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跑近了才看清楚,对方大约有七八个人,手里拿着手电筒,哪怕对着冬至和张行一脸敌意,那起码也比追在他们身后的姚斌好——也许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姚斌了。

    对方皱眉看着他们跑来,脸上明晃晃写着不欢迎,但冬至和张行顾不了那么多,嘴里一边喊着救命,脚步踉踉跄跄,提着一口气往前狂奔。

    身后的姚斌并没有因为遇见生人而停下来,他紧紧缀在后面,维持着不紧不慢的动作,却因为步子迈得大,很快就追到他们身后。

    冬至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身后五指抓来时带起的风声,羽绒服发出难听的抓挠声响,他甚至觉得衣服已经被划破了。

    那是多大的力道,看张行满头鲜血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前方的变故也令他呼吸一滞!

    那七八个人里有人忽然从口袋摸出黑乎乎类似手、枪的武器,指向他们这里。

    砰的一声!

    这些人居然能带枪上长白山?!

    前面有狼,后面有虎,伴随着枪声响起,冬至和张行硬生生停下脚步。

    他们很快发现对方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他们身后的姚斌。

    冬至拉着张行弯腰飞快滚向一旁,姿势很不雅观,但起码能保命。

    七八声枪响之后,姚斌的身体只是稍稍摇晃一下,又继续朝他们走来。

    “别打了!这家伙根本不怕枪!”有人喊了一句。

    冬至看见一个女人捡起地上树枝,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树枝蓦地自燃,她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弓箭,将树枝搭上,朝姚斌射过去。

    燃烧的树枝倏地一下射向姚斌身后,正当冬至以为她准头不好射偏了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一声凄厉嘶叫,姚斌身后陡然炸起一蓬火光!

    火光之中,一团黑雾扭曲变形,随即消散,冬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火势随即蔓延到姚斌身上。

    张行低低啊了一声,像是要冲上去救人,冬至将她牢牢抓住,她身体一震,随即意识到眼前的姚斌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

    “在这里杀人不好吧?”刚才那个中年人又开口道。

    “他已经被潜行夜叉吸光脑髓精魂,不算是人了。”刚才以树枝为箭的女人道,她的语调有点生硬古怪,却很年轻,冬至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偷偷往他们那里看了一眼,发现那女孩子还长得很漂亮。

    她旁边站着一个老头,绷着脸像欠了别人几千万。另外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手里都拿着枪。

    冬至没敢多看,很快将目光收回。

    “我们刚才碰见的也是这些鬼东西?!它们怎么冒出来的!”中年人骇然道。

    “肯定是有人放出来的。”另一个人冷冷道,“下次再碰见这种东西,不要开枪,直接一把火烧了,不然被它们附上来吸干脑髓,你就变成跟他一样了。”

    这人口中的“他”就是姚斌。火势越来越大,很快将姚斌整个人包裹其中,最诡异的是,在此过程中,姚斌连一声呼喊呻、吟都没有,甚至一动不动,这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似乎正应了女孩子的话——他已经不是人了。

    冬至见过火车上那个乘务员的样子,心里还算有些准备,张行却要面对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熟人被烧死的巨大冲击,要不是冬至死死拉住她,捂住她的嘴巴,她已经尖叫出声,瘫软在地上了。

    那几个人交谈几句,分出两个人在周围戒备,其他人则朝冬至和张行望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穿着冲锋衣的男人问道,腔调一如那女孩子的生硬。

    张行神情恍惚,显然暂时不适合出面,冬至只好将他们在山上遇见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又硬着头皮问:“请问你们也在找出路吗,我们能不能跟在你们后面?我们保证绝对不会拖累你们的!”

    冲锋衣男皱了皱眉,回头看老人和少女。

    这时候中年人出声道:“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吧?”

    冬至注意到他用的是商量的口吻,不管冲锋衣男也好,中年人也好,他们说了都不算,真正做决定的是少女旁边的老人。

    老人看了冬至一眼,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如鹰隼锐利,被那种眼神看上一眼,冬至只觉五脏六腑都被看透似的。

    对方微微颔首,对冲锋衣男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后者挺直腰杆,低头答应一声,对所有人道:“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整一下!”

