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这时, 何遇咦了一声, 他虽然在跟冬至胡扯,但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手上的罗盘。

    此刻罗盘指针微微颤动,而且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师傅,麻烦前面的站停一下, 我们要下车!”冬至见状喊道。

    司机没有回应,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

    冬至这才发现,估计是最后一班车, 时间太晚, 站点没人候车, 公车一直在往前开,中途没有停下来过。

    车上其他乘客也没提出要下车,还是那几个人。

    他忍不住抬头看去,但这辆车不知是工作人员疏忽了还是什么原因,车厢内本该张贴路线站牌的地方也空白一片。

    手腕忽然被抓住。

    冬至吓一跳,转过头。

    何遇显然也发现这辆车的不对劲, 低声对他道:“我去叫司机,等会你先在车门, 抓紧时间下车!”

    他紧张地点点头, 两人起身往司机座位走去。

    “师傅, 下一个站是什么?我们想下车,麻烦您给停一下!”何遇高声道。

    路过车厢时,冬至特意往旁边座位上的乘客瞄了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 不由心头巨震。

    中年女人面色苍白,目无焦距,似乎没有注意到他,依旧一动不动。

    但让冬至感到震惊的,却是这女人的衣着。

    她微胖的上身穿着一件素色的盘口衣裳,布料有些粗糙,衣角也沾了一些污渍,看上去像是习惯常年劳作的劳动者,然而……这样的粗布衣裳和制式,明显不是现代都市里人们日常的穿着!

    ——本地一些路段的公交车站采用入站刷卡投币的方式,乘客进站可以直接上车。刚刚他们进入站台后,直接从后门上车,并没有去仔细留意其他乘客的打扮。

    冬至压下心头寒意,若无其事快走几步,追上何遇。

    那头何遇喊了几声,司机才缓缓扭过头,瞪了他一眼,哑声道:“终点站才能下车。”

    “哪有这种道理,我要去投诉你!”何遇道。

    司机嘿嘿两声,笑得人心里发瘆。

    车依旧在往前开,冬至忽然发现司机的脚平平放在地上,旁边压根就没有刹车或油门!

    “老子让你装神弄鬼!”

    何遇右手一扬,食中二指已经多了一道符文,朝司机脑门贴去。

    符文一贴上去,司机喉咙咕哝两声,嘶嘶作响,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很快变成一具人皮瘫软在座位上。

    车速慢下来,何遇飞快按下开门的按钮。

    “下车!”

    几乎是在他说话的同时,冬至就已经跑到车门边上,纵身跳下,何遇紧跟其后,稳稳落地。

    但公车却没有停下来,依旧缓缓往前滑去。

    靠窗的乘客扭头朝冬至往来,青白脸色映着车厢内昏暗的灯光,显得分外诡异。

    “这是哪里?”何遇东张西望。

    四处灰蒙蒙的,隐约听见潺潺水声,雾气之中,似有寥寥人影走动,却看不大清晰。

    冬至盯着逐渐远去的公交车,忽然打了个寒噤。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强自镇定道,“这里好像没有588路公交车……”

    何遇道:“刚才跟那司机说话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是一辆鬼车。”

    冬至战战兢兢:“车上那些人,果然都不是人吗?”

    何遇摇头道:“不是人,但也不是鬼,应该跟我们上次在火车上遇到的情况一样。”

    他手上的罗盘正在疯狂转动。

    两人沿着路边走,地上崎岖不平,以刚才的行车路程而言,他们根本不可能来到郊区。

    冬至沉吟道:“我们可能被人盯上,故意引导到这里来的。误导我们的人,跟火车上操纵潜行夜叉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

    何遇点点头:“我也这么想,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程洄很有可能被困在这里,你跟紧我,别走散了。”

    冬至有点紧张,但经过火车上和长白山的事情之后,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大大提升,紧张的心情也不至于影响判断。

    四周无灯,两人打开手机照明,水声越来越近,前面灰雾渐散,露出一座桥的模样。

    桥下溪水淙淙,两旁林木森森,如果换个白天,也许是很不错的休闲度假之地。

    但现在冬至只觉周身也跟着寒意加重。

    何遇咦了一声:“怎么有一座桥,该不会是奈何桥吧?”

