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都没理他, 唐净凉凉道:“哦, 这么帅,为什么还是单身狗呀?”

    何遇怒道:“你自己不也是单身狗,还好意思说我!”

    唐净:“不好意思我不是人,不需要像你一样用有限的生命来求偶谢谢!”

    何遇忿忿一指冬至:“那他也是单身狗, 你怎么不说他!”

    无辜躺枪的冬至表示心累。

    唐净道:“他比你帅多了好么,赶明儿我就给他介绍女朋友,华南分局美女不少, 像冬至这种, 她们肯定都抢着要!”

    何遇:“他不会跟你去华南分局的, 我们总局预定了!我还要让我师叔收他为徒,他是我们閤皂派的预备弟子!”

    唐净嗤之以鼻:“我只听过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没听过还有预备弟子的,閤皂派有什么好的,不如拜我为师,我能教他的比你们多多了!”

    他看向冬至, 嫣然一笑:“怎么样,要不要拜我为师?刚才你也看见了, 连何遇都得靠我来救场, 他们閤皂派也不过如此!”

    何遇要不是躺在地上, 现在早就跳脚了:“不许去!”

    在两人的目光逼视下,冬至压力山大:“我已经答应过何遇了……”

    何遇哈哈笑起来,反而被自己的咳嗽声呛到。

    “咳咳……我就说我们家小冬至不是见异思迁的人!”

    冬至知道唐净根本没有收自己为徒的意思,只不过在跟何遇打嘴仗, 趁两人休战的间隙,他忙道:“张充晕过去了!”

    唐净走过来察看一下,嫌弃道:“没有大碍,估计有点脑震荡。龙虎山现在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种货色也好拿出来?别说人魔了,连潜行夜叉他都收不了!”

    何遇咳嗽两声:“他就是因为学艺不精,好高骛远,才会被踢下山来的,龙虎山这一代的佼佼者我见过,叫张珩,能耐不比我差。”

    他从身上摸出一个黑色的瓷瓶,打开塞子,又勉力盘腿坐起,双手持咒。

    “閤皂山弟子程洄,速速魂归来兮!”

    “閤皂山弟子程洄,速速魂归来兮!”

    念到第五遍时,冬至恍惚看见一个半透明的人影飘过来,迅速没入瓶口。

    何遇飞快摸出一张符箓,贴在瓶子周身,将其包裹起来。

    “我要带着小冬至回一趟师门,让师父他们将程洄的魂魄归位。”何遇道。

    唐净沉默片刻,忽然问:“那这里的收尾工作呢?”

    何遇:“啊,我突然胸口疼,啊,我晕过去了!”

    说完还真眼睛一闭,倒在地上。

    唐净、冬至:……

    冬至上前察看,又是掀眼皮又是摇晃人,末了对唐净道:“……好像真晕过去了。”

    唐净抽了抽嘴角,忽然走过来。

    他把何遇上衣襟口往两边撕开,将他双手按在撕开的口子上。

    冬至惊恐道:“你想做什么!”

    唐净把何遇摆弄出自己撕衣服的暴露狂模样,然后高高举起手机,自己凑过去,右手剪刀手放在下巴,四十五度抬头明媚忧伤,咔擦一声按下快门。

    冬至:……你们真是够了。

    唐净一连拍了好几张,才心满意足收手:“留个证据,免得他不记得欠我一次人情。”

    他见冬至一脸无语,摸摸他的脑袋道:“你可别跟着他学坏了,要是閤皂派不肯收你,你就到上海来找我好了!”

    唐净说自己是男的,可从装扮到嗓音,却无一破绽,冬至被他的摸头动作弄得有些窘迫,又不好意思避开。

    “多谢唐哥。”

    何遇躺在旁边悄悄翻了个白眼。

    都多少岁的老妖怪了,还好意思装嫩,呕!

