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带他回到特管局, 却没有上楼,而是直接去地下停车场。

    冬至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对方所谓的“去一个地方”,估计不会太近。

    “上车。”

    龙深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对他抛下一句话。

    只是车窗上厚厚一层灰, 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洗了。

    “这是单位用车吗?”冬至好奇。

    “不是, 是我自己的。”龙深道。

    冬至暗自咋舌, 他看何遇天天喊穷,小气吧啦,难免形成“特管局人人都很穷”的印象, 谁知道何遇的顶头上司居然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土豪。

    龙深似乎看穿他的想法:“何遇想买也买得起,只是他成天乱花钱,存不住。”

    冬至想起何遇天天泡在游戏上买道具买套装, 还缠着自己买游戏礼包的情景, 心有戚戚然地点头赞同。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么一个有钱清纯不做作, 高冷美貌又能干的男人, 成天忙着工作,不说结婚生孩子,连可疑女友都貌似没有,这科学吗?

    必须不科学啊!

    冬至好奇心快要溢出来了, 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您成天这么忙,不就没时间陪女朋友了?”

    龙深道:“我没有女朋友。”

    冬至下意识道:“不会吧, 您这么帅都找不到女朋友啊?”

    龙深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你很想谈恋爱?总局跟你年龄相仿的不多,华东分局的比较多,以后有机会再让何遇给你介绍。”

    冬至先是下意识哦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忙解释道:“不是,我就随便问问,没有想谈恋爱的意思!现阶段我打算先努力考入特管局,再向你们学习,以单位为家,为降妖除魔,建设和谐社会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话连草稿都不用打,一口气说完之后,他有点讪讪,心想自己可能是最近公考资料看多了。

    不过更神奇的是,龙副局长非但没有觉得他在唱高调,居然还点点头赞同道:“除魔工作任重道远,你既然有这份机缘,就算将来不进特管局,也要坚持修炼,别轻易松懈。”

    “好的!”冬至干巴巴道。

    他觉得自己完全是给自己挖了个坑,但龙深一本正经说教的样子,又意外地感到有点萌。

    车子开进一条街道,两旁大多是卖文房四宝,古玩字画的,这个时候,大部分已经关门了,个别还开着,分外冷清。

    也许白天这里很热闹,但入夜之后,就只有稀稀落落的行人。

    龙深将车辆停靠在路边,带着他进了一间店铺,里头灯光昏暗,一个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闸。

    “诶,现在已经休息了,明儿请早……”对方回头道,话说一半,将老花镜往鼻梁上一推,“龙局啊,您怎么来了?”

    龙深道:“我来拿回一把剑,傅青主那把。”

    对方问:“不寄卖了?”

    龙深:“不了。”

    店主看了他身后的冬至一眼,点点头,也没多问:“那您等会儿,我去拿。”

    冬至的目光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头跟其它店铺没有太大区别,都放了一圈的古董字画,琳琅满目,不过他也鉴定不出真伪,就看个热闹。

    店主很快捧着一个剑匣出来。

    “有人来问过价,不过都开不出您要的,我也没卖,一直压着。”

    龙深道:“多谢了。”

    店主笑道:“这些年您帮衬了我不少,咱们就不说谢了,不然没完没了。”

    他将匣子放在柜台上,开锁,啪嗒一声,匣子弹开。

    冬至好奇上前,只见里面装着一把剑,比起龙深在办公室挂的那两把,既无宝石镶嵌,也没有特殊纹饰,显得平平无奇。

    龙深将剑拿出来道:“匣子就不用了,下回再找你喝茶。”

    店主哈哈一笑:“您可别老说这句话,都三回了,没一回真来店里喝茶的,每回都是匆匆来了匆匆走!”

    龙深也笑了一下:“今天太晚了,我就是想留下,你也没空招呼我,下回吧。”

    他跟店主说话的语调很放松,与跟何遇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又不太一样,冬至猜测他们可能认识很久了。

    离开古玩店,龙深驱车带着冬至回到特管局。

    “去我办公室还是去何遇的宿舍?”他问。

    两个地方都在同一栋楼,但在不同楼层,何遇的宿舍目前是冬至在住,所以他有此一问。

    冬至听出对方这是有正事要说,忙道去办公室吧。

    龙局的办公室一如既往简洁明了,除了墙上那两把剑,没有多余的装饰品。

    冬至不知道在哪里看过一个说法,说是从办公室的摆设细节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爱好性格甚至是弱点。

    如果这个说法准确的话,那龙深的性格无疑跟这间办公室一样——顶多有个藏剑的癖好,除此之外,简洁明了。

    冬至正襟危坐,等着领导发话,脑海里却在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给你。”

    龙深将刚刚从古玩店里带回来的长剑放在桌上,推至冬至面前。

    冬至一怔,忍不住去摸长剑。

    入手冰凉,出乎意料的是这把剑还不重,有点像现在的超轻合金,但从材质上看又不像。

    “龙局,我不会练剑,这剑给我是糟蹋了。”他老老实实道。

    龙深道:“这把剑叫青主剑,主人是明末清初的傅山,人称傅青主。这算不上他最好的佩剑,但可以帮你练习五雷正|法。”

    冬至一愣:“用剑来练习五雷符?”