    冬至:“……大哥,桥上是四个字。”

    何遇:“哦,那就‘奈何桥边’,正好四个字。”

    冬至:“你的笑话好冷。”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走近,何遇拿手机往桥上一晃。

    “流、花、古、桥?”

    冬至倒抽一口凉气。

    他定睛望去,流花古桥四个字刻在花岗岩侧面,桥上两侧还有木栏杆。

    不对。

    流花桥附近,怎么可能是这样荒凉的景象?

    他拉住何遇,阻止他继续往前走:“这地方在火车站附近,但我记得周围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是怎样的?”何遇问。

    冬至皱眉道:“没有这么多树,在市区里,挺多人的……”

    他忽然察觉异样,何遇的声音,好像没这么沉闷?

    心下一突,冬至悄悄伸手入兜,捏紧口袋里的符,一面扭头看向何遇。

    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这一看之下,不由得魂飞魄散。

    站在旁边的哪里是何遇,分明是刚才坐在窗边的乘客!

    冬至猛地将符文掏出,往对方身上一掷,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也不管后面有没有人追上来。

    他撞撞跌跌,慌不择路,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忽然看见前面有一行人,还以为自己已经脱离险境,连忙跑上前,却发现居然是一行犯人被押着往前走。

    犯人个个身穿单衣褂子,押解他们的虽然穿着制服,却不是警察,更像是冬至在电视上见过的民国宪兵,有些人脑后居然还留着一条辫子。

    冬至的到来惊动了他们,众人齐齐望过来,目光冰冷,面无表情。

    还没等他转身逃走,冬至感觉肩膀一沉,左右已经被人狠狠押住。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耳边传来阴恻恻的冷笑声。

    “今日行刑,正好还缺一个,就拿他补上数目吧!”另一个人道。

    任凭冬至挣扎叫喊都无济于事,对方力大无穷,直接将他押走。

    他勉强扭头往后看去,却只能看见两个宪兵模样的人。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冬至大声喊何遇的名字,何遇却不知道去哪儿了,始终没有出现。

    他心中焦灼,又无计可施之时,耳畔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是我,别说话。”

    不是何遇。

    是龙深!

    冬至一怔之后,不由激动起来。

    这声音犹如暗夜里的星星,令迷途羔羊骤然有了指路明灯。

    那一瞬间,冬至几乎屏住呼吸,心头狂跳,勉强压抑激动。

    龙深道:“我说,你听,在心里回应即可,不必出声。”

    冬至也不敢抬头张望,生怕暴露对方,连忙在脑海答应一声。

    龙深道:“我无法看见你那边的情形,先说你的处境。”

    冬至不知道龙深是怎么找到他的,更摸不清对方现在在何处,但处境让他无法细问,只能飞快地将他与何遇失散的经过简单说几句,又在心里道:“我现在不知道他们要把我拖去哪里!”

    那边沉默片刻,短短几秒对他来说仿佛漫长冬季,冬至一心悬着,也忘了挣扎,任由对方押着他往前走,融入刚才那条长长犯人队伍里,他被狠狠一推,踉跄几步,差点撞上前边的人。

    前面的哭声此起彼伏,幽幽的,像黑夜里呜咽的猫泣,令人一直冷到骨头里去。

    那些人穿着单衣褂子,有些还剃了个清朝的月亮头,周身却似笼了一层白雾,模糊不清。

    “对了,我想起一个传闻。”冬至在心里喃喃道,“本地人说,流花桥附近,民国时曾是刑场,处决过许多人,这些人的衣着穿戴,都不像现代人,会不会是……”

    但这种事又觉得太过玄幻,他们只不过是在市区上了一辆公交车,怎么会来到百年前的流花桥?

    龙深终于道:“我现在是用他心通与你交流,能帮助你的有限,你必须自救。”

    冬至打起精神:“你说,我做。何遇那边可能也遇到麻烦了,我得去找他!”

    龙深:“你身上有没有护身符?”

    冬至:“有,还有三张!”