    对冬至来说,他已经不想回忆自己最后究竟是怎么把何遇和张充两个人给搬到医院去的了。

    因为动静太大,众人当时还被保安发现,差点报警,幸好唐净用幻术迷惑对方,一行人总算有惊无险得以离开。

    何遇看似还能跟唐净斗嘴,实际上伤势比满头鲜血的张充还要严重,身上多处内脏有伤,软组织挫伤,差点让医生转到重症监护室去。

    冬至好一些,除了多处擦伤之外没有大碍。

    这次天源大厦闹出这么大动静,一开始何遇还能用结界兜着,后来闹大发了,又是电闪雷鸣又是天空漩涡,很难不引起普通民众的注意,天源大厦天台倒也罢了,顶多也就碎了些地砖,损毁一些墙壁,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还能推到天灾身上去,但一番动静实在太大,没过几天论坛上就出现什么天源大厦闹妖闹鬼之类的小道消息。

    广州办事处只剩下一个林峻实在不顶用,唐净只得到处奔波,既要向上头汇报,又要跟兄弟部门沟通消除不良影响,忙得焦头烂额,一怒之下向总局提出严正抗议,说如果广州这里再不加派人手驻守,他以后就坚决不来收拾烂摊子了。

    很久以后,当冬至已经成为特管局举足轻重的一员,途经广州来办事时,才发现唐净的抗议不是没有效果的,这里的办事处已经升级变成了华南分局下辖的分局,人员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些都是后话了。

    十天后,何遇的伤势稍微好一些,就带着冬至和少了一魂的程洄踏上前往閤皂山的旅程。

    何遇的伤势还没好全,但程洄的残魂急需回体,拖得越久,魂魄的阳气就越弱,对程洄越不利。

    抵达閤皂山下时,何遇的手机就响了。

    冬至余光一瞥,原本漫不经心的坐姿不知不觉挺直。

    何遇咦了一声:“老大要跟我们视频通话?等等!”

    他飞快把自己头发弄乱,解开自己几个上衣纽扣,顺手给自己几个巴掌。

    冬至:??!

    何遇又过来扯冬至衣服,冬至赶忙伸手格挡。

    “你干什么!”

    何遇理所当然道:“卖惨啊!我们不弄得惨一点,怎么让老大同情,怎么多要点奖金!”

    冬至啼笑皆非,一口拒绝:“我不要!”

    他现在巴不得给对方留下点好印象,免得到时候面试被卡住,怎么可能还自黑!

    何遇委屈道:“为什么,你不爱我啦?”

    冬至冷漠脸将他推开:“从来没爱过你,谢谢。”

    他顺手按下视频通话按钮。

    龙深蹙眉的面容浮现在屏幕上。

    “怎么这么久才接?”

    “刚才没听见!”何遇一秒变脸,谄媚陪笑,“您有事请吩咐!”

    好狗腿!冬至捂脸,不忍目睹。

    龙深:“你们现在在哪里,讲话方便吗?”

    何遇:“方便方便,我带着小冬至回师门,现在刚过了后山结界,还没到山门,方圆十里,只有虫子没有人。”

    他还特意将手机屏幕对准身后景致扫了一圈,以示自己没有说谎。

    实际上,现在就算不是旅游旺季,閤皂山也不至于一个游客都没有,不过他们在山脚下车之后,何遇轻车熟路,领着冬至和程洄从后山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走,在穿过路边一片林木之后,崎岖小路消失,出现在脚下的却是一条铺设整齐的花岗岩道路。

    一步步往上,巍峨山门如在云端,山间云蒸霞蔚,引雾含烟,与游客区的热闹不同,这里人烟袅袅,虫鸣鸟叫,仿佛修仙胜境。

    龙深道:“广州的事情都料理好了?”

    “好了!”何遇回答得理直气壮,对之前无耻地将摊子丢给唐净毫无愧疚之意。“老大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背后好像全是沙子?”

    龙深:“额济纳旗。”

    何遇一脸懵逼:“那是哪里?”

    龙深言简意赅道:“内蒙西边的沙漠里。你们回去之后要是没事,就早点回来。”

    何遇:“怎么了?”

    龙深:“界碑的事情有眉目了。”

    何遇惊讶:“这么快?真的和骨龙有关吗?”

    龙深道:“与骨龙无关,与石碑有关,也与人魔有关,唐净没和你说吗?”

    何遇道:“唐净只说徐宛就是人魔,其它的没多说。”

    事关重大,龙深难得说多了一些话:“这里是西夏时黑水镇燕军司的旧址,我跟潮生在这里发现一些与界碑上符箓相似的石壁符号,不过略有出入,还夹杂着西夏文,需要回去找专家破译。回头让潮生把照片发给你,你一道给你师门长辈看看。”

    说罢他将镜头一转,冬至也凑过去看。

    屏幕的另外一端,龙深置身一处戈壁洞穴之中。

    在他身后的石壁上,正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与文字,其中大半已经被岁月抹去了痕迹,残存的一些符号中,的确有些与他们在长白山上发现的石碑符文十分相似。

    龙深的声音传来:“看见了吗?”