    龙深点点头:“閤皂山不是修剑的门派,他们讲究的是符念合一,但你不在閤皂山长大,仅仅学了几招,根基太浅,一时侥幸也很难比得上从小习练的人,如果以剑引雷,会事半功倍。”

    冬至恍然,他刚学雷法的那天晚上,的确引出了天雷,可记名师父去世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因为帮忙料理后事,他们没赶着走,冬至偶尔也会练习雷法,可再没有一次像那天晚上一样能有雷动风云的声势,顶多就是天空变色,乌云聚拢而已。

    现在听见龙深的话,他就有点明白了。

    “您的意思是,我根基太差,想要事半功倍,最好是有外力帮忙,这把剑就相当于一个媒介,可以让符文更快地引动天地力量?”

    龙深赞许颔首。

    冬至虽然是半路出家,之前毫无基础,但他胜在悟性好,天赋高,一点就通。

    “可这剑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想明白了练符的诀窍,他有点不安。

    龙深淡淡道:“练雷符需要用两百年以上的剑,这是这把剑唯一的价值,它本身不算贵重,拿着吧,如果考不上,到时候我再收回就是了。”

    ……扎心了老铁,冬至只好连忙道谢,默默收下。

    但他由此也体会到了何遇说龙深外冷内热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然平时不苟言笑,训人还很严厉毒舌,但其实不是不会关心人,不仅赏罚分明,还愿意点拨指正,哪怕冬至知道这很可能是自己在羊城表现不错换来的待遇,但内心仍旧禁不住乐起来。

    至于礼物还可能会被收回这种事,冬至选择暂时性遗忘它。

    难得机会,他又趁机问了几个专业性的问题,龙深都一一回答,虽然言简意赅,但并不难懂,甚至比何遇说得更加直白。

    冬至心满意足地起身告辞,不忘再三感谢,这才捧着剑回到宿舍。

    临走前,龙深对他道:“大楼顶层开辟了一个单独的练习场,有结界护着,可以去那里练习,其余地方都不能练。去的时候叫上看潮生他们。”

    这里是闹市区,以特管局里藏龙卧虎的能耐,要是大家动不动就来个术法,估计方圆十里早就荒草不生了。

    由于受到偶像的激励,冬至小朋友回到宿舍之后,还一口气做了一套国考真题,背了几回符文,才洗漱换衣服躺下去睡觉。

    结果也不知道是大脑皮层太过兴奋,还是考试将近有点紧张,他翻来覆去了很久才入睡,还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中他已经通过笔试,顺利进入了面试阶段,眼前坐着几位面试官,其中一位就是龙深。

    冬至一手捏符,一手持剑,正在考官面前尝试引出天雷,结果符着火了之后非但没有往上飘,反倒落在地上,变成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

    梦中的自己对龙深道:“龙局,这是我给您变的女朋友,您看能过关吗?”

    龙深满意点头,起身走来,却没有去抱大美女,而是抱住了自己,然后摸摸他的头发,捏捏他的脸。

    “不错,面试高分通过。”他对其他看不清面目的面试官道。

    冬至一脸懵逼,想要挣脱对方的怀抱:“不不!你弄错了,那个美女才是给你的,我不是啊!”

    被他变出来的大美女朝面试官们鞠躬道谢。

    冬至则一把被打横抱起。

    龙深低头朝他邪魅一笑:“你不用考试了,回去帮我暖床!”

    冬至大惊失色,想到自己复习了大半年,背了无数考点结果却被自己变出来的人给顶替了,又急又气,大声喊起来。

    “我要考试啊啊啊啊啊!!!”

    他睁开眼,浑身冷汗淋漓,双手紧紧拽着被子,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个梦境。

    很多梦醒来之后就忘记了,但估计是这个噩梦集合了他这几个月以来的怨念,他现在还能回忆起里面的每一个细节,包括龙副局长那个邪魅狂狷的笑容。

    冬至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被雷得里嫩外焦,然后狂摇头,试图将梦境从脑海里甩出去。

    不不不,那只是一个梦,不要多想,梦境跟现实是相反的!

    手机上的时间是半夜三点多,时间还早得很,他重新躺下,看着天花板发呆。

    都说梦境是内心深处潜意识的反映,那刚才做的梦说明了什么?

    只是梦见考试就算了,好歹最近备考心理压力大,但他梦见龙老大强抢民男又是什么鬼!

    冬至回想起晚上去拿剑的时候,一路上跟龙深的对话,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龙深说自己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正常情况下,自己应该是询问对方的择偶标准,然后帮忙留意,又或者安慰对方,说一定有个漂亮温柔善解人意的女神等着他。

    但,冬至发现自己当时的心情,竟然有一丝丝的窃喜。

    这有什么好窃喜的??

    难道因为自己是个单身狗,看到偶像也没女朋友,所以他产生了有人垫背的阴暗心理?