    龙深道:“照你所说,你们这一行人都是押赴刑场,即将斩首的犯人,你可以寻找对方防备最松懈的时候出手,务必争取机会逃跑,然后往东跑。”

    冬至:“……四周都很黑,我不知道东边在哪里。”

    那边沉默下来,正当他有点不安时,就听见龙深道:“你放空心神,什么也不要想,我借你的眼睛看看。”

    冬至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他下意识信任龙深说的话,闻言深吸口气,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尽量扫出去,空出一块位置,调整呼吸,让心情勉强平静下来。

    忽然间,他感觉心脏似乎被扯了一下,不疼,但有些怪异,精神逐渐涣散,像是无法控制,耳朵嗡嗡的,犹如被隔了一层薄膜,冬至张了张口,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却骤然轻了许多,正一点点往上飘。

    放眼望去,四周灰蒙蒙,身后的宪兵,身前的犯人,都化为雾气的一部分,随着视角的慢慢旋转,唯有身后不远处一点光亮,微微闪烁,明灭不定。

    “就在你后面,朝那一点光的方向跑,何遇也在那里。”龙深道。

    随着这一声,冬至感觉身体重重下坠,重新沉入躯壳之中,耳朵也重新恢复清明,嘤嘤哭声再度从前面传来。

    他大口大口喘气,心悸不已。

    “记住了没有?”龙深又问。

    “记住了!”他忙道。

    在这里,时间仿佛成了虚无的存在,漫长而又短暂,不知走了多久,队伍终于停下来。

    冬至悄悄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已经折好的符箓,捏在手心。

    犯人被一个接一个地押入场中枪毙,随着监斩官一声令下,枪声整齐想起,犯人倒下。

    四周围满围观的百姓,但细看之下,那些人脸上都蒙着一层白雾,看不清脸。

    冬至前面的人一批批减少,眼看就快要轮到他,他心下一横,不再犹豫,直接转身狠狠推开人群,朝前狂奔。

    身后传来骚动和谩骂声,冬至回过头,发现几名宪兵很快追上来,青面獠牙,神色狰狞,他们手里拿的也不是刚才的枪支,而是打结的绳索,正不时抛过来,想将他圈住,几次相差毫厘,极度惊险。

    冬至咬咬牙,将手中符箓掷出!

    符箓划破沉沉雾气,落在最前面那个宪兵脑袋上,对方一声惨叫,蓦地爆开,霎时火光冲天!

    冬至回头一看,其他追兵暂时被爆炸引起的火浪冲退几步,但燃烧的火光很快黯淡下去,那个宪兵化作一团焦黑灰烬散落在地。

    他现在只有三道符箓,现在已经用掉一道,剩下两道怎么也不可能把所有追兵都消灭,冬至不敢再看,只能继续拔腿狂跑。

    事实证明人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潜力是无限的,以前上学时,冬至的一千米常常在及格边缘徘徊,但现在如果让体育老师弄个秒表在边上按,他估计自己起码能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标准。

    身后咆哮凄厉,那是真正的鬼哭魔嚎,仿佛近在咫尺,随时都有可能缠绕上来,他浑身寒毛炸起,下意识想要回头看一眼。

    久未出声的龙深似乎察知他的想法,适时喝道:“不要回头!”

    冬至一个激灵,生生遏制住动作。

    即使明明知道对方远在千里之外,但有这个声音在,诸般恐惧仿佛也消减许多。

    那一点光源渐渐放大,越来越近,冬至发现那其实是手机开了照明,被平放在地上的光亮。

    何遇就在旁边。

    旁边还坐着一个年轻人,板寸头,练功服。

    两人双腿盘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何遇!”冬至惊喜交加,大声喊道。

    但对方眉头紧锁,似乎陷入某种梦魇,压根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冬至咬咬牙,又往后扔了一张符箓,然后冲上前,狠狠将何遇拽起来!

