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胃口不错,一气儿就把汤和肉都喝完了。

    自己的手艺得到捧场,王静观高兴极了:“明天你还想喝什么?王姐给你做!”

    冬至捧着碗,说得特真诚:“王姐的手艺,做什么都好吃,再来一份排骨汤,我也能全部解决。”

    王静观被他看得心都快化了:“明天给你炖个老母鸡汤吧,你要是愿意,以后王姐就认你当干弟弟,回头伤好了就把你领家里去,想住多久住多久。”

    老郑在一旁幽幽道:“大了十几二十岁,还好意思当人家干姐姐!”

    王静观没好气:“老娘未婚又不显老,当姐姐怎么了,总比你一张老橘皮脸,别人喊你哥哥都得先吐一吐!”

    冬至想笑又不敢笑,看老郑被怼得灰头土脸,落荒而逃。

    王静观离开之后,老郑才又重新晃荡进来,嘴里嘟嘟囔囔抱怨:“这老娘们烦死了,下次有她在,我就不进来了!”

    冬至似笑非笑:“老郑,青春尾巴不等人,赶紧抓住啊!”

    老郑瞪他一眼,半晌之后反倒自己泄气下来:“你不知道,当年她给我表白过,被我拒绝了,后来她就看我不顺眼,处处挑刺,我哪里还敢说什么,说了不是要被她笑死?”

    冬至无语:“这你就不懂女人心了吧,人家要是不在意你,又怎么会处处针对你?分明是看你不主动,才不痛快的啊!”

    老郑怀疑道:“你说得头头是道,怎么自己还没女朋友?”

    冬至:……扎心了,老铁。

    他转而问起自己更关心的问题:“何遇他们呢?”

    老郑:“早就走了,昨天清晨你昏迷过去,龙局把你背到半山,我们坐车下山的,当天下午他们就离开了。”

    听见自己被背下山,冬至眨眨眼。

    没顾得上体会这其中的含义,他惊讶道:“何遇不是还受了挺重的伤吗?”

    老郑抹了把脸,脸色有点沉重:“没办法,这次事情有点严重,他们得赶回去处理汇报。”

    冬至小心翼翼问:“我能知道吗?”

    老郑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长白山上埋了条龙,但龙已经死了许多年,前阵子传闻山上有些异常,我们也没跟龙尸的事情联系在一块儿,这次龙尸突然复活,虽然最后被镇压,但也算是一次四级事故了。更麻烦的是,谁都没想到,龙尸下面竟然还有一块石碑。”

    冬至:“做什么的?”

    老郑:“不知道,碑上有一些古老符文,现在已经失传了,得等调查结果,碑他们也带走了,初步推测,这块石碑应该有特殊作用,而龙尸很有可能是被用来镇碑的。”

    冬至灵光一闪:“也就是说,潜行夜叉的幕后指使者,很有可能本来就为了毁掉石碑?”

    老郑点头:“不错,在石碑破碎后,那些潜行夜叉就跟人间蒸发一样,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那帮日本人为什么会得到龙尸的消息,现在我们也在追查,之前留他们一条性命也好,现在才能循迹查出更多来。不过这些你就不要管了,知道多了,平添烦恼,先好好养伤。”

    不知怎的,冬至忽然想起自己在山上迷路时看见徐宛的情景,他至今无法确认那到底是自己的幻觉,还是见到了真人。

    徐宛身上没有半点可疑之处,甚至每回与她在一起,总有种看见姐姐或妈妈的可亲感,也许正因为这样,冬至才会屡屡不自觉降低警惕性,但几次下来,他遇到古怪的事情,却总有对方在场,这不能不让人多想。

    他将这段小插曲跟老郑说了,老郑点头道:“回头我会让人去查一下的,不过我有件事想问你。之前在山上,你为什么说想要加入我们?”

    冬至语塞。

    老郑失笑:“一时冲动?被迷花了眼?年轻人热血上头很正常,不过这事儿不是闹着玩的。你是个普通人,只会何遇教你那一手,是成不了事的。”

    冬至想起自己在龙深面前说的那番话,有点不好意思。

    “一开始其实我挺害怕的,特别是在火车上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倒霉,怎么就被缠上了。但又不是完全害怕,还有点好奇心,所以下了火车之后,就按照何遇说的法子,去练习画符。没想到后来在酒店和山上还真能派上用场。”

    老郑露出了然与理解的神情。

    “以前父母在的时候,我总要顾及他们,连过山车都不敢坐,就怕出了意外,留他们孤老,后来他们出事,我反倒想开了,人生短短几十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迎来意外,既然如此,不如从心所欲,活得洒脱勇敢一点。再说了,跟你们并肩作战,的确也很惊险刺激。”

    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剖析自己的心路,现在仔细回想,老郑说得没错,他的确是热血上涌一时冲动,普通人碰见这种事,躲都躲不及,不过冬至现在并不觉得后悔。

    “何遇说我的体质有些特殊,如果可以加入你们,我也能多学些本事吧,以后再碰见这种事,就不用眼巴巴等别人来救了,还可以帮助普通人……呃,当然龙老大那么厉害,也是原因之一,但凡男人,谁不想和他一样斩妖除魔,威风八面!”

    老郑了然:“说了这么多,你不就是被老大的美色所惑?”

    冬至冷不防被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起来。

    老郑哈哈大笑:“放心放心,我不取笑你!其实跟你一样的人挺多,之前有个小伙子,祖上是鸾生,到他这一代又有些天赋异禀,家里本来想让他安安生生工作结婚,谁知他有一回看见老大伏魔之后,也死活要求加入特管局!”

    冬至好奇道:“后来呢?”

    老郑:“当然是进来了,表现还挺优异,现在在总局,叫钟余一,所以我说老大就是块活招牌,现在特管局扩充规模,人手不足,照我说,就应该让老大多出去打打广告,他拿着剑往镜头前一摆,第二天求职的人绝对挤破大门!”

    冬至想想龙深冷着脸看一堆花痴脸求职者的奇葩场景,也禁不住跟着哈哈笑起来。

    老郑:“何遇走之前跟我说,如果确认你不是一时冲动,就让我把一样东西给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两天?”

    冬至认真道:“不用,我考虑好了,我的确想要加入你们。”

    老郑点点头,严肃的样子像是即将要传授什么绝世武功秘笈,他将一本书从桌上袋子里抽出,递过来。

    冬至一看,《2017年公务员考试辅导书目精选》赫然入目。

    ???

    他一脸懵逼。

    老郑笑道:“你不是想加入我们吗?公务员考的那两门行测和申论我们一样要考,虽然是独立招考,难度会低一点,但你还是抓紧时间看看书,还有四个月就考试了,喏,后面有地址,你去了北京就照这个地址去找何遇。”

    冬至问:“可我记得国考不是每年年底吗?”

    老郑道:“特管局是独立招考,时间自己定,每年都不一样的,今年就是七月。”

    之前冬至问龙深能否加入他们,对方没有回答,他还以为自己被否了,没想到希望的曙光总在峰回路转处出现。

    笑容慢慢浮现,越来越大,到最后收都都收不住。

    他的心情慢慢雀跃起来,比刚毕业入职时还要期待和向往。

    老郑看见他这样子,也乐了:“可别高兴得太早,笔试之后还有面试,面试之后还有培训,想正式成为特管局一员也不容易,我们分局这几年要进人是越来越难了,更不要说总局。我听说总局那边,包括龙局在内,今年几个大佬可能都有收徒的打算。”

    冬至奇怪:“为什么你喊龙局,何遇他们喊老大?”

    老郑:“龙局是总局的副局长,我是分局的人,肯定喊职位,何遇他们是龙局手下的小组成员,直接归他管理。”

    冬至张大嘴巴:“这么厉害!”

    老郑点头:“可不就是这么厉害。”

    这么厉害的神秘部门,自己真能进去吗?

    当日一鼓作气开的口,冬至知道如果再站在龙深面前,他很可能就没那个勇气了。

    冬至:“面试难吗?”

    老郑:“当然难,不过机缘这种事很难讲,说不定你到了面试一走运,能被几个大佬中哪一个收入门下,那就走了大运了!”

    冬至:“那就是说,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其实也不是全无机会的,对吧?”

    老郑笑道:“不错,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你要是真对特管局有兴趣,试一试也无妨,不过听说今年竞争会特别激烈,不少名门子弟后起之秀都想进来,他们从小修行,文化课未必比得上你,你还是有努力一把的机会的。”

    说完一大段话,他发现对方定定瞅着自己,跟瞅姑娘似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不由莫名其妙:“干嘛这么看着我?”

    冬至:“老郑,我现在特想亲你一口。”

    老郑的脸吓得皱起来,哎哟一声:“可别,待会儿让王静观那老娘们看见,又该误会了!”

    冬至笑嘻嘻:“你还说你对人家没意思!”

    房门被敲响,老郑还以为是王静观去而复返,一开门,却是坐着轮椅的张行。

    “冬哥,你醒了!”张行高兴道。

    冬至惊讶:“快进来,你没事吧?”

    张行跟老郑打了招呼,又笑道:“没事,就是腿摔断了,得坐几天轮椅。”

    老郑适时道:“这姑娘就住隔壁病房,你没醒的时候,她过来三四趟了。”

    张行有点不好意思。

    “我想起我还有别的事要忙,就先走了,你们聊。”老郑朝冬至挤眉弄眼。

    都住院了,有什么好忙的!

    冬至想叫住他,没来得及,老郑已经飞速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阅读本文看到不可解的事情可以抬头看看文案的阅读指南第3条,或抱紧毛绒绒的大王喵以缓解紧张 =3=

    蟹蟹萌宝们的营养液,以及霸王票~~

    污力阿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01:48:32

    浣月宗晏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08:09:54

    浣月宗晏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08:32:36

    爆炒虾球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09:09:53

    月下小蝴蝶扔了1个深水□□ 投掷时间:2017-08-21 10:27:53

    月下小蝴蝶扔了1个□□ 投掷时间:2017-08-21 10:28:51

    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13:41

    栗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25:15

    脱缰的胖头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28:16

    酒窝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32:57

    咿呀咿呀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38:38

    君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41:55

    深哥的长鞭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1:49:26

    浣月宗晏师的小箱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2:33:39

    微雨寒峤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2:43:36

    feijiawawm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2:47:38

    疯疯仔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3:13:32

    小f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3:29:24

    檀扇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3:56:53

    深入冬至的22cm根哥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4:23:18

    浅喜深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38:05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0:25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0:46

    小王喵的龙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0:57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8:09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8:17

    smile丶夜未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5:59:31

    5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6:04:25

    戴眼镜的李小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6:40:18

    叶惜予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7:41:12

    喵~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8:05:25

    春与清溪长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19:51:22

    凡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20:08:30

    路人不打酱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22:36:08

    sy沐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8-21 23:11:1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