    冬至暗暗松了口气,拉起张行跟在后面。

    天昏地暗,全靠前面那几支手电筒开路,冬至不想把手机的电耗光,强忍着拿手机出来照明的冲动,紧紧跟着他们,生怕被甩下。

    虽然对方有枪,也不像善类,但怎么都还在人类的范畴内,比起姚斌,冬至宁愿跟他们一起。

    走在后面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冬至很快发现这一群人其实是分作两拨。

    一拨就是以老人和少女为中心,一共六个人。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走在他们旁边,偶尔交谈几句,看上去有些地位,但他对老人和少女的态度也比较讨好。冲锋衣男带着另外两个人簇拥着他们,则像是保镖。

    另一拨则是刚才那个中年人,和另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

    很古怪的组合,还带枪上山,怎么看都像是在从事某种见不得光的行业。

    那一瞬间,盗墓走私贩毒等等名词在冬至脑海掠过,要是手机没信号,他估计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为祖国大好青年的举报义务了。

    这一路没再碰见什么古怪,众人走到一条河流边上,冲锋衣男抬手作了个手势,众人停下来,就地生火休息。

    冬至不想太靠近他们,也不敢离得太远,就找了块大石头把张行安置下来。

    “靠,怎么没电了!”黑色羽绒服的青年看着手机小声骂了一句。

    冬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

    “大哥,我这有充电宝。”他从背包里拿出充电宝,机灵地递过去。

    青年看了他一眼,有点意外,冬至发现对方脸上有道疤。

    “我叫小冬,大哥怎么称呼?”冬至拿出平时跟别人套近乎的笑容,对方的脸色和缓许多。

    “叫我疤子就行。”青年道。

    “疤子哥,你们是要去哪里?我不是想打听什么,是想知道半道上有没有比较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独自离开,等天亮再找路下山就成。”冬至小声道。

    疤子哂道:“别做梦了,除非跟着我们一起上去,再一起下来,我们打从上山就碰见过不少那些鬼东西了,有的没有实体,有些就像刚才那样,操纵个人来攻击我们,没有他们……”

    他努努嘴,朝老人和少女的方向示意,“你们是不可能安全离开的。”

    冬至心头一凉,试探道:“他们的口音不太像中国人?”

    疤子撇撇嘴,倒没隐瞒:“对啊,小日本嘛!连我师父都不放在眼里,据说是什么财团的总裁,拽得二五八万,眼睛都长头顶上了,呸!还不是在中国人的地盘上!”

    不满之情溢于言表,但他也只敢压低声音说。

    这几个日本人身份既然不一般,大半夜上长白山,目的肯定不单纯,疤子师徒跟这伙人混在一起,必定也不是什么善茬,冬至意识到这一点,没再多问,谢过疤子,起身回到张行那里。

    原本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张行,忽然又像一张绷紧的弓弦,被冬至一碰,差点没跳起来,冬至忙把她按住,发现她浑身抖得像筛子,连牙齿都上下打战。

    冬至吓一跳:“你很冷吗?”

    张行反手抓住他的胳膊,好一会儿才抖抖索索在他掌心上写字。

    “我懂日语,刚才他们说话,听见一些。”

    冬至一凛,随即意识到对方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然张行不会吓成这样。

    果不其然,张行又在他手上写道:“他们好像在找什么,留着我们,是为了遇到危险,可以把我们两个抛出去。”

    冬至无声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才出狼窝,又掉虎穴啊!

    他也学着张行,在对方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字:“我们不认路,跑不了,跟在后面,见机行事,别靠太近。你听见他们要找什么了吗?”

    张行写道:“听不清,但他们提到什么麻生财团。”

    麻生财团?

    日本出名的大财阀,如雷贯耳,冬至偶尔也在新闻上看见。

    张行手心全是汗,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人在黑暗相视苦笑。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小命,两害相权取其轻,没办法,继续走吧。

    对方休息够了,冲锋衣男点起几支火把,居然也给冬至两人分了一支。

    一行人重新启程,冬至暗暗留心,发现自己走的大多数是上坡路。

    难道是要重新上山?

    即使发现这一点,冬至和张行也别无办法,只能祈祷一路平安。

    但现实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冬至举着火把的手有些酸,正想换一只手,余光一瞥,就看见一团黑雾若有似无,飘向疤子身后。

    “小心!”冬至眼尖,下意识就喊出声。

    疤子反应很快,猛地转身,火把往前一扫,另一只手已经扣动扳机,向身后开枪。

    这只是下意识遇到危险时的举动,他也知道开枪根本没有用,很快又朝旁边一滚,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灰雾遇火稍滞,随即又粘了上来,疤子破口大骂,扔了手中的抢,居然向张行抓来,想拿她当垫背!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如果翻不了页就从目录进。
  • 背景:                 
  • 字号:   默认