    何遇忙道:“看见了!”

    龙深:“这些符号分布太散,潮生估计没法一一拍下来,回头会挑一些发给你。”

    他说罢,忽然问:“冬至在吗?”

    冬至不防备龙深会提起自己的名字,忙道:“我在!”

    龙深对他点点头,冷肃表情稍稍柔和:“我听唐净说了,你这次表现不错。”

    冬至没想到一面之缘的唐净还会帮自己说好话,脸都红了,忙道:“是唐哥过奖,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龙深微微一笑。

    笑容只有短短一瞬,却被冬至捕捉到了。

    他忽然意识到,这世上真的有人,能一笑拂尽心头尘。

    一路走来的舟车劳顿,面对魔物时的忐忑惶恐,这一刻悉数化作碎末细屑,被风一吹,就散得干干净净。

    他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安抚,又能满血复活了。

    这就是一个耿直颜狗没出息的追求。

    “没有没有!唐净没有过奖,冬至是真的帮了大忙,没有他的话,现在我们估计全歇菜了!”

    何遇从小不知道谦虚两个字怎么写,他赶紧推开冬至,打蛇随棍上,露出狗腿笑容:“老大,那魔物是真难对付啊,我们这次差点就团灭了,冬至又立了大功,咱不说走后门,是不是也该给点奖金啊什么的?你看你看,这是医生的诊断结果,我都带出来了!”

    冬至想说不用,就看着何遇从小熊背包里摸出一堆诊断和报销单子,眼角直抽抽。

    他眼尖地发现那里头还有自己和张充的诊断单子,被夹在中间,看上去越发厚厚一叠。

    龙深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

    何遇嘤嘤嘤道:“老大,人家在长白山被骨龙拍的那一爪子,现在还在时不时的疼,又千里迢迢跑到广州来抓魔物,平时很多人背地里说你坏话,说你铁石心肠,我每次都卖力帮你洗白,你忍心伤害这么幼小无助的我吗……”

    龙深:“说完了没有?”

    他额角微跳的青筋表示副局长大人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何遇立马用手作出给嘴上拉链的动作:“说完了!”

    龙深:“结合你这两次的表现,功过相抵,下个月起工资照常发放,今年的年假也照常。”

    何遇:“谢谢老大!老大你真是世上最好的人,啊不,是世上最好的……”

    龙深关掉视频了。

    何遇兴高采烈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点不对:“我怎么感觉好像左手出右手进一样?工资跟假期不原本就是我的吗?”

    冬至:……恭喜你少年,还没傻到家。

    他顺口道:“能不能把龙老大的电话给我?”

    何遇奇怪:“你要这个做什么?”

    冬至道:“上回我们在流花桥误入结界的时候,不是龙老大救了我们吗,我想亲自谢谢他,请他吃个饭什么的,不然太过意不去了。”

    何遇忽然道:“我知道了!难道你……”

    他露出恍然的表情,一脸坏笑地嘿嘿嘿。

    冬至:……

    何遇:“是想趁机套近乎,好在之后的招考中走后门是吧?”

    他一惊一乍,弄得冬至跟着吓一跳。

    何遇见他一脸无力,不由哈哈大笑:“就逗你玩玩,知道你不是那种人,给你给你。”

    他把电话号码复制给冬至,冬至问:“你要不要先征求龙老大的同意?”

    何遇:“不用,我给老大发条信息。”

    他拿过冬至的手机,向龙深发出添加好友的请求,备注写上:龙局,我是李涵儿。

    冬至莫名其妙:“???李涵儿是谁?”

    何遇:“我们局里顾问李瑞的女儿,长得很漂亮,李瑞是龙虎山出身,据说李涵儿小时候也是在龙虎山学艺的,现在在华南分局,一堆狂蜂浪蝶追求,可她偏偏喜欢咱们老大。”

    冬至知道他是典型的直男审美,这么形容,对方应该真是个白富美。

    “那龙老大也喜欢她?”

    何遇耸肩:“不晓得,所以要试试啊,他要是肯加好友,那不就说明八字有一撇么!我跟看潮生打赌了的,输的人要连请一个月饭。”

    冬至黑线,心说你这胆子不小,开玩笑开到顶头上司头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好友请求被拒绝了。

    拒绝理由:何遇,今年年假扣光。

    冬至、何遇:……

    何遇抓狂:“不可能,他又没千里眼,怎么知道是我?!”