    难道……他对龙深产生男神和偶像之外的想法?!

    冬至抱紧被子,陷入深深的沉思。

    他让自己冷静下来,脑海里两个小人开始进行有条不紊的对答,企图借此理清思路。

    小人甲问:你这个颜狗,肯定是被他的皮相迷惑了!

    小人乙反驳:不,男神之所以是男神,肯定不止有颜,你看人家在长白山,一人搞定一条骨龙,顺带还把两个心怀鬼胎的日本人给拍扁了!

    小人甲嘲讽:那是因为还有何遇看潮生老郑在场,一个人的成功往往是团队的成功!

    小人乙:那你不能否认他就是团队的核心,连何遇的师父辛掌门都说龙局很厉害,而且他还在羊城救了我一命!

    小人甲又嘲讽:现在不流行以身相许的那一套了!

    小人乙怒:谁会跟你一样龌龊,他那么厉害的人,把他当榜样也不奇怪吧?何遇跟看潮生他们就不说了,平时虽然上蹿下跳,在龙局面前也老老实实,钟余一也和我一样啊,看到龙局降妖伏魔的英姿之后也千方百计考进了特管局,这不就跟仰慕军人,然后去参军一样吗,只是榜样效应而已!

    小人甲凉凉道:说了这么多,那你为什么会对他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感到高兴?

    小人乙语塞。

    小人甲:你会想要进入特管局,跟他并肩作战吗?

    小人乙:当然想!

    小人甲:你会想看见他对你笑,夸你做得好吗?

    小人乙:想。

    小人甲:你愿意为他付出什么?

    小人乙:当他的队友,争取不拖后腿,让他可以放心托付后背!然后尽力做到他想让我做的事情。

    小人甲:那如果他希望你当他的男朋友,你会答应吗?

    小人乙:???这种事情几乎不存在!

    小人甲:别说存不存在,你就说你想不想吧,我就是你内心的声音,少矫情了!

    小人乙:好吧,我可能会意外,会震惊,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答应,毕竟全是假设。

    小人甲:这么说你其实还是有点喜欢他的?

    小人乙:……

    小人甲:那我们换个问法,你如果看见何遇交了对象,是怎么感觉?

    小人乙:哥们行啊,动作都比我快了!祝福!请饭!

    小人甲:那如果你看见龙深交了对象呢?

    小人乙:就,也祝福吧。

    小人甲:为什么态度消极,不情不愿?

    小人乙:……

    天人交战告一段落,冬至郁闷地大叫一声,心说不对啊,虽然他之前在办公室看到龙深,还脑补人家想对自己潜规则,但说白了,那也只是为了缓解紧张的胡思乱想和玩笑而已,总不至于想着想着,就真有了想法吧?

    这辈子当了二十多年的宅男,他没谈过恋爱,但学校里也曾看见过心动的女生,虽然后来不了了之,不过这总可以说明自己不是天生就弯了吧?

    不对,弯不弯的根本不是重点!

    他崇拜龙深,这毫无疑问,任谁看见一个强者提着剑威风凛凛力战骨龙,也很难不生起憧憬向往之心。

    但崇拜就等于喜欢吗?

    那这种喜欢是不是也太肤浅了?

    他对龙深的了解其实不多,甚至连人家具体年龄,家庭情况都不知道。

    那他喜欢对方什么?俊美的外表,还是强大的力量?

    许多念头和画面在脑海里飞速掠过,但他发现,最后在心里留下深刻烙痕的,却与容貌和能力无关。

    是那一个清晨,龙深站在长白山天坑旁边,提剑背光的身影。

    是在羊城流花桥的结界里,他身陷险境,忽然听见对方的那一声“是我”。

    是对方虽然不赞同他加入特管局,却在看到他的决心之后将青主剑送给他,隐藏在严厉下面的关心。

    冬至嗷呜一声,拉上被子,将脸彻底盖上。

    可喜可贺,平生第一次有了喜欢的对象。

    但喜欢的对象却是可望不可即的男神。

    他忽然发现,自己想要摆脱单身生涯,好像有点遥遥无期。

    一个噩梦让他彻底没了睡意,后半夜都是裹着被子像条毛毛虫一样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脑子里乱七八糟什么念头都有,甚至连下药先把男神放倒生米煮成熟饭的想法都冒出来了。

    不过真要是那么做了,龙深能不能被放倒先不说,冬至觉得自己的下场绝对是直接被打包丢进天坑去喂潜行夜叉。

    快天亮的时候,他终于迷迷糊糊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冬至耳边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

    他第一反应是在做梦,第二反应是有老鼠,第三|反应才睁开眼睛。

    看潮生一手拿着薯片袋子,一手拿着薯片往嘴里送,坐在椅子上晃着腿,百无聊赖。

    “你醒啦。”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凸|后|翘也是被屏蔽的敏感词??并不是很懂……

    与正文无关的小剧场:

    冬至: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美青年,我连做梦都梦见想考试,还有比我更适合进特管局的吗?

    看潮生:骗人,我明明看见你边睡边笑还在流口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