    ……拽不动。

    这厮比他强壮多了,纹丝不动的反作用力反倒让冬至差点栽倒在他身上。

    时间容不得半点犹豫,冬至只得从兜里掏出最后一张符文,往何遇脑门上一贴。

    何遇身躯一震,蓦地睁开眼睛,大梦初醒般。

    “你怎么在这里?”他还有点茫然。

    冬至二话不说把人拽起来就跑,这下拽得动了,何遇跟着他踉踉跄跄跑出几步,眼看追兵近在咫尺,他掏出一张符文,咬破舌尖,将血喷在符纸上,并指掐诀,口念咒语,反身将符箓贴在地上。

    符文落地,轰然一声,霎时间燃起一面巨大火墙,将他们与追兵隔开。

    何遇反手在他旁边的年轻人身上拍打几下,后者吐出一口血之后,缓缓睁开眼睛,神色同样茫然。

    “……师、兄?”

    “走!”

    何遇一手拽起一个就跑。

    三人拼尽全力跑出几十米,冬至手机照明一直开着,忽然看见眼前出现一道断崖,立刻紧急刹车,拽得何遇一起摔在地上。

    悬崖深不见底,何遇随手丢了块石头下去,半天听不见响动。

    “这地方怎么会有悬崖!”冬至张口结舌。

    “奶奶个腿,要不是老子之前受了伤,今天怎么会入套!”何遇骂道。

    火势渐渐熄灭,追兵却越来越多,火墙之后,那些穿着制服的宪兵,面皮斑驳,露出血肉之下的森森白骨,有些连眼球都没了,剩下两个黑洞洞的圆孔,正在火墙后面朝他们露出森然狞笑,等待着火势彻底熄灭后的反噬。

    何遇喘着气道:“我的符刚才都用完了,血气不足,现在没法再画,你身上还有没有?”

    冬至苦笑:“最后一道在你脑门上呢!”

    前面是深渊,后面是妖魔,怎么办?

    就在这时,他心中忽然响起龙深的声音:跳下去!

    冬至随即对何遇道:“龙老大让我们跳下去!”

    何遇一愣:“你确定?”

    冬至点头:“龙老大说,深渊可能只是障眼法。”

    可能。

    那也就是说,也有可能不是障眼法,他们跳下去,有一定的几率粉身碎骨。

    何遇苦笑一下,咬咬牙,当机立断:“拼了!”

    冬至没有异议,他宁愿相信龙深的话,也不想跟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打交道。

    程洄神情恍惚,还没醒过神来,被何遇顺势拽起,三人互相挽着胳膊,以殉情的姿势往悬崖下面纵身一跃!

    何遇的惨叫随即回荡在黑暗之中:“我的手机忘了带出来——————”

    最后一点电量彻底告罄,冬至的手机倏地变黑。

    踩不到实地,身体急剧下坠,他不由得闭上眼,咬紧牙关,提着一颗心。

    那一瞬间,顾不上可能被龙深窥见内心世界,脑海下意识闪过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哎哟!”何遇大叫一声。

    没有预期中的尸骨无存,他们摔在地上,除了屁股开花之外,身体其他部位都还算完整。

    深夜,偶有几辆车飞驰而过,城市夜灯依旧泛着温暖的光芒,一切熟悉得让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两人喘着气,像死狗一样瘫在马路边,毫无仪态可言。

    何遇还在哀悼他英年早逝的手机:“嘤嘤嘤……”

    冬至抱歉道:“刚才顾着把你拉走,把你旁边的手机给落下了!”

    何遇悲痛欲绝:“里面有好多珍藏版的苍老师,现在很难找到了!”

    冬至:……

    他鼓起勇气,在心里问龙深:“龙老大,你是怎么联系上我的,怎么刚才不直接跟何遇沟通?”

    “上次你跟钟余一打了照面,他看出你面相晦暗,说你们此行恐有一劫,何遇伤势还没痊愈,遇上强敌恐难对付,所以我把你叫到办公室,要了你一根头发。”过了一会儿,龙深开口道,语调很平静。

    冬至想起上回在办公室里,龙深忽然叫住他之后的暧昧举动。

    原来人家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他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羞愧,赶紧表达自己的谢意。

    也许是知道他们脱险,龙深单方面切断了联系,在那之后,冬至没再收到过龙深那边的讯息。

    那头何遇喘匀了气,也问冬至:“你怎么找到我的?”

    冬至道:“龙老大用他心通跟我沟通,帮我找到你的位置。”

    何遇很惊讶:“哇,老大居然还会他心通?”