    冬至嘴角抽搐:“可能是看潮生出卖了你。”

    何遇光速在他们的内部社交群里发了个马景涛咆哮的表情,然后在下面配文字:看潮生!!!!!!!!!

    一串数都数不过来的感叹号足以表示他内心的激动。

    看潮生很快在群里回复:?

    何遇:私聊!

    看潮生:拒绝,有本事当着大庭广众说,你是不是背着老大又干坏事了?

    何遇:(冷漠脸.jpg)哦,我不会跟老大说你上回趁老大不在,躲在他办公室吃零食,还干了一件坏事。

    看潮生:私聊!

    何遇:呵呵。

    下一秒,看潮生给何遇发了个私聊红包。

    何遇点开一看,六十六块。

    他勉勉强强收下,转而在私聊质问:你是不是把我跟你打赌李涵儿的事情告诉老大了?!

    看潮生:……

    何遇:省略号是什么意思,快给我回答!

    看潮生:上次老大路过,正好看见我在跟你发短信,我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这不能怪我。

    何遇:我就知道你的嘴巴比河马还大!

    正当何遇咬牙切齿在手机上声讨看潮生的时候,冬至也再次给龙深发送了好友请求。

    这次他写的是:对不起,龙老大,我是冬至,刚才是何遇恶作剧。

    发完之后他就开始忐忑不安等着回复。

    爬山的疲惫已经完全被转移,注意力大部分放在手机上,时不时就要拿出来看一下。

    何遇也忙着跟看潮生在微信上语音斗嘴,一时没顾得上管他。

    龙深迟迟没有回复,冬至不由得展开各种各样的联想。

    最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对方正在忙,没空看到这条信息,但也有可能是他已经看到了,却置之不理,内心冷哼一声:小样,还想骗我!又或者是觉得冬至区区一个普通人,还想套近乎……

    他脑补龙深对着手机露出霸道总裁般的冷笑,说道“小妖精,就凭你还想跟本局长攀交情”的情景,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不不不,龙老大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太可怕了!

    正胡思乱想间,他低头一看,手机屏幕多了一条提示。

    龙深已经通过你的好友请求。

    冬至:?!

    他的心快要飞起来,赶紧点进去一看,还真就是好友的聊天界面了。

    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光是打招呼太没营养了吧,龙老大那么忙,估计也不会专门回复一个你好,要不就直接开门见山说想请吃饭?不行不行,太直接了,被拒绝怎么办?

    现在冬至的心情大抵就像终于加上男神的微信之后,却不知道怎么跟男神开始进行交流的粉丝。

    犹豫半天,他打下一行字:龙局您好,我是冬至,在羊城的时候非常非常感谢您的救命之恩,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您吃个饭?(*^__^*)

    最后再加上一个表情,应该没问题吧?

    冬至删删减减,终于把信息发了出去。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如果您很忙的话就不要回复我了,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o(n_n)o

    第二句话发出去之后,冬至又有点后悔,心想对方估计十有□□是不会回了。

    能跟偶像互加好友已经是粉丝的最高追求境界,他不能奢望更多。

    估计是老天爷听见他纠结的心声,很不耐烦帮他作出了选择,等他跟何遇快抵达目的地时,冬至居然又收到了回应。

    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附带表情了。

    却足以让冬至牌粉丝的心情从谷底飞上云霄。

    哎呀妈呀,男神回复我了!

    他立马回了一句:谢谢男神!那等我回北京,马上就请您吃饭!

    发出去之后冬至才发现,自己本来想打“龙局”的,结果爪子比脑子还快,把“男神”给打出来了。

    他顿时懊恼。

    不过龙深没有再回复了,他那边正在沙漠里勘察石碑,忙着重要的正事,能够给自己这么一个回应,已经殊为不易,冬至心满意足将手机收回兜里,开心地快要飞起来。

    那头何遇跟看潮生斗完嘴,转头看见冬至脚步轻快,飘飘欲仙,疑惑道:“你不累吗?”

    冬至转过头,脸上洋溢励志的笑容:“我一想到要努力奋斗,争取跟你做同事,心里就充满了动力!”

    何遇:……

    作者有话要说:

    蟹蟹宝贝儿们的营养液和霸王票,以后会不定期给宝宝们送红包,但就不在有话说里一一展示了,这样可以多省下些时间写故事给你们看,mua~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