不再与他斗嘴,开始专心练习。

    一开始还会被、干扰,但渐渐的,当他全身心沉浸在其中时,身外的杂音已经完全被无视了,虽然暂时还没有进展,但好歹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不再轻易受外物影响。

    龙深刷卡开门,带着身后的人来到天台。

    远远的,冬至站在溪边练习术法的身影映入他们眼帘。

    两人站了片刻,吴秉天打趣道:“这种小朋友你们也要?看来二组是越来越不挑了。”

    这话有几分调侃,有几分嘲笑,龙深只当听不见,带着吴秉天走过去。

    “老大!”看潮生先发现了他们,拍拍手,从树上一跃而下。

    冬至听到声音,转过头,也很有礼貌地点头招呼。

    龙深对他道:“这位是吴局,那天你们在天源大厦上的情况,他想仔细了解一下。”

    吴秉天微微一笑,乍看平易近人,但又有些距离感:“何遇跟唐净等人,我们都询问过了,不过不同的人也许有不同发现,综合情况,有助于我们拾漏补缺。”

    冬至听何遇说过,局里有三位副局长,分别带了总局三个组,这位吴副局长,想必就是特管局一组的组长了。

    平心而论,吴秉天的颜值虽然没有龙深那么高,但他也不差,国字脸很端正,身材魁梧高大,算是另一种类型的美男子。

    人魔的存在对特管局而言一定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他们不会如此郑重其事,还出动两位副局长亲自来问话。

    意识到这一点,冬至也不敢马虎,认真回想自己与徐宛认识的过程,还有天源大厦上的情况,简明扼要叙述了一遍。

    从他这里也没能得到什么线索,但吴秉天还是听得很认真,末了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让他继续练习,转身就跟龙深离开。

    结果他们刚走到结界出口,就听见头顶隆隆闷响。

    两人抬起头,头顶乌云密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冬至那里汇聚过去。

    云层中,亮光一掠而过,一道蟒蛇粗的闪电骤然劈下!

    看潮生大叫一声,光速一般从树下逃离,由于太过惶急,跑到半路直接化身为猫,几个腾跃落在溪边。

    下一秒,雷电正正劈在他刚才栖息的那棵树上,直接将整棵树从中间劈成两半。

    哗啦一声,半棵树砸在地上,正好把刚才看潮生吃的那堆坚果壳子给盖上了。

    大黄猫很愤怒,整个身体直接站立起来,朝冬至张牙舞爪:“喵喵喵喵喵喵喵?!”

    “……听不懂。”他头一回知道猫还能发出抑扬顿挫的叫声。

    大黄猫龇牙咧嘴,在原地跳两下,光点凝聚中,又恢复看潮生的模样。

    “你想谋财害命啊?!”

    冬至无辜道:“我不知道会劈中那棵树啊。”

    龙深与吴秉天没有多看,他们离开结界,从天台下去。

    吴秉天道:“我们打算在上次发现壁画的地方扩大搜索范围,看能不能找到石碑。”

    龙深点点头:“那内蒙就交给你们了,我也会让东北分局的人继续在长白山附近搜索。”

    吴秉天叹道:“我们国家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可能一寸寸地掘地三尺,现在我反倒希望人魔再冒出来做点什么事,这样我们就可以循着他的踪迹,先一步找到石碑。不过话说回来,你认为,人魔冲着石碑去,到底是想抢走石碑,还是想破坏石碑?”

    龙深道:“如果石碑果真是符阵的一部分,他的目的极有可能是后者。但,目前还不知道,这座符阵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吴秉天:“我已经请上面下发文件给各个宗派,协助查找资料,也许能找到与石碑有关的线索,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张老说,石碑上的符文极为古老,龙虎山翻找相关资料,暂时没有发现。”

    他这样说,自然是希望能跟龙深交换情报。

    龙深沉默片刻,道:“我让何遇回閤皂派问了,辛掌门说石碑符箓成形年代可能在明清以前。”

    这不是废话吗,以龙虎山的能耐,还能不知道符箓在明清以前?

    吴秉天不免失望,但转念一想,閤皂派自清代以后就门庭衰落,几次动荡更让典籍付之一炬,的确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石碑之事,恐怕还有后续,二组的人手还是太少了,希望龙局今年能多招几个,爱惜羽毛是好事,太过清高,可就被人误会了!”他呵呵一笑道。

    龙深淡淡道:“吴局刚才不是看见一个了吗?”

    靠!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吴秉天就想骂娘。

    刚才他跟着龙深去天台,见到冬至在那里练习引雷术,起初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他眼光何其毒辣,一看就知道是个新手,这样的新手,别说考进总局,连想拜入龙虎山门下,龙虎山都得好好考虑一下。谁知道他刚嘲笑完龙深没多久,人家就直接一个天雷轰下来打他的脸,而且还不是那种小打小闹,是足可拿来炫耀的威力。

    吴秉天只好装作自己没说过那句话,谁知道想嘲笑一下对方,却反被扯住痛脚。

    他打了个哈哈:“龙局真是慧眼识英啊,我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样品质上佳的新人呢!”