    冬至点点头:“钟余一说我们这次出来可能会遇到麻烦,他就先留下我一根头发,不过现在他没有回答我了。”

    何遇:“当然,他心通是极为耗损心力的术法,更何况我们刚刚去到那个地方,与现实世界隔绝,老大本来伤就没好全,现在估计要雪上加霜了。我手机落在那边了,回头你手机借我,我正好有些问题想问他。”

    冬至担心道:“那龙老大不会有事吧?”

    “他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担心他,不如担心我们自己。”何遇指了指被他找回来的程洄:“还有这个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

    上次龙老大忽然在办公室里壁咚冬至,有人可能会奇怪,但当时是不可能预告的,这个伏笔就在这章出来了。

    与正文无关的小剧场:

    龙深:我觉得现在扣工资奖金已经没法让你吸取教训了。

    何遇:???!

    龙深:即日起,你的办公室断网,手机断网,杜绝你下载任何不良影片,玩任何游戏,需要工作联系就到我办公室来上。

    何遇:苍天啊!我要死了!

    蟹蟹盆友们营养液和霸王票,mua~

    双征。mua一口大王喵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01:00:49

    双征。mua一口大王喵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01:00:58

    酒暖花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2:54

    ti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2:56

    玉寒心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3:00

    十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3:02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3:07

    脱缰的胖头鱼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1:15:44

    展小猫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1:15:57

    叶惜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7:00

    叶惜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7:06

    林静恒座下走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16:45

    度旅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11:21:26

    龙深的粗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24:04

    付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24:15

    晏无师扔了1个深水□□投掷时间:2017-08-28 11:32:13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3:52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4:12

    风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4:17

    半仙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4:25

    胖马啊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6:41

    多更新才能哄到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6:55

    莫竹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39:13

    孤于箬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42:44

    小丸子姐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45:00

    黄少甜女友本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45:45

    深哥知你深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47:19

    铘微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47:34

    nianweiy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54:31

    神说要有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1:58:00

    杰小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00:25

    杰小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01:35

    杰小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02:10

    今夕是何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08:15

    嘘の这是个秘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09:02

    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11:53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12:14:57

    千里黄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20:58

    锦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21:18

    眼镜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21:27

    夏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23:56

    戴眼镜的李小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25:34

    cherish曼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41:32

    ╭vivian°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2:53:58

    慧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2:54:29

    君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00:59

    君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01:15

    kikma122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03:37

    原味酸奶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3:05:26

    原味酸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05:51

    叶惜予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3:17:58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49:34

    小黄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3:52:45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7:58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05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15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20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25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30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35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44

    晏无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8:52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11:34:44

    檀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09:19

    暗の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4:13:13

    霍乐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5:01:05

    长春发♂车站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5:07:48

    南枝扔了1个深水□□投掷时间:2017-08-28 15:29:55

    深哥知你深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5:35:43

    深哥知你深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5:35:51

    深哥知你深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5:35:54

    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6:04:30

    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6:04:53

    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6:05:06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6:10:05

    卯酉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8-28 16:27:47

    鱼子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6:50:40

    2544127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7:02:41

    励志迎娶大王喵和汤圆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17:16:26

    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7:34:44

    岚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7:41:16

    1223同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7:54:51

    猫蛋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7:59:50

    小田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8:20:18

    小田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8:20:35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17:50

    娜娜喝可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25:58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49:52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50:00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50:09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19:50:21

    七玖今天也很爱壮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03:27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3:26

    陈23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4:33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4:50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5:09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5:19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6:00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6:13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6:25

    晏无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26:40

    春风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0:34:28

    年年有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2:32:11

    不吃安利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2:32:57

    2543256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3:12:00

    励志迎娶大王喵和汤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8 23:18:54【???这是什么,不嫁┑( ̄Д  ̄)┍】

    套了个套子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8 23:50:51

    被22cm龙深填满的冬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9 00:17:43

    青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9 00:45:02

    遥风度东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9 07:44:25

    费率体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9 10:04:14

    哼唧哼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9 10:11:04

    言奚扔了1个□□投掷时间:2017-08-29 10:54:19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