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不远处,一个眼熟的东西被丢在碎石之间,是何遇那个毛绒绒的轻松熊背包。

    他跑过去,将包拿到手,打开一看,那里头果然有朱砂和黄纸,冬至大喜,照何遇教过自己的法子,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明光符。

    手微微发抖,越想写好,就越写不好,冬至告诉自己冷静再冷静,把“大蜘蛛很可怕”和“何遇快要变成黄花菜了”都屏蔽在世界外面,将书包垫在纸下,盘腿提笔,心无旁骛。

    地面还在微微震荡,洞穴里不时传来龙吟之声,电闪雷鸣也一直没有停歇,可以想象洞穴里的战况有多激烈。

    有龙深和看潮生在,龙尸应该一时半会翻不起什么风浪,但藤川葵是个变数,老郑肯定拦不住他,对方如果想要龙尸,就会跟龙深他们起冲突……

    何遇很着急,但他还得打起精神应付眼前的北池绘。

    “小美女有没有男朋友啊 ?你们神道教不禁止巫女谈恋爱吧,日本男人全都那么矮,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哥哥我啊?”

    何遇闪过大蜘蛛吐来的白丝,反手将短匕划向北池绘,虽然嬉皮笑脸,但手下却半点也没有留情。

    “我记得你们日本神官是可以结婚生孩子的,该不会巫女就要为你们的天照大神奉献一辈子吧?”

    就算知道何遇故意在激怒她,北池绘还是没法淡定,怒道:“天照大神是女的!”

    “那也可以搞百合呀!”何遇笑嘻嘻道,趁对方分神,匕首刺向北池绘的左肋。

    北池绘急忙闪避,手中小扇一挥,蜘蛛迅速从何遇背后爬来,高高抬起锋利螯肢,朝他后背剁下。

    这个时候,何遇想要躲开,就只能放弃对北池绘的攻击。

    但这样一来,北池绘也会因此解困,反守为攻,而何遇胸口已经疼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他怀疑自己下一刻就会吐血倒地,根本不可能再一鼓作气拦截北池绘。

    小日本娘们实在太狠毒了,他只想拦人,对方却想要他的命!

    何遇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背后的蜘蛛螯肢挟着腥风扑鼻而来。

    就在这时,北池绘挥扇的动作莫名微微一滞。

    正是这一停顿,大蜘蛛也跟着晃动,身形变得模糊。

    何遇持匕首送入她的身体。

    北池绘吃痛,踢向何遇,何遇往后避开,踉跄两步倒在地上。

    他哈哈大笑,对冬至竖起大拇指:“干得好!”

    刚才千钧一发,冬至想要跑过去救何遇已经来不及,他急中生智,将写好的明光符折成三角形,跟两块巴掌大的石头绑在一起,接连砸向北池绘。

    有了符箓的加持,石头果然突破北池绘的结界防护,直接砸在她身上,给何遇争取了时间。

    北池绘一口血喷出来,式神大蜘蛛瞬间化为白雾,消散于无形。

    她操纵两只式神本来就很吃力,还要在周身设下护身结界,等于把灵力全都发挥消耗殆尽,此刻倒在地上,看上去居然有点沧桑。

    冬至跑过来扶起何遇:“你没事吧!”

    何遇一边咳嗽一边捂着胸口,有气无力道:“本来是有事的,看见这娘们比我还惨,瞬间治愈了!”

    冬至无语。

    北池绘怨毒地瞪着他们俩:“咳咳……老师不会放过你们的!”

    何遇翻白眼:“说狠话谁不会?日本政府想把你们要回去,就等着求爷爷告奶奶吧!”

    “绘子小姐,您没事吧!”冲锋衣男跑过来,看见北池绘的样子,就想对何遇动手。

    “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你两个主子也跑不了!”何遇冷笑,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住手!”北池绘喝住冲锋衣男,“老师还在里面,你快进去看看!”

    话音方落,地面一阵剧烈摇晃,咆哮声自洞穴里传出,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脸色发白。

    冬至想象中的龙吟,应该是悠长清亮,像鸟鸣一样曼妙,又多了几分厚重,但现实没有那么美好,真正的龙吟比虎啸更为低沉,但音波更强,传得更远,每次都会让人心头震颤,有种不由自主跪拜臣服的冲动。

    正当冲锋衣男想要冲进去时,洞穴上的石块纷纷往下掉落,伴随着又一声咆哮,整个洞穴竟然坍塌下来。

    “老师!”北池绘大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糟了,龙尸要出来!”何遇对冬至道,“快,把我的背包拿来!我要布个符阵,你来帮我!”

    冬至手忙脚乱把黄纸朱砂给何遇备齐,结果何遇刚提笔就呕出一口血,吓了冬至一大跳。

    轰然作响中,洞穴已经完全坍塌。

    “藤川先生!”冲锋衣男急得大喊。

    仿佛为了回应他,洞穴倒塌的一瞬间,几道人影飞蹿出来。

    藤川葵坐在雪狼身上被载出来,但雪狼身上血迹斑斑,形状颓废,虽然速度不减,但眼看就要形体消散的模样,藤川葵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衣服都有破损,伤痕同样不少。

    老郑则是被龙深半拖半拽带出来的,他手里的鞭子已经断了一截,人看上去比藤川葵还要凄惨。

    情况最好的要数龙深了,衣服几乎完好,脸上也没什么伤口,他眉头紧锁,手里还握着一把黑色长剑。

    虽然时机不大对,但冬至依旧免不了心跳漏掉半拍,不合时宜地被苏了一下。

    好景不长,废墟哗啦啦像流沙一般往四周倾塌,似有什么庞然大物在下面挣扎翻滚,没等龙深几人退开足够的安全距离,怪物咆哮着破土而出,硕大头颅从废墟中冒出来,嘶吼狂怒,与云雷遥遥呼应,似有引动天地阴阳之威。