    龙深嗯了一声。

    吴秉天:……

    嗯你的头啊嗯,回头就把你看中的人抢过来,看你还装不装得出深沉,呵呵!

    冬至并不知道龙深和吴秉天对自己的评价和观感,他此时正沉浸在自己再一次引雷成功的巨大喜悦里。

    龙深他们走后,他又练习了十几次,有两次招出了拇指粗细的小雷电,没有刚才第一次的威力那么吓人,但这种成功率恰恰可以说明他的进步很大,要知道就连何遇,据说在他成功引雷之后的一个月,就再也没有成功过。

    为了犒劳看潮生这一天下来帮他不停恢复符文,冬至叫上何遇,请他们吃了一顿螃蟹小龙虾大餐,将近午夜,三人才拖着滚圆的肚皮回去。

    吃太饱反而睡不着,冬至回想今天引雷的经过,禁不住又兴奋起来。

    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一个普通宅男,活了普普通通的二十几年,有朝一日居然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踏入奇幻玄妙的新世界。

    首战告捷,让冬至浑身都充满动力,恨不得明天快点到来,再接再厉勤加练习。

    拿起手机逛了一圈,他想发消息给龙深,又觉得太打扰了,今天对方跟吴局亲自过来问话,肯定是因为石碑之事对他们来说很重要,龙深现在应该为此忙昏了头,顾不上其它。

    想了想,冬至打开购物网站,给自己买了一些日用品。

    又买了一堆自热火锅,这是给看潮生那个吃货的。

    还买了个岛国原产美女立体鼠标垫和小熊背包,这是给何遇那个黄暴宅男的。

    自从在火车上起,他们就帮了自己很多,虽然一个嘴贱又贪吃,一个除了降妖之外的所有时间都缺心眼,但冬至早把他们当成兄弟朋友,并不觉得自己经常请饭就吃亏了,连买东西也经常会给他们顺便带一份。

    但到了龙深这里,他却有些犯难了。

    男神喜欢什么?

    冬至输入关键字,古董,名剑。

    出来的价格让他禁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冬家的家境算挺不错的,父母去世之后,给他留下一笔遗产,除此之外,游戏行业的美术工资也比较可观,他完全可以说是吃穿不愁,但就算如此,这些剑的价格也让他负担不起,更何况他也不懂得鉴别真假。

    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他打开手机,找到自己在国外读书的发小损友。

    那边是白天,老友很快回复:哟,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最近在干嘛?

    冬至:辞职了,准备考公务员。兄弟,问你个问题。

    老友:有屁快放!

    冬至:我有个朋友,想送礼物给别人,他对这个人有好感,但又不确定是不是爱情的那种好感,你觉得送什么比较好?

    老友:那个朋友就是你自己吧?

    冬至:……

    老友随即发了一连串表情过来嘲笑他。

    老友:我刚分手你就谈恋爱,丧尽天良!把照片发过来我看看!

    冬至无奈:没有照片,我都说不确定对他的感觉了,所以才要找你分析分析啊。

    老友:他???男的???

    冬至一时手滑,没想到对方那么细心,顿时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老友那边却立马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我早就看出你小子是个弯的了,要不然怎么二十几年都没谈过恋爱!

    冬至很不服气:我也曾对女生有过好感的好不好!

    老友:那是小学。没事,现在别说男男了,人兽和无性恋都有,哥见多识广,哥很淡定。

    冬至:……总而言之吧,这人挺厉害的,长得也好看,抛开有没有好感的问题,他也帮了我挺多忙,我想感谢他,送什么好?

    老友:钱!

    冬至:……

    老友:钱最实在了!你就给他发个五百二十块的红包,又能试探他的心意又能感谢,不是一举两得吗?

    冬至:算了,还是说说你为什么会失恋的问题吧。

    他听损友吐槽了一个小时前女友如何如何不好,终于把人给安抚好。

    挂掉电话之后,冬至拿起画册,翻到之前在火车上一直没完成的那半幅人像画上。

    上面勾勒出一个微微低头的侧面,好像在倾听思考,表情是一贯的冷漠淡定,只有眼睛处空白一片。

    那时候刚在火车上初见,冬至对龙深完全谈不上了解,匆匆一面,仅仅对容貌留下深刻印象,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以他没法画出对方的眼睛,就一直留白。

    看了一会儿,冬至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将眼睛补上,反是重新翻开一页,随意用铅笔勾勒出几个卡通形象的人物。

    坐在卧铺上,小短腿晃荡,嘴里塞着零食的看潮生。

    成天抱着手机不放一脸痴迷的何遇。

    双手插兜连走路都在梦游的钟余一。

    抱着剑一脸酷酷的龙深。

    还有正在努力练习五雷正、法,好不容易引来天雷,却劈在看潮生头上的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上次让猜看潮生本体的,结果所有评论里只有1个宝宝猜对,兑现承诺本来应该送10个红包,但为了防止大王喵看漏,所以送到30个红包好了。前20个留言送红包,再随机送10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