    怪物身上没有皮肉,只有白骨,众人定睛一看,才发现它竟是一头骨龙,双目部位却镶着两团幽幽红火,随着脖颈四处转动,毫无想象中的真龙威严,却是说不出的诡谲恐怖。

    “……这就是龙尸?”面对如此怪物,不说冬至,连刚才凶悍的冲锋衣男,也不敢贸然往前半步。

    何遇似乎叹了口气:“本来已经长眠地下了,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冒烟的,以精血冤魂来祭龙,引动它横死后残留躯体的怨气,你知道画龙点睛吧?它眼睛里那两团火,其实就是催生骨龙复活的血魂怨灵。”

    冬至灵光一闪:“那只要毁掉两团火,就能镇压它了?”

    何遇只说了一个字:“难!”

    骨龙的下半身还被押在废墟之下,它怒吼翻腾着,竭力想要脱困而出,但龙深却不能让它得逞,黑色长剑在他手中微微一振,发出低沉鸣响。

    龙深足下发力,奔向骨龙,视线落在它生前长着逆鳞的位置。

    龙虽已死,残魂对生前保留相当的记忆,原本生长逆鳞的地方自然没有逆鳞,但如果被刺中,龙尸依旧会感到痛苦。

    在龙深意图袭击骨龙的同时,另一个人也动了。

    藤川葵不想对付骨龙,他想拦住龙深。

    一得到骨龙的消息,他就立马动身,带着弟子千里迢迢从日本过来,甚至不惜动用麻生财团的能量,通过特殊通道,避开中国有关部门的眼线,悄然来到长白山,为的就是将这条骨龙收为式神。到那时,他在日本阴阳道的实力和地位就会上升一大截,成为真正国宝级的阴阳师。

    打着这个主意,哪怕是得罪龙深和他背后的特管局,藤川葵今天也一定要将骨龙收入囊中。

    他手腕一翻,手中多出三张符箓,藤川葵口中默念符咒,将三张符朝龙深掷去。

    轻飘飘的符文在半空就燃烧起来,化作三个小火球,流星般划向龙深。

    中途不知道从哪蹿出一只大黄猫,一口将三个火球全吞进嘴巴,稳稳落地,又朝藤川葵喵了一声,露出嘲讽的眼神。

    冬至一下子就认出来,之前给他引路,还叼走鱼片的,就是这只大黄猫。

    只是现在它好像受了伤,一身皮毛也没之前那么鲜亮,走路一瘸一拐。

    龙深没有理会藤川葵的小动作,径自掠向骨龙,长剑刺入逆鳞的位置,骨龙咆哮一声,剧烈扭动头颅,似要撕咬龙深,却被对方反手抓住颈骨,一跃站在龙首之上,举起手中长剑,朝骨龙后颈插了下去!

    大黄猫炸起浑身毛发,对着藤川葵龇牙咧嘴,警告他不要上前捣乱。

    何遇皱起眉头,低声说道:“不好!”

    冬至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何遇飞快道:“我们本来想留着龙尸的,但现在它已与血魂怨气融合,不杀不行了,那老不死的想要龙尸当式神,一定会阻止我们杀它!”

    说话间,藤川葵已经祭出自己的式神雪狼。

    灰白色猛兽抖擞毛发,一跃而起,扑向龙首之上的龙深!

    天色晦冥,透着诡谲的紫红,地面微微震颤,不祥的阴影笼罩在人心,连连草木也跟着躁动不安。云层翻涌咆哮,应和骨龙的哀号,似要将世间一切都横扫殆尽。

    雷光闪烁映着龙深面若刀削的侧脸,他一手抓着龙尸脊骨,一手牢牢握着长剑剑柄,将剑身完全插入龙尸之中,身形稳如磐石,仿佛胜券在握。

    冬至忍不住喊了一声小心,其他人更是屏息凝神,因为他们都看出来了,龙深根本无暇抽身应付那只暴起袭击的雪狼!

    冬至把心提到喉咙口,一道姜黄色身影如箭离弦般朝雪狼疾射而去,一口咬在雪狼颈上,雪狼被咬中要害,下意识抬爪就把大黄猫拍飞出去,但大黄猫竟不因两者体形悬殊而心生畏惧,身形稳稳落在石堆上,紧紧盯住雪狼,低声喵了一下,浑身毛发炸起。

    令人惊异的是,雪狼竟似乎隐隐有畏惧之意,反倒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冬至忍不住对何遇道:“这猫是老虎变的吧?”

    何遇嘿嘿一笑,扯动伤口,不由龇牙咧嘴:“比老虎还要厉害!”

    作者有话要说:

    都让开,接下来是龙老大表演的时间!

    唔,知道很多人都心急看感情,不过这篇文剧情是感情的基础,龙老大那么一个人,不可能对一个素昧平生的冬至动心,必然是得两人近身接触,日久天长,被冬至身上的闪光点所动,才会这啥那啥,你们懂~

    我个猫觉得,冬至成长,和故事本身的主线,也是不可缺少的精彩部分,这一卷很快会结束,小冬至的契机才会产生。

    回馈耐心追文的萌宝们,今天前50个留言送红包。

    明天看情况掉落2更,也许有